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世外棋源 > 第8章 禁忌阵图
    天梓铭看了那名血侍一眼,发现他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仿佛根本没有发现自己醒来一样,但天梓铭可不认为他的觉察能力那么低,恐怕他只是按照父亲的吩咐没有吱声而已。

    天梓铭试探性的下了床,装作和往常无异,但暗中却观察着血侍的反应。

    果然,天梓铭刚要往门口走,血侍就转了身,看情形是要跟着自己了。

    天梓铭想想也紧接着释然,发生先前那种情况父亲没有直接把自己幽禁起来就算不错了。

    天梓铭推开房门走到院中,抬头望天,看似一副感叹人生的模样,内心却在暗暗嘀咕,这和自己原来的世界也没什么两样嘛。

    天圆地方?呵呵,没准儿就是地球的缩影,人类目前还是井底之蛙。

    哎,这样是不是自己就有机会创造历史了?可惜,自己才刚上完高中,而且读的文科,要不然,就可以在这里引领科技的进步,留下千古流传的名声了。

    天梓铭随意发散着思维,不切实际地胡乱想着。

    但眼下当务之急是找一个合适的借口消除父亲对自己的怀疑。

    儿子如何证明自己是父亲的亲儿子?

    亲子鉴定?不说这个世界没有,即便是有,那也无法摆脱嫌疑啊。

    身体是他儿子的身体,可灵魂已经变了。

    从自身的逻辑思维来看,天梓铭的意识恐怕是二八融合,天竹真正的儿子那点可怜的思想没有留下明显的痕迹,除了曾经的记忆给现在的天梓铭带来方便。

    血侍静静站在天梓铭身后,不说话,不阻止,仿佛他的任务就是跟着天梓铭。

    因为天梓铭还没有想出一个完美的解释去消除父母的怀疑,所以他也没有四处游逛的打算,更没有主动去给自己找麻烦去见父亲。

    反正以自己以前的性格,这样做也完全符合。

    曾经的天梓铭,也是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自从在修炼道路上不能再进时,除了下棋,他对其他的根本没有兴趣,连一个要好的朋友都没有。

    这样也正好符合现在的天梓铭的期待,省了很多麻烦。

    在院中站了一会儿,天梓铭就回到了房间中,坐在案桌前,怔怔看着桌上的棋盘。

    他突然发现,自己虽然有了大部分的记忆,但是下棋的天赋……自我感觉没有丝毫的提升啊。

    而且,对象棋没有感觉。

    看着棋盘,心中却突然想玩电子游戏了。

    对了,天梓铭又想到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自己还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呢。

    虽然脑中有些印象,一张很帅气的面庞,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怀疑,平平无奇普通了二十年,突然换了一张脸,而且还年轻了四岁,搁谁都会不适应,自我怀疑,迫不及待想去证实。

    房间内是有镜子的,而且是一面打磨地很圆润的铜镜。

    装作不经意走过镜子前面,目光也是很随意瞥了一眼,然后又漫无目的地回来。

    但天梓铭的心却激动了起来,如果不是血侍也在房间中监视着自己,天梓铭都会忍不住回到镜子前面好好端详半天。

    太帅了!

    哪怕是素颜,自己也能凭借颜值出道了吧?

    天梓铭怔怔想到。

    吱呀!

    门开了。

    天梓铭顿时心又一紧。

    不会是父亲过来了吧,自己还没有想好怎么说呢。

    天梓铭抬头转身看向门口。

    明晃晃的阳光照进来,大厅都好像变得更亮堂了几分。随着一袭白色长裙的美人走进来,天梓铭的眼睛也跟着亮了。

    但是随即他压下了心头的那份触动,努力让自己不表现出异常的反应,微微一笑,对着进来的女子开口。

    “姐姐!”

    声音平常,却带着几分腼腆。

    这个女子就是天梓铭的亲姐姐天梓涵,虽然自从天梓铭修炼再也无法更进一步时起,两人的差距就越来越大,但姐弟俩的感情却一直都很好,甚至现在天梓涵还在寻找着可以帮助自己弟弟修炼的法门。

    “你可算醒了,没什么事就好。你知不知道,你昏迷后母亲有多担心?”看到天梓铭没事,天梓涵高兴的同时,不满地抱怨道,“你明知道研究阵法对你来说有多危险,还在无人监督地情况下一个人尝试,这回尝到苦头了吧!”

    额!天梓铭下意识抬起手想挠挠头,却想道这个天梓铭没有挠头和害羞的习惯。

    一时间,抬着手无处安放,只恨多余。

    “我只是随便探究一番那张阵图,也没打算布置阵法。”天梓铭解释着。

    “那你就找了一张禁忌阵图?”天梓涵没好气地打断他。

    “禁忌阵图?”天梓铭疑惑,这个他还真没听过,翻遍记忆,也找不到关于禁忌阵图任何信息。

    “这个你肯定没听说过,禁忌阵图也是我学习阵法的时候偶然从师父那里了解到的。”天梓涵轻起衣袖,玉手一挥。

    天梓铭都没看清,案桌上的棋盘就变了。

    棋子纷落,一部分移出了棋盘,棋盘上只剩下部分棋子,形成了一副残局。

    天梓铭嘴巴微张,目光震惊,心中也翻起了惊涛骇浪。

    野马操田!

    “是不是这样?”天梓涵看向自己的弟弟,问道,却发现了他一脸震惊。

    嗯?梓铭这副表情有些不对额,用得着这么惊讶吗?

    天梓涵仔细打量了自己的弟弟一眼,发现天梓铭的眼中,不只是震惊之色,还有担心和恐惧。

    这是吓出后遗症来了?天梓涵暗暗猜测,认为自己初步把握了现在天梓铭的心态,随即又动了动衣袖,让棋子恢复原来的摆放。

    看来梓铭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以至于现在看到这个残局还害怕。

    天梓铭刚才确实在震惊、害怕、恐惧,种种复杂的情绪揉于一起。

    “是。”过了好一会儿,天梓铭才开口承认。

    “这是禁忌阵图之一,品阶不详,名为召唤。”天梓涵简单的介绍了那副残局,其实她对禁忌阵图了解的也不多,仅仅只是清楚禁忌阵图对应的残局是什么,以及部分阵法的名称。

    看自己弟弟刚才那副表情,如果不是清楚天梓铭没有弄出什么动静,天梓涵都怀疑他成功布置出阵法了,因为召唤出难以想象的恐怖存在被吓到了。

    但她不知道,永远也不会知道。

    “召唤”有没有成功布置出来天梓铭也不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召唤的效果达到了。

    从异界召唤过来一张棋盘,以及,一个天梓铭……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