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4章 五子棋
    “怎么样?岳父大人,这五子棋的规则是不是很简单。”

    夏无忌将五子棋的规则描述了一下,一脸讨好的笑容道:“岳父大人聪明绝顶,棋力造诣天下无双,小婿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待会可要手下留情啊。”

    黄药师眉头微皱,这五子棋听起来的确简单的很,但放弃自己擅长的围棋,去下从未玩过的五子棋,显然是不智之举。

    他正要拒绝时,小黄蓉却掩嘴一笑:“爹爹在围棋这方面的确堪称国手,天下无双。但若是五子棋,他却从来没有下过,只怕不敢和你下,要是输了的话,可就大丢面子,羞于见人。”

    黄药师面色一沉。

    “蓉儿别乱说。”夏无忌瞪了小黄蓉一眼,责怪道:“岳父大人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琴棋书画。无一不晓,无一不精。就连我叔叔也佩服得很,这么简单的一个五子棋,对于岳父大人来说,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又怎么会不敢下呢?”

    黄药师面色再沉。

    小黄蓉娇俏的下巴一扬:“爹爹这人孤僻高傲,最受不得失败,他肯定会同你下围棋。”

    夏无忌道:“哎,这就不对了,岳父大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黄药师就已面沉如水,一拍桌子,历喝一声道:“都给我闭嘴,区区五子棋而已,我难道还怕了不成!”

    夏无忌与小黄蓉互望一眼,眉眼间尽是笑意。

    事实上,如此简单的激将法,黄药师怎会不懂。但他的性子高傲,女儿又在这里,自然不可能示弱。

    夏无忌恭敬道:“岳父大人第一次下棋,请执黑棋先行。”

    小黄蓉亦道:“是啊爹爹,你第一次下五子棋,是新手,还是执黑子先走吧,否则输了就没面子。”

    “哼,欧阳小子执黑棋先走。”

    黄药师捋了捋胡须,面容冰冷淡漠,无论是哪个老父亲,看到女儿还一个男人联起手来坑自己,心情只怕心情都不会太好:“为了让你小子输的心服口服,你我五局三胜,你若胜了我,这第一道考验就算你过了。”

    依黄药师所想,这五子棋玩法简单,纵然不熟悉下法。但只要下上一两局,差不多也就摸清了。到时候再来取胜,想必不难。

    更何况,这臭小子是来当他女婿的。总不至于没有半点眼力界,让他输的一败涂地,下不了台面。

    夏无忌赶紧低下头去,怕笑出声来:“既然如此,那小婿就先走了。”捻起一颗棋子,放了下去。

    黄药师不假思索的落下一颗白子。

    夏无忌紧随着落下黑子。

    一时间,万籁俱寂,唯有棋子不断放在棋盘的“啪啪”声。

    “这五子棋却也不难,第一局或许就能胜过这臭小子,稍后再赢他两局,让这小子出出丑,知道老夫的厉害。”

    双方有来有往的落下十来颗棋子,黄药师暗自点头。他基本已摸清了五子棋的套路,接下来就只待取胜之机了。

    “天地大同!”

    就在他如此想时,忽见夏无忌手执黑子,高高举起,然后“啪”的一声落下。

    “岳父大人,第一局,你输了!”夏无忌长长吐出一口气。

    黄药师微微一怔,仔细一瞧,果然五颗黑子连成一线。

    “你是小辈,这一局让你罢了,再来。”黄药师捋胡须的手微微一颤,但面容却是古井无波,一副高人模样。

    棋局再次开始,这一次依旧是夏无忌先手。

    只是黄药师变得谨慎起来,似乎每一步棋都会思忖良久。

    他虽输了一局,却也并不太担忧。

    第一局只是试试手罢了,现在才开始认真起来。

    区区黄毛小子,还能赢我东邪不成?

    我东邪下棋了时候,你小子还没出生呢。

    待会输了,可不要哭鼻……

    “天地大同!”

    夏无忌手执黑子,“啪”的一下就放下了,很快啊。

    “岳父大人,我又赢了。”

    黄药师面皮抽了抽,额头青筋凸起,不断告诫自己,下棋是修身养性的,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如此念叨了十来遍后,才勉强将心中的无名之火压下去。

    接着黄药师语气深长,用教导后辈的语气说道:“五局三胜,我还没输,莫要高兴的太早了。行百里者半九十,多是如此,你要戒骄戒躁。接下来这一局,才是关键。”

    夏无忌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岳父大人教训的是,小婿知道了。”

    黄药师又深深的望了夏无忌一眼,目光中带着别样的意思。这五子棋,似乎的确有些难,但这小子聪明的很,最后一局总该知道怎么做吧?

    我可是未来岳父啊!

    夏无忌见黄药师望来,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说,放心,岳父大人,我知晓分寸。

    第三局棋开始,这一局棋还是夏无忌先手。

    实际上,五子棋的先手,可以占据极大优势,甚至可以决定胜负。夏无忌先前两局,能够胜过黄药师,于此也不无关系。

    黄药师下了两局,自然发现了其中端倪。但自身是长辈,女儿又在身侧,根本拉不下脸开口先行。

    而这欧阳小子也是知趣之人,第三局棋想必他知道该怎么走。

    念及此处,黄药师抬起头来,对面的夏无忌赶紧露出一个谄媚讨好的笑容。

    黄药师心头轻松起来,就连脸上也挂起了淡淡的笑容。

    下棋是要修身养性,生气是不好……

    “天地大同!!”他这念头刚刚升起,夏无忌忽的一声大喝!

    黄药师怔住了,熟悉的天地大同,熟悉的高抬手,熟悉的五子一线……

    “我好像又赢了。”

    夏无忌挠了挠脑袋,做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然后抬头望向黄药师,颇为感激道:“全靠岳父大人指点,要是我大意轻敌,指不定这局就要输在你手中了,承让,承让。”

    这一瞬间,黄药师若有所悟,似乎明白了什么。

    欧阳克,你个瘪三算计我。

    黄药师长长的呼气,吐气,胸膛中的怒火,就好似即将喷发的火山。

    “好!好!好!欧阳小子,这一个考验算你过了。”黄药师长身而起,狭长的眸子里射出令人胆寒的光芒:“但后面两关可没有这么简单,咱们走着瞧。”

    强大的个人素养,让黄药师没有耍赖,也让他没有当场和夏无忌干一架,趁着现在还能压住怒气,身形一转,快速向桃花林外走去。

    “岳父大人,你还没有告诉我另外两道考验是什么?”

    “你怎么走啦?你该不会是生气了吧。不会吧,不会吧。”

    后面的呼喊声叫个不停,黄药师的却走的更快了。

    臭小子,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