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3章 琴 棋
    “琴棋书画,也不须你样样精通。只需任何两样,让我满意即可。”黄药师捋了捋下颌胡须,淡淡道:“若连这也无法办到,就乖乖回你的白驼山庄,学会了再来。”

    “爹爹。”小黄蓉跺足,嗔怪道:“欧阳哥哥是向我求亲,又不是要同你结为夫妻,你干嘛百般阻碍。”

    “蓉儿,为父是为你好,莫要再胡闹。”黄药师板着一张脸,多了几分严厉。

    黄蓉噘着嘴,也不敢反驳。

    那漆黑灵动的眼珠子却是一转,小脑袋瓜里却冒出个想法。要是爹爹顽固至极,那到时候就和欧阳哥哥翘家私奔,跑去中原玩一遭,似乎也不赖。

    夏无忌思忖片刻,眼前一亮道:“琴棋书画中只需两样让岳父满意,这一道考验就算通过,岳父可不能反悔。”

    黄药师哼了一声:“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夏无忌又道:“晚辈在叔叔那里学过几手铁筝,勉强能够拿得出手。铁筝亦是乐器,不知算不算数?”

    “自然是算。”黄药师点头道:“你叔叔铁筝之技妙绝天下,你若能得他三分真传,这一关就算是过了。”

    黄药师吩咐了聋哑仆人,去船上将铁筝取来。

    不多时,夏无忌怀中就多了个铁筝。他轻轻的拨了几下,立刻发出阵阵清越之音。

    黄药师闭眸抚须,只觉筝声与清风相和,更是流韵生动,空灵有致。

    筝声渐转,发出金戈铁马之意。其声韵之间,隐隐有杀伐之声。

    黄药师听得心醉神驰,抚须长叹:“欧阳小子武功不俗,犹精剑法。听其筝声锋锐,似剑光破空,剑意已融于筝声之中。其无论是剑法还是筝技,都算是天下少有。”

    这欧阳小子相貌俊美不凡,武艺高强,精通诗词,音律方面也颇为出彩,倒是配的上蓉儿。

    只是……

    女儿我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岂能被你这家伙轻易拐走,若不好生为难你一番,我就对不起“东邪”这两个字。

    “蓉儿,你把耳朵塞住,我和欧阳小子要合奏一曲。”黄药师面上依旧波澜不惊,却是取出了一根玉箫来。

    “爹爹你可不要胡来。”黄蓉知道父亲那执拗劲上来了,这时候劝他,非但不能平息半分,反而是火烧浇油。也不多劝,从怀里取出一块丝帕,撕成两半,把两耳掩住。

    “我自有分寸。”黄药师不平不淡的回了一句,就将玉箫放在唇边,吹了几声。

    这玉箫之声如柔韵亲和,似深闺私语,与那筝声相比简直是两个不同的极端。

    “小子,我看你还怎么弹得下去。”黄药师心中得意一笑。

    这筝声韵律绵长,蕴含锋锐气机。但其在转圜间,自有破绽,并未臻至完美无缺的境界。

    而黄药师的箫声柔和细腻,寻着破绽吹去,虽不能将筝声打断,却也足以让他筝声大乱。

    那筝声果然乱了一刹,夏无忌吐出一口气,心神完全沉浸在铁筝之中,再次拨弄筝弦,这次却是一气呵成,丝毫不受影响。

    “好小子,我倒是要看看你厉害还是我厉害。”黄药师眉头一皱,再次吹奏起来。

    但听铁筝之声如金鼓齐鸣,万马奔腾。萧声揉与其中,虽是轻柔,却难以淹没。

    一个锋锐凌厉,一个柔媚婉转。此高彼低,此进彼退,一时间抗衡起来,难分伯仲。

    不多时,两人的神色越发的凝重起来。

    黄药师边走边吹,脚下踏着的是八卦方位。这是他平日里修习上乘内功时用的姿势,斗到此时他已不再小觑夏无忌,全力以赴。

    而夏无忌平和之态尽去,背脊挺直,双眉昂扬如神剑,其神情凝重,同样没有半点懈怠。

    这两人此时已不但筝萧之斗,更是用内力和武功的争斗。只要其中一方出现了破绽或者内力不济,另一方面立即就会乘胜追击。

    这争斗看似文雅,但实际却远比普通交手来的更加复杂,更加凶险。

    只听得双方所奏乐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快,已到了短兵相接、白刃肉搏的关头,再斗片刻,必将分出高下。

    绷!!

    忽听得一道猛烈的声音响起,一条银丝在空中飞舞。

    竟是夏无忌在争斗中没控制住力道,将一根弦给拨断了。

    弦断筝崩,胜负自是不用多说。

    筝声一停,箫声也逐渐缓和下来,渐渐归于寂静。

    两人此时谁也没有说话,都在调养气息,平复真气。

    过了十来息,夏无忌方才缓缓站起身来,抱拳说道:“岳父大人武功、箫技高明,小婿自愧不如。”

    “你的筝技内功远不如你叔叔欧阳锋却,但在年轻一辈中,也算不凡,琴这一关就算你过了。”黄药师面容平淡,一挥衣袖道。

    心头却是气哼哼的,这混小子,我可是你老丈人,竟半点都不留手。这一关且让你过了,待会非得让你吃些苦头不成。

    又过了片刻,黄药师道:“休息够了没有,第一道考验你尚只过了一半,接下来是那一个?。”

    夏无忌笑道:“琴棋书画,琴过了,接下来自然是棋了。”

    “下棋?”

    “不错。”

    得了夏无忌的肯定回复,黄药师面皮微微抽动了两下,险些发出大笑声,大袖一挥道:“好,亭中就有棋,快坐下来,与我对弈一局。”

    下棋这种事,黄药师可是信心十足。

    筝萧之斗,更多拼的是内功技巧,这小子武功已能与五绝高手比肩,胜之极难。

    而弈棋,却靠的是棋力,靠的是经验。

    这小子年纪轻轻,又怎么能与浸淫此道数十载的自己相比。

    接下来非得杀的这小子片甲不留,让他见识见识国手的水平。

    哈哈哈哈!!!

    小黄蓉也用担忧的目光望向夏无忌,但见对方向她使了个眼神,心中担忧尽去。欧阳哥哥聪明绝顶,想必自有应对之法。

    两人坐在棋盘上,夏无忌手中捻这一颗黑子,却不急着落下,而是笑道:“岳父大人,围棋下了多年,有些腻味了,不如我们换一种玩法,保证有趣的很。”

    “换一种玩法?”黄药师眉头微皱,心头有种不好的预感。

    “对,咱们下五子棋,顾名思义,纵横棋子,先形成五子连线者获胜,很简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