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世外棋源 > 第9章 天梓涵
    “梓铭,你是不是在灵界看到什么可怕的景象了?”天梓涵看着天梓铭,如果真是这样,她现在还得尽快帮助弟弟消除内心的恐惧,要不然,梓铭以后即使灵枰的问题解决了,再修炼也会遇到无法突破的瓶颈。

    内心不愿面对的事情或者无法消除的负面情绪都是修者突破的阻碍。

    “嗯!”天梓铭郑重地点了下头。

    “意识在灵界的时候,我好像遇见了另外一个我,他和我有一样的名字,说一样的话,但是我们两人又截然不同,就像是来自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然后呢?”

    “当时我晕晕乎乎的,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这是天梓铭真实的状态。

    “灵界是意识的世界,确实有很多奇异的事情发生。”天梓涵沉思道,“可能只是你的意识的另一面,尤其是你没有真正接触过阵法,意识也没有达到进入灵界的标准,在没有防护的情况贸然进入灵界,你没出什么意外就不错了。”

    “以后不能再进入灵界了,听到了吗?在你没有突破聚子境前。”

    “知道了。”

    “父亲怎么还派血侍看着你?”天梓涵看了一眼始终没有说话的侍卫,问天梓铭。

    “奥,我醒来之后迷迷糊糊的,就像是失忆了一样,表现的完全不像我自己,父亲还以为我被灵界的其他意识夺舍了。”天梓铭带有目的性地解释道。

    先过了天梓涵这关,接下来他们就是队友了,然后一起让父亲消除对自己的怀疑。

    同时,天梓铭在心中默默忏悔。对不起,我也不想欺骗你,但是为了我的身家性命,就把我当作你的亲弟弟吧。

    不对,我本来就是你的弟弟。至于亲不亲……嗯,血缘上绝对是亲的。

    “我觉得你现在你不像平时的你。”天梓涵满含深意地看了天梓铭一眼,“以往你可没有这个耐心给我解释这么多。”

    啊?

    天梓铭听了她的话,心中顿时升起一个大大的问号。同时,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自己果然没有当演员的天分。

    细节决定成败啊。

    不过天梓铭可不会现在就傻乎乎的承认,把真实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要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可是一个八兵境的修者,凭自己灵枰境的实力,不出一个回合就得被擒,连跑路的资格都没有。

    但现在天梓铭真不知道说什么来证明自己就是自己,他的情商一向很低。

    “我来先验证验证。”天梓涵笑呵呵的道。

    “好。”天梓铭心中却松了口气,同时暗爽。自己已经得到了所有的记忆,最不怕的就是考这个。

    “你几岁了?”

    “十六。”

    “性别,叫什么?”

    这是什么问题?不过天梓铭虽然疑惑不解,还是如实回答,“男,天梓铭。”

    “嗯!你现在确实有问题。”天梓涵点点头。

    我就知道!天梓铭内心瞬间恶寒,他刚才就怀疑这个问题是不是太过简单,是对自己的试探,真正的天梓铭可能不会向自己那样回答。

    “我再来问一些其他的。你在竞技场的战绩是多少?”

    听到这个,天梓铭脸上扬起一抹自信的微笑,“九百五十八场,胜率七十。”

    “嗯,回答正确,看你的神情,确实是我那个弟弟。”天梓涵柔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神情?我有什么神情?”天梓铭不解。

    “自信啊!你要是把对下棋的自信用到修炼上,早晚有一天会证明自己的。”

    自信?哈哈,我那是对回答你这个问题的自信,不过,既然是姐姐这样理解,那弟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看样子你也完全恢复了,别老是往竞技场跑去下棋,虽然你现在修炼境界不能提升,但一直坚持,也会引发变质的。

    我回来是需要取材料,顺便过来看看你,等会儿我去找父亲,你要来吗?”

    “我?去干嘛?”

    “你不是最烦有人跟着你吗,怎么现在不烦了?”天梓涵示意站在屋内的血侍。

    “怎么不烦?但那是父亲的命令,估计得过一段时间了。”

    “那我替你说一声,让他把血侍撤掉。冷冰冰的不会说话,我都替你受不了。”

    “嗯,姐姐最好了。”天梓铭由衷的拍着马屁,有一个这个的姐姐真是太棒了。

    “少来这套,只要你不正常,我就知道没好事,不是要东西就是闯祸。”天梓涵没好气的说道。

    “还是姐姐了解我,要不,母亲那你也顺便帮我解释一下?”

    “自己去!”天梓涵说完,径自向门外走去。

    ……

    天梓铭看着她那离开窈窕的背影,脸上的笑意难以抑制的浮现出来,咧着嘴。如果不是血侍还在身后,天梓铭绝对要找一个地方大声笑上一番。

    这个姐姐,真的是漂温柔又漂亮,最主要的,是个伏弟魔。

    现在还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要是未来的女朋友和自己姐姐一样,那……自己睡觉都会笑醒。

    如果不是亲姐弟,自己或者她是捡来的……岂不是……不,不能这么想,那可是自己的亲姐姐……

    天梓铭的脑子一阵混乱。

    血侍虽然是父亲派来监视天梓铭的,但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阻止他行动,不说话,就那样一直默默地跟着,像个傀儡一样。

    天梓铭走出天府也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他尽情地观赏着这个奇妙的世界。

    街上青石铺路,两侧的店铺牌匾透漏着古朴的气息,象棋中的棋子字样到处都是。

    坐在街道边上下棋的人比比皆是,男女老幼皆有,天梓铭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深刻体验着棋土人民对象棋的热爱和痴情。

    竞技场。

    天梓铭转着转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竞技场。

    竞技场分为两种,一种是给修者用来武力较量的武场,另一种是可以来下棋的灵场。

    天梓铭只是知道武场大概的秩序和规则,但没有亲自参加过,本身他的实力不行,而且,放眼整个马庚郡,灵枰境的修者,也没有敢真正对天梓铭出手的。

    敢和天梓铭打架的人,都升到聚子兵境了。天梓铭也打不过人家。

    所以,天梓铭只能在灵场“战斗”,那种“低端局”里。

    以往天梓铭进入灵场都是带着强烈的自信和兴奋,但今天,天梓铭却突然有些后悔来到这里了。

    内心有些忐忑,期盼着没有那个不开眼的家伙挑战自己,自己只是过来看看,没有下棋的打算。

    他可不认为自己那臭棋篓子可以在这里混的风生水起。

    一旦自己真实的棋力暴漏出来,传到父亲那里,天竹又该怀疑了。

    血侍还跟在自己身后,估计自己的一举一动,任何异常都会被告知父亲。

    不过,毕竟之前自己的战绩摆在那里,即使自己来到竞技场,那块最大的荧屏上自己的信息也在显眼的位置显示出来,绿色的空闲两个字天梓铭只觉得格外的刺眼,不过还好,半晌过去,没有人对自己发出挑战。

    依照天梓铭以前的习惯,进了灵场没有一个时辰是不可能离开的,所以,天梓铭在没找到合适的理由之前,还不能主动离开。

    为了消除父亲的怀疑,天梓铭只能为难自己。

    希望天梓涵那里可以让父亲打消一些疑虑吧!天梓铭暗暗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