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2章 求亲
    夏无忌在穿越前看过一本小说,主角也是穿越成了欧阳克,还给自己改了欧阳靖的名字,潜心修炼数十年,跑去迎娶黄蓉,结果轮回者来了,非但黄药师和老顽童GG,就连自家的船也被RPG轰了。

    不过还好,现桃花岛先并无任何异样,让夏无忌松了一口气。

    船将近岛,已闻得海风中夹着扑鼻花香,远远望去,岛上郁郁葱葱,一团红、一团绿、一团紫、一团黄,端的是花团锦簇。

    船靠了岸,夏无忌才刚登岛,便见有聋哑仆人在此等待。

    在这桃花岛上,不只有黄药师父女,还居住着一些聋哑仆人。

    这些聋哑仆人为大奸大恶之辈,被黄药师掳到岛上,刺耳割舌,充为奴役。

    那聋哑仆人打了几个手势,示意夏无忌跟着他走,去见黄药师,船上其他的仆从就暂时留在此地。

    夏无忌吩咐了船上的仆从后,就跟着聋哑仆人进了桃林。

    这片桃林被黄药师布成了九宫八卦阵,有阴阳颠倒,乾坤反复之妙,若是贸然闯阵,只能陷入桃林,不得自拔。

    在桃花林中走了片刻,便来到一片清幽竹林,林中寂静无声,又兜兜转转的一阵,竹林内已赫然出现座竹枝搭成的凉亭,亭上匾额书“积翠亭”三字。

    两旁悬着对联,正是“桃花影里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

    亭中放着竹台竹椅,边侧并肩生着两颗大松树,枝干虬盘,只怕已是百年古树。

    亭中有青衣文士,其形象清癯,身材高瘦,萧疏轩举,湛然若神。不消说,此人正是东邪黄药师。

    若论外貌的话,黄药师倒也算得上“万人敌”邢道荣了。

    小黄蓉就站在黄药师旁,不过十五六岁年龄,一身装束如若仙女,肌肤胜雪,容貌绝丽。

    小黄蓉瞧见夏无忌,顿时笑靥如花,朝他挥了挥手,说不出的娇俏可爱。

    夏无忌面含笑容,抢上数步,向青衣中年捧揖道:“小婿欧阳克见过岳父大人,敬请岳父大人金安。”

    黄药师面容微沉,眉头一皱:“你叫我什么?”

    夏无忌老实巴交道:“岳父大人。”

    黄药师一拂衣袖,面无表情道:“亲事未定,我当不起你这一声岳父。”

    虽然他很看好这门亲事,但一想到女儿要嫁给这臭小子,身为女儿控的黄药师就老大不舒服。

    “爹?”夏无忌试探着喊了一声,旋即挺起胸口道道:“爹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蓉儿的。”

    小黄蓉噗嗤一笑,娇腮生晕。

    黄药师眉心一跳,若非女儿在这里,非叫这小子知道什么叫做“弹指神通”,什么叫做“落英神剑掌”不可。

    “好了,莫要再胡闹了。”黄药师板着张脸,缓缓道:“你叔叔之前已传了书信给我,我知你此行是为提亲而来。”

    夏无忌面容一肃,诚恳道:“小侄与蓉儿青梅竹马,真心相爱,愿取她为妻,还望岳父大人成全。”

    小黄蓉精致的容颜染着红晕,双颊发烫,臻首微颔,青丝顺着脸颊垂泄而下,纤细的手指摆弄着衣裳。

    她是东邪的女儿,又从未与外界接触,古灵精怪,不拘礼法。但却也是天真烂漫的少女,听得心上人求亲,免不了一番小鹿乱撞。

    黄药师瞥了女儿一眼,心头越发不爽,只听他“哼”了一声:“婚姻大事,岂能儿戏。纵然婚前海誓山盟,情投意合,婚后也可能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你且在桃花岛住下,此事日后再议。”

    还不待夏无忌反驳,黄蓉就抓住黄药师的衣袖,左摇右晃的撒娇嗔怪:“爹爹,哪有你这样的,还没有嫁出去,就这样咒女儿。”

    “这可不是咒你,而是实话。”黄药师宠溺的摸了摸黄蓉的秀发,又将目光望向夏无忌:“既然蓉儿开口了,我便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能通过三个考验,我就不再阻拦你们两人的亲事。”

    夏无忌道:“岳父大人请讲。”

    “你的家世背景不必多说,武功也马马虎虎还过得去。”黄药师思忖片刻,道:“但两人生活在一起,却必须要有共同话题,否则纵有一时欢愉,也难以长久。我且问你,琴棋书画,你可有精通?”

    “这……”

    夏无忌神情微微有些错愕。

    这一次他来提亲,寻了大量名贵字画、金银器皿作彩礼,身上还携带了颗百毒不侵“通犀地龙丸”。

    甚至还准备了几首传世诗词,随时准备来拍黄药师的马屁。

    可谓是做足准备。

    却不想这黄药师既不看彩礼,又不谈诗词歌赋,甚至连武功也不提及,却说什么琴棋书画。

    简直不讲岳父德,来骗,来偷袭,他一个二十一岁的小同志,这样好吗?这样不好!

    见夏无忌一脸懵逼的表情,黄药师心头大爽。

    若不为难一番这小子,就把自己养了十来年的女儿送出去,只怕非得把自己气出内伤不成。

    这臭小子每年都会来桃花岛小住一段时间,黄药师对他颇为了解,知晓这臭小子武功不俗,精通诗词,自然不会在这上面触霉头。

    “爹爹,你这是做什么?”小黄蓉使劲摇黄药师的手臂,气呼呼道:“欧阳哥哥武功高强,又精诗词,文武双全,你却偏偏考什么琴棋书画,岂不为难人?”

    “蓉儿,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你不是喜欢这些么?”

    黄药师端也没有端着老父亲的架子,而是不耐其烦的解释道:“诗词歌赋他算是过了关,但若不通琴棋书画,结婚之后,如何琴瑟相谐,如何打发闲暇时间?”

    黄药师心中还暗自吐槽,平日里与这小子聊天,也就懂押韵平仄,知晓些典故,并非才高八斗,博古通今之辈。

    而且这小子从小生活在西域,整日和玩蛇弄毒的欧阳锋待在一起,怎么会有如此诗才?我看诗词多半是从哪里抄来的。

    当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佐证这一事实,黄药师也只能将其压在心头。

    “结了婚如何打发时间,当然是做爱……做的事啊,不然还能干啥?”夏无忌也在心头吐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