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6章 老顽童
    门口不知何时多出一个青衣文士,风姿隽爽,脸色却阴沉的可怕,给人一种骤雨将至的感觉。

    “爹爹,呸,岳父大人,你怎么来了?”夏无忌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赶向前迎去。

    谁让这黄药师是他的岳父,该气的时候可以气,该哄的时候还是要哄,更何况刚刚还在背后说人坏话,占人女儿便宜,站不住脚跟。

    “岳父大人,我刚做了一首诗,唤作桃花庵歌,请你斧正,桃花坞里桃花庵……”这黄药师喜好诗词,每次在这方面拍他马屁,一拍一个准。

    “哼,闲话休提。”可惜,这次黄药师直接打断了他,语气冷漠如冰:“我这次来,是告诉你第二道考验的。”

    “岳父大人请讲,岳父大人请讲。”

    “在桃花岛上,有一山洞,洞中有一人,这人手里有《九阴真经》上册。”

    黄药师冷漠道:“你的第二道考验,就是从这人手里夺得《九阴真经》上册。三天为限,三天不成,亲事休提。”说罢,拂袖离开,干脆果断。

    来得快,去的更快。

    男人不能太快啊。

    夏无忌和小黄蓉也不敢去追,面面相觑。

    过了好半响,夏无忌方才反应过来,大呼道:“岳父大人,我还不知道山洞在哪呢?”说着就要出门去找岳父,却被黄蓉给拦了下来。

    “欧阳哥哥,我知道那人在哪儿,待我我来带路。”小黄蓉道。

    “好,那就由蓉儿你带路了。”夏无忌心头明了,知道那人就是被黄药师困在岛上,困了足足十五年的老顽童周伯通。

    小黄蓉自然也知道老顽童,依照原著的路线,黄蓉就因偷送酒水食物给老顽童,被黄药师知道并责骂一顿,心中气苦,刁蛮脾气发作,一怒之下,翘家离开了桃花岛。

    夏无忌将早餐吃的干干净净后,就随小黄蓉出了竹屋,去见老顽童。

    在两人离开的那条小路后,一条青色身影浮现出来,注视着两人离开的背影。

    “阿蘅,你说我这样做对么?。”

    黄药师低声呢喃着,目光中闪烁着难以言喻的光芒。

    他并非无理取闹之人,事实上,这两次提出的要求,都是有缘故的。

    第一条自是不用多说,夫妻要有共同爱好,共同话题,才能长远。

    至于第二条,就和他已故的妻子冯蘅有关了。

    当年冯蘅苦思九阴真经不得,终至心力交瘁,难产而死,留下一本残缺不全的九阴真经。

    这九阴真经几成黄药师的魔障,后来困住周伯通,却始终不得。

    若夏无忌能够取得九阴真经,或能告慰爱妻九泉亡魂。

    这算是“阿衡”对欧阳小子的考验。

    但那老顽童虽是小孩子心性,武功却厉害得很,想要从他手中取走《九阴真经》,难度只怕不小。

    原本黄药师是打算以一个月为限,但先前恼怒夏无忌,订下了三日之期,此时心头却又有些懊悔了。

    “算了,不管这小子成不成功,最后还是要做我女婿。”黄药师洒脱一笑:“他要是没完成考验,正好可以换另一个考验折腾这小子。”

    ……

    “那人叫周伯通,是个老顽童。明明胡子都一大把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被爹爹囚禁在那里多年了,有时候我会带些酒菜,找老顽童玩……”

    小黄蓉语音清脆,妙语连珠,将周伯通的底细说的干干净净。

    夏无忌一边听老顽童的事迹,一边暗自思考对策,该如何把《九阴真经》弄到手中。

    两人一路走,一路聊,有时还要玩耍一番,斗嘴说笑,却足足花了小半个时辰,才到囚禁周伯通的洞口。

    黄蓉伸出纤纤素手,敲了敲洞口石壁,发出银铃般的脆响道:“喂,老顽童,我来找你啦了。”

    “哈哈哈,小黄蓉你来了,带酒没有。这黄老邪小气得很,叫仆人送的都是淡酒,只有你送来的美酒喝起来才有点酒味。”

    山洞中很快就窜出个衣衫破烂,长须长眉的怪老头,一见着黄蓉就扮了个滑稽的鬼脸,嘻嘻哈哈的,宛如幼稚顽童。

    黄蓉咯咯直笑:“今天来得急,没有带酒,没有带菜。”

    老顽童摇头晃脑叹道:“你这没良心的女娃子,亏我还陪你聊天,打弹子。”

    黄蓉吐了吐舌头道:“厚脸皮的老顽童,明明是我陪你好不好,你要是这样说,以后我就不来啦。”

    “好蓉儿,别这么小气嘛。”老顽童挠了挠头皮,涎着脸道:“我一个人待在山洞无聊得很,好不容易才有人陪我说话,玩游戏,大不了以后打弹子我就让你几颗好了。”

    黄蓉笑嘻嘻道:“我不找你玩,你来找我玩就可以了,我住的地方只需要穿过这桃林,要不了多久就到了。”

    老顽童赶紧摇了摇头道:“不好,不好,还是你来找我玩,我不出山洞。”

    黄蓉眼咕噜一转,道:“你不会是怕了我爹爹吧,所以不敢出这个山洞。”

    老顽童眼睛一瞪道:“屁,我才不怕他,一点都不怕。”

    黄蓉促狭着笑道:“前两天你还跟我吹嘘自己的武功多么厉害,结果被我爹爹吓得连山洞都不敢出。我看你不要叫老顽童了,叫胆小鬼吧,胆小鬼周伯通。”

    老顽童极有气势的叉着腰,大声道:“我才不怕黄药师,说不怕,就不怕。他要是来了,我非打的他满地滚不成。”声音宏亮得很,可中气不足,眼神飘忽,似乎是怕黄药师忽然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一样。

    黄蓉笑嘻嘻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去叫爹爹来,看看你们谁更厉害一些。”话语说罢,掉头就要走。

    老顽童立刻哀求道:“好蓉儿,我错了,咱们可是好朋友,你忍心叫黄老邪来打我嘛?再说了,黄老邪是天下五绝,只比我师兄差了一筹,我打不过也很正常。除了黄老邪几个之外,天下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若说起来,现在的周伯通和黄药师斗起来,也不见得会输。只是他被黄药师困了十几年,对其多多少少有些心理阴影。

    但除黄药师之外,却自信不逊任何人。

    “蓉儿,这老头是谁,真是臭不可闻,臭不可闻。”夏无忌的声音突然响起,插入两人的对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