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世外棋源 > 第7章 穿越到了异世
    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天梓铭回味着那些属于自己和不属于自己,属于另外一个天梓铭的记忆,一时间有些发呆,同时也感到好笑。

    笑了片刻,又有些哭笑不得。

    感情自己是穿越了呗!

    以前看各种穿越小说也没少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也可以穿越附体,然后获得系统之类的金手指纵横异世,享尽普世体验不到的荣华富贵和妻妾成群。

    但万万没想到,这一天竟然就这样在自己最想逃避普世的时候来了。

    穿越了,附体了,甚至和那些小说里写得一样,附身的人的名字都和自己一样。

    难道真的有上天?冥冥之中关注着整个世界,给那些“天选之子”意料之外的奇遇?自己竟然是天选之子?

    想到这,天梓铭竟有些自得,看来自己果然是普通人中那个与众不同的。

    当然,天梓铭心中也有隐约的担心,两个天梓铭的意识融合,现在天梓铭有着两人全部的记忆。恍惚中,自己都有些分不清自己是谁。

    不过,现在来看,还是被阵图吸引过来的意识占据主导,但心中多出来的对天府的归属和心底近乎想证明自己的疯狂是属于另一个天梓铭的。

    这下好了,也不用担心自己的高考成绩了,反正考的什么样都和自己无关,自己人已经不在那个世界了。

    天梓铭首先想到的竟是这一点,这和他刚结束三年紧迫的学习生活离不开关系。

    其次,天梓铭又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父亲已经年迈了,加上一直喝酒,身体也越来越不好,自己这一离开……天梓铭有一种想尽一切办法回去的冲动。

    虽然父亲对自己从小到大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浓浓的爱意和关注,但最起码天梓铭吃穿不愁,也从来没有在经济方面有过困难。

    平时也不见父亲出去赚钱,但家里的钱就好像是花不完一样,当然,这是建立在天梓铭从小就很自觉地不败家的情况下。

    反正家里的写字桌的抽屉里总会放着千八百块钱,天梓铭上学缴费拿了钱只要和父亲说一声就可以。当然,他也曾偷偷地默不作声地拿过几次零花钱,到现在他也不知道父亲知不知道,她的父亲看起来对钱没有任何兴趣和计数。

    天梓铭很多次猜想这应该是父亲年轻时的积累。

    可是,天梓铭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去。

    他的记忆停留在脚滑了一下,磕倒时的前一刻,当时自己确实是摔晕过去了。

    然后因为这边的阵图,意识被牵引过来。

    天梓铭已经找到另一个他进入灵界布置阵图的记忆,那副阵图,正是残局野马操田。这也是天梓铭哭笑不得的地方。

    这还真是一个巧合。

    不过真正牵引天梓铭意识的,可不是阵图的力量。

    据天梓铭根据现有的记忆推断,在灵界布置这副阵图时引动的是那副青石棋盘,青石棋盘里面飘出一物,携带天梓铭的意识来到了灵界。借着另外一个天梓铭的意识就被强行吸了进去,而现在的天梓铭却被放了出来,进入了棋土天梓铭的身体。

    后来发生的事情就都了然了。

    只是天府府主天竹的观察着实恐怖,一眼就发现了自己真正儿子的异常。

    那以后……哎,他的儿子不好当啊。

    父亲、母亲,还有一个异常温柔漂亮又很妖孽的姐姐,没想到穿越过来竟然是如此美好的家庭。而且,天府在马庚郡也是数一数二的势力。

    自己上辈子奋斗的梦想竟然还没有努力就实现了?

    唯一的遗憾是没有一个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也没有和那家的漂亮姑娘指腹为婚。不过这样也好,真要有青梅竹马,天梓铭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毕竟现在的自己已经算不上是真实的自己。

    棋土的天梓铭喜欢的女孩自己可不一定同样喜欢,指腹为婚固然可好,可身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青年,对这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是打心底排斥。

    所以,天梓铭感觉现在这样挺好。

    没有了修炼天才的头衔,再怎么修炼都无法更进一步,所以,天梓铭有大把的时间去玩耍,而且毫无压力,这比高考之后还要爽啊。

    可惜,原本还想作一番准备,看看高中毕业聚餐时能不能挽回那个女孩儿的心意的,事到如今,看来这就是天命了,上天注定我们两人不可能在一起,甚至相隔异界。

    微微有些发卷,不长也不短的马尾,不算精致圆润的面庞,皮肤也说不上光滑细腻,甚至还有几颗稀疏的雀斑,但是一双眼睛却很大,很明亮,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给她原本普通的面容平添了几分灵气。

    有瑕疵的仙女!

    这是天梓铭对他初恋女友的暗中评价。

    不过,这场恋爱,除了导致天梓铭高考发挥异常,似乎没有给到他任何的经验和感觉。

    莫名其妙的就分手了,现在天梓铭也没弄清楚其中具体的原因。

    高考考完走出考场,碰到了她的一个闺蜜。她的闺蜜只和自己说了两句话。

    “你们不合适。你大学之后可以找到更好的。”

    ……

    天梓铭坐了很久才悠悠转醒,睁开眼,眼中疑惑、迷茫、欣喜、担心、期待各种情绪不断交织变换。

    这下天梓铭感觉到了脑中的负荷,一下子多出来另一个人的全部记忆可不是那么容易接受和消化的。

    天梓铭只是想起了一些现在需要了解的常识问题,棋土生活的细节和日常的点点滴滴都不敢认真仔细回忆,天梓铭生怕一旦自己回忆起了所有的记忆,会变成另一个让自己陌生的天梓铭。

    现在,天梓铭已经隐约有所感觉,虽然这个意识目前占据了主导,但另一道意识一定程度上对自己产生了影响。

    比如,如果现在天梓涵进来,自己会欣喜地叫她姐姐,而且,内心毫无排斥。

    睁开眼时,天梓铭就注意到了床边站立的身影,一动不动,连呼吸都听不到,仿佛融入了周围的空气中。

    血侍!

    天梓铭认出了他的身份。

    血侍是天府专门培养出来的侍卫,人数不多,但胜在各个身手不凡,最主要的一点,他们绝对的忠诚,效忠于历任府主。

    看来父亲真得对自己起了疑心,都派血侍看管自己了。

    要说自己这个少主在天府使唤不了的,除了长老和他们的孩子,恐怕就剩这些血侍了。

    对了,为什么我会下意识认为他是我的亲生父亲?这有什么不对吗?……

    还有,我该怎么解释先前的情况呢?让他相信我就是他的亲儿子。母亲和姐姐那里倒是没有太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