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世外棋源 > 第4章 震惊
    “铭,铭儿,我是你的母亲啊!”中年美妇用力抓住天梓铭的肩膀,“铭儿,你怎么了,我是你的母亲啊。”

    母亲?

    天梓铭也愣住了。

    “铭儿?铭儿?”中年美妇看到天梓铭楞住的表情和茫然无措,惊恐的叫道。

    “夫人,发生什么事了?”门外那两个丫鬟打扮的听到屋内的动静急忙推开门进来询问。

    “快,去叫家主。”中年美妇急切吩咐道。

    “是。”

    ……

    现在天梓铭是真的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被摔坏了。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之间发生过什么,反正自打从他记事儿起,父亲一直就是一副醉哄哄的酒鬼形象。小时候在乡下,父亲经常一整天坐在院子里,拿着一只破碗,旁边放着酒桶,就一直喝着那劣质的便宜酒。

    喝多了之后就进屋睡觉,有时候甚至就直接在院子里躺下了,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

    就这样,当天梓铭刚刚够得着灶台,就开始了自力更生的日子,因为天梓铭的父亲因为喝酒,喝多了就睡,从来都是随缘做饭,天梓铭经常饿的哇哇大哭。

    可能还没到记事儿的时候,天梓铭就学会了做饭,那时的他可能连拿起锅盖都要费半天力气。

    天梓铭从来没有从父亲口中听到过关于母亲的任何信息,十几年过去,天梓铭依旧还不知道他母亲的名字、样子,他根本没有找到过关于他母亲的任何一张照片。

    小学的时候,曾经被同学嘲笑。他回到家第一次小心翼翼地开口向父亲问起关于自己母亲的问题。

    得到的回答只有一句话:你妈早没了。

    再继续问下去得到的只有大嘴巴子。

    自那次起,天梓铭就再也没有问过。

    天梓铭陷入过往的回忆,沉浸在自己的思绪,这可让中年美妇陷入了恐慌。

    “铭儿,你到底是怎么了?说句话啊?我是你的妈妈啊!连妈妈你都忘了吗……”

    “少爷,您可不要有事儿啊!”

    ……

    在天梓铭看来,两人喋喋不休,甚至开始声泪俱下了,这戏演的令他都被感动到了。他本来就是一个内心脆弱,容易被触动的人。

    虽然中年美妇一直在不停地说着,那个丫鬟打扮的女孩儿都跪在地上了,可能现在就等天梓铭一句话了。

    天梓铭也想尽快结束这个剧本,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妈妈两个字对他来说终究是太过沉重,难以说出口。

    天梓铭深吸一口气,平复着波澜起伏的内心。

    突然,天梓铭感受到莫名的触动,抬头看向门口,只见不知何时走过来一位中年男人,走路一点声都没有。

    天梓铭看着他,同样,他也在看着天梓铭。

    目光对视,却没有任何交流。天梓铭感觉那个男人的目光可以透视一样,将自己里里外外都看了个遍。

    “竹,你快来看看铭儿,他失忆了。”中年美妇没有回头就察觉到了男人的到来,急切说道。

    “嗯,你先让开,我来看看。”中年男人淡淡说了一句,就朝天梓铭走来。

    中年男人说话期间,眼睛都没有离开过天梓铭。

    天梓铭也注意到了,而且,他感觉到了中年男人看他的目光绝对不是友善的。看着他一步一步没有声音地朝自己走过来,中年美妇又“听话”地起身让开位置,天梓铭不禁有些发慌。

    “说吧,你是谁?”中年男人的话宛若惊雷一般在天梓铭耳畔炸响,差点把天梓铭吓破胆,但在旁人听来,却是温和的一声。

    中年男子看到了天梓铭一瞬间面部表情的惊慌,在心中的猜测又肯定了几分。

    天梓铭当然不知道中年男人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他心里想的却是,这是人能吼出来的?吓死我了。

    天梓铭平复了好久,才安抚好不安分的心脏,中年男人给了他时间,耐心等待着他的回答。

    “夫君,什么情况?”中年美妇爱子心切,听中年男人这样问,内心同样产生了疑惑。

    “我刚才看到他的眼神,和铭儿完全不一样,而且,那不是失忆之人能有的,即便是部分失忆,铭儿也不会是那样,他的眼神给我一种完全陌生的感觉。”中年男子沉声说道。

    “可是——”

    “铭儿的意识可能被侵占了,让我来检查一番,这事不是儿戏,相信我。”

    两人的交流是以一种天梓铭听不到的方式进行的。

    “我是谁?不知道我是谁就把我莫名其妙的拉到这来?你们还有理了,别以为你声大我就怂你,你们导演呢?谁把我弄到这来的,我倒要好好跟你们说说。”天梓铭也是火气上来了,愤愤道。

    只是刚说到一半时心里就有些发怵了,自己一个人在这势单力薄,打架也不厉害,这样说会不会挨揍,但话已经说出去,收不回来,索性就说完,气势上不能输。

    中年男子听了天梓铭的话也是一阵愣神,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家话回答的竟如此“坦率”,反而让他不知道再怎么继续问下去,那番话的语气听起来理亏好像还是自己。

    但中年男子也从话中判断出了一些东西。

    首先确定的是,现在自己儿子身体里的意识确实属于另外一个人,其次,那道意识应该也是被动进入自己儿子的身体的,并不是故意为之,夺舍换命。只是,导演是什么东西?

    但这也只是根据那个未知意识的一面之词推测出来的,是否真实还有待确认,但现在铭儿的意识下落不明,中年壮汉不得不谨慎一些。

    “听阁下的话,你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了?”中年男人开口问。

    “哼,我不小心磕昏过去,一醒来就在这了。怎么,你们还想赖账?我是自己梦游过来的?”

    “既然这样,阁下,得罪了。”中年男人说了一句,天梓铭心中刚升起一种不好的念头,还没做出逃跑的反应,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

    随后,一种精神上的压力扑面而来,似乎要把天梓铭的灵魂锁住。

    视线出现了短暂的失明,一瞬间,中年男人就闪现到了天梓铭面前,伸出手飞速的在他身上点了几下。

    天梓铭动也动不了,不过眼神中的震惊还是透露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

    瞬移?闪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