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世外棋源 > 第5章 意念棋盘
    精神上的压力让天梓铭有些昏昏欲睡,脑袋沉得厉害。

    中年男人并没有一次性给天梓铭太大的压力,万一那道意识自己承受不住,把自己儿子意识替换出来,受创的岂不是会变成自己的儿子。所以,中年男人在施加精神压力的同时,也在密切关注着天梓铭的状况。

    而且,他准备着进入天梓铭的灵海。

    虽然一个人的意识进入他人的灵海很可能会给其带来可怕的灾难,稍有不慎出现一点差错就会给二者都造成难以复原的损伤。但现在情况危急,自己儿子灵海中多了一个其他人的意识,中年男人不得不出手处理。

    万一等那道意识彻底占据了自己儿子的身体,他连哭的地方都没有。他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处理好这件事,找回自己儿子的意识,赶走外来的意识,或者直接抹杀掉那道意识。

    在中年男人的压力下,天梓铭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意识下意识地开始收缩,抵抗着逐渐增大的压力。

    此时的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危险的处境,但内心的震惊已经达到了无言以复的程度。

    他还没有从中年男人瞬间从门口移动到自己面前的场景中摆脱出来。

    从门口到自己面前,中间隔着半个大厅和一间屋子的距离,目测至少有二十步吧。

    眨眼的功夫都没有,中年男人就过来了,不是闪现是什么?

    这,究竟是怎么了?自己穿越了?

    天梓铭有些好笑的想道。一定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幻觉,都是幻觉!

    冷静,一定要冷静!

    在这样下去,自己精神会出问题的。天梓铭默默安慰着自己,尝试着集中精力,排除杂念,不去想刚才发生的事。

    轰!

    就在天梓铭尝试排除杂念,集中精力的一刹那,他眼前一花,眼前的景象变了。

    周围是灰蒙蒙的一片天地,只是这个世界有点小,而且惨淡无光,也单调的可怜。

    只有一张半透明的乳白棋盘悬浮在中央。

    天梓铭意识所及,已经不是俯视的视线,可以清晰看到整片空间的每一处。那是一种通透的感觉,似乎这片空间完全在天梓铭的意识掌控之中。

    这,这又是什么情况?这又是哪?

    天梓铭刚有疑惑,下一刻就感受到了有一道强大恐怖的意识要进入这片空间。

    他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这片空间就替他行动了,乳白棋盘散发出了一阵阵波动,抗拒着外来者。但外面的那道意识力量在不断加强,这片空间的边缘开始泛起了阵阵涟漪,外面的意识好像随时突破进来。

    虽然天梓铭不清楚现在究竟是怎么一种情况,但冥冥之中他有预感。如果外面的意识进入到这里,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危险。

    他主动尝试用意念所想,阻止外面的意识进来。

    事实上他做到了,中年男人的意识感受到了那股明显的抗拒,准备进入天梓铭灵海的一缕意识放缓了攻势,思考着究竟要不要强行进入。

    如果强行进入,势必会对天梓铭的灵海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轻则使其灵海受损,修境倒跌,重则伤及意识,让这具身体毁灭。

    自己儿子的意识还没有找到,中年男人不敢贸然行动。

    沉思片刻,他收回了那缕在天梓铭身体内的意识,眼神越发变得深沉。

    “怎么样了?铭儿究竟是怎么了?”美妇见中年男人睁开眼却不做声,有些担心和关切地问道。

    中年男人听了,却是一番埋怨的话:“叫你平时多看着铭儿,不要让他接触阵法,你平时就惯着他,什么都依着他。现在他从灵界里吸引了一道其他的意识占据着铭儿的身体,我根本感受不到铭儿的存在。”

    “什么?”美妇大惊失色,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昏倒过去,她上前几步,抓着中年男人的手,眼睛却盯着坐在床上似乎睡着的少年,“那,铭儿呢?”

    “可能正在身体内和那道意识争夺身体的控制权,也可能还在灵界。”中年男人开口,说出来的话却让美妇心凉了大半。

    怪不得铭儿醒来竟不认得自己,原来他根本不是铭儿。

    天梓铭的灵海内。

    天梓铭虽然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但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实体。他可以看到这里的每一处,甚至可以说是在这里他无处不在。

    这种感觉很玄妙。

    这让他想到了意念世界的说法,作为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青年,虽然他也不太相信,可现在的情况确实无法用科学来解释。

    强行用科学解释来说的话,就是自己脑子出问题了,离妄想症更近一步了。

    如果是这样,天梓铭更相信自己而不是相信科学。

    天梓铭看着棋盘,虽然这的确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但看着乳白棋盘给他的感觉就和自己看镜子中的自己一样,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为什么自己会想出来一副棋盘?自己除了会下象棋,对象棋也没有达到那种痴迷的程度啊!

    难道是因为棋盘山上那个青石棋盘残局的缘故?

    天梓铭百思不得其解,着实不太明白。

    想了半天,也尝试捣鼓了半天,他也没能让乳白棋盘做出什么变化,或是改变什么。

    天梓铭对自己产生了无力感。

    房间里,中年男子和美妇还在用意识交谈,商量着怎么把自己的铭儿找回来。

    “现在只能把铭儿的身体控制起来,我们密切关注着状况,我再想想有什么办法。他在排斥我的意识,我也无法轻松进入铭儿的灵海。

    进入的话只能选择强行进入,会对灵海造成严重的损伤,一旦铭儿的意识也在灵海中,如果被用来阻挡我的意识,那铭儿的意识很可能会被冲散,再也恢复不了。”

    “那现在怎么办?”

    “只能等。”

    “等?我怎么等的下去!真要如你所说,有另外一道意识正在和铭儿争夺身体,铭儿的处境这么危险,你叫我在这等?”美妇眉目瞪着中年男人。“铭儿是不是你亲生的?”

    “云曦。”中年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缓缓解释安慰道,“现在我们都不清楚具体情况,你也知道,修者没有达到聚子境灵海是很脆弱的,我们都无法保证在不对灵海造成损伤的情况下进入铭儿的灵海。

    所以,现在只能等待,祈祷铭儿自己可以战胜那道外来的意识。”

    “竹……”美妇艰难地吐出一口气,心变得十分沉重。

    “云曦,要相信铭儿。”中年男人伸手把美妇搂在怀中,用坚定的语气安慰道。但目光中的沉重才代表着他真实的想法。

    “是,我们要相信铭儿。”美妇喃喃着,却有气无力。

    “相信……铭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