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世外棋源 > 第3章 试戏
    天梓铭也没料到脚下会这么滑,这一磕让他脑瓜子嗡嗡直响,眼前彻底黑了。

    黑暗中,天梓铭摸了摸自己的头和脸,虽然很痛,但并没有感觉到有流血的迹象。

    应该只是磕懵了,没有什么大问题,过后没准会起一个大包。

    天梓铭没有立刻睁开眼站起身来,他翻了个身,仰面躺着,闭着眼缓解,等待着疼痛感自己慢慢减弱。

    估计差不多了,天梓铭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可以看的见了,没有失明就好,就是眼前有些亮,不像是黑天啊,这一点让天梓铭感到意外和不适。

    不会是自己在这昏睡了一夜吧?还是摔昏过去,被人发现后送到了医院?

    身下的柔软让天梓铭认为是后者的概率更大一些。

    岂不是又要花很多冤枉钱?这是天梓铭脑中的第一个念头。而且,被熟悉的人知道了,不会认为自己想不开才上山的吧?

    想到这,天梓铭立刻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猛地坐了起来,打量起四周。

    这是哪?私人诊所?还是谁家?这装饰出来的复古风格也太夸张了吧。

    木刻雕纹,油纸糊着的窗子,洁白的窗帘拢在两侧,窗前一张棕红色案桌,桌上摆着一张棋盘。窗外花开正盛,绿茵成片,却丝毫不挡住光线的照入。

    吱——

    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长裙女子。

    天梓铭闻声转头看过去,又是一愣。

    这副打扮,怎么像电视古装剧里的丫鬟?这户人家的古风气息也太浓厚了吧。

    还没等天梓铭缓过神来,那个丫鬟打扮的女子看到天梓铭坐在床上,也是微微愣神,但她下一秒的反应让天梓铭彻底懵了。

    只见她微微一滞的脸上立刻浮现出惊讶和惊喜,期待的声音从小嘴中传出。

    “少爷,你终于醒了。”

    更让天梓铭摸不着头脑的是,那女子还对着他盈盈行了一礼,“我去通知老爷和夫人。”

    说完,立刻就躬身退到门口,转身离开了,天梓铭连开口叫住她的机会都没有。

    不是,这是怎么回事?

    幻觉?我在做梦?天梓铭难以置信眼前的景象和刚才发生的事。

    再次看向房间中的一切,天梓铭摸了摸自己的脸,忍不住咧了咧嘴角,这梦也太真实了吧。

    啪!

    “嘶,疼。”天梓铭捂着自己的脸。

    不是在做梦吗?怎么还会感觉到疼痛?

    天梓铭又用手掐了自己一把,不过这次他长了心眼儿,没有使很大力气,但疼痛感确实很真实的出现了。

    不是梦?是幻觉?自己磕的太严重,出现了幻觉?

    可是……自己还能正常思考,脑子应该没出问题啊。

    一加一等于二,五八四十。一般漂亮的小姐姐家里都特别穷,因为你只要跟她说:我可以去你家吗?她们就会回答:门都没有……逻辑思维啥的也都在啊。

    “夫人,您慢点,小心别摔着了!”外面传来一道女声和一串急匆匆的脚步。

    “铭儿真的醒了?”一位中年妇人的急切期待的声音中透着惊喜。

    “嗯,夫人,刚才我进屋时看到少爷已经醒过来坐在床上了,然后我就立刻通知您来了。”天梓铭从这个熟悉的声音中听出了她就是刚才进过这个房间的女子。

    不是吧?少爷,夫人……难道是自己被安排成了群演?但这怎么也得得到我的同意才行吧?看到我昏迷过去,气质比较符合谁家少爷,然后就在未得到本人允许的情况下征用了我的身体?哪个导演这么没有人性啊,为了节约本钱吝啬到这种程度了?

    呵,要是没我的镜头……当然,给点报酬也行。

    对了,得留个证据。

    我的手机呢?

    天梓铭一摸身上,才发现自己被换上了宽松的服饰,原本身上穿着的那套衣物已不知去向。

    他姥姥的,全身上下都给我换了,把我自己的衣服扔到哪里去了。

    天梓铭心头升起几分火气,一想到自己昏迷不醒时有个男人把自己扒光,又给自己换上这么一身,他就一阵恶寒。万一他对自己起了歹意,那自己保留十八年的清白岂不是没了。

    要知道,就是高考前谈恋爱那会儿,他都没和她拉过手。他还幻想着两人以后等到结婚再坦诚相待呢。

    吱嘤——

    门再次被推开,只不过这次率先进来的是一位身材丰腴的美妇,身着红裙,挽着发髻,温柔绝美的脸上布着担忧和愁容,一看到坐在床上的天梓铭,瞬间转化成了高兴和欣喜。

    美妇三步并作两步匆匆过来,到天梓铭床前,抓起天梓铭的手,轻声柔和的说道:“铭儿,你可知道?你昏迷这三天可吓坏母亲了,以后千万不能再独自研制阵法了,听到了吗?”

    美服说完,在天梓铭震惊的目光中竟把自己拥入怀中。

    感受着心中莫名的激动,天梓铭突然觉得先前的憋屈都消失了,随之心中升起的,是一股浓浓的悲伤和淡淡的惋惜。

    要是,这一切是真的该多好!

    天梓铭由衷的希望。

    他僵硬地抬起手臂,也轻轻抱住了美妇。心中却做好被一把推开的准备,然后被眼前这位温柔漂亮的女演员骂一顿,甚至是迎来一个巴掌。不过,就凭刚才她对自己说的那番话,天梓铭觉得值得。

    天梓铭的心一直在忐忑着,但美妇并没有推开他,或者骂他打他,反而一直在拍着他的后背柔声安慰着:“没事了,没事了。”

    给随美妇进来的那几个人都知趣的退出去了,过了好半天天梓铭才反应过来。

    看着没有其他人,也没有任何拍摄设备在场的房间,天梓铭有些愣神。

    摄影师呢?导演呢?这时候导演不应该大喊一声,“咔!”,然后夸赞一番演的真不错吗?

    天梓铭主动放下了手臂,轻轻推开了面前的美妇。虽然有些舍不得怀中的温暖,但人家毕竟是个漂亮的女演员,自己目前在这里算什么也不知道,摄影师不在,自己一个大小伙子怎么也不能就这样直抱着人家吧。

    “阿,姐姐,我们现在是在试戏吗?”天梓铭按照做出自己脑海中最好的形象,对着美妇露出礼貌而不失尴尬的笑容问道。

    “你、你叫我什么?”美妇听了,声音连同双手都在颤抖。

    “我、我叫您姐姐啊!难道——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吗?”天梓铭这下心里有点忐忑和尴尬。

    女人不都喜欢别人把自己叫年轻一些吗?

    难不成叫她阿姨她才会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