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7章 赌斗
    “什么叫臭不可闻?老顽童我半个月前才洗了澡,怎么就臭不可闻了。”

    老顽童大声争辩,又嗅了嗅自己的衣服,作出陶醉之色:“太香了,太香了,分明是香不可闻,香死个人。”

    听得老顽童半个月前才洗了澡,小黄蓉一脸嫌弃之色,向后退了两步:“呸,老顽童,你真是脏死了,我以后再也不来找你玩啦。”

    “分明不臭,半点都不臭,还香喷喷得很。”老顽童忙说着还要凑到黄蓉面前,似乎是想让她闻一闻。

    黄蓉被吓得不轻,赶紧躲在夏无忌身后。

    “臭小子,你是谁呀。”老顽童瞪了夏无忌一眼。

    夏无忌抱了抱拳,笑道:“晚辈欧阳克。”

    “欧阳克?老毒物欧阳锋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叔叔。”

    “哇,小毒物来了,老毒物肯定也在。蓉儿快去请黄药师,快去请你爹。”老顽童吓了一大跳,赶紧藏到洞穴深处。

    王重阳死后,老顽童曾被欧阳锋收拾了一顿,再加上他天生惧蛇,因此对欧阳锋有严重的心理阴影。

    “我叔叔还在西域,没有来桃花岛。”夏无忌解释道。

    “不听不听,肯定是在骗我。”山洞中传出老顽童的身影,却已看不到人在哪里了。

    “欧阳哥哥,我们走吧,老顽童就是个胆小鬼,一听到我爹或锋叔叔的名字,就要吓得尿裤子,指不定现在就还在里面换裤子呢。”小黄蓉笑嘻嘻的说道,语气里带着促狭之意。

    “小黄蓉就会损人,谁说我害怕了,我才不怕。”

    山洞里传来中气不足的声音,一阵淅淅索索后,老顽童的脑袋从山洞的一角探了出来,又很快缩回去。伸出来,缩回去。伸出来,缩回去……

    如此反复数次,终于确定外面既没有“东邪”,也没有“西毒”后,老顽童终于这才跳了出来。

    “我才没有吓得尿裤子,我不怕他们。”老顽童叉着腰,一幅把我牛逼坏了的样子。又瞪了夏无忌一眼:“小毒物,你干嘛说老顽童臭,老顽童不臭,你快去给小黄蓉解释。”

    这家伙却很在意小黄蓉,毕竟以他顽童的心性,最怕无聊。好不容易有个聊天玩游戏的伙伴,可不能臭走了。

    夏无忌笑道:“我非说你不洗澡身上臭,而是说你说的话臭不可闻。”

    老顽童好奇道:“我的话臭不可闻?莫非是我没有漱口?”

    夏无忌扶额:“我是说你爱说大话,自以为武功厉害,除天下五绝,便谁也不肯放在眼里,实际上连我个年轻一辈都比不过。”

    老顽童气的大呼小叫:“放屁,你才是臭不可闻,我老顽童厉害得很,别人不提,打你个小毒物岂不绰绰有余。”

    夏无忌笑道:“既然如此,那不如我们来打个赌。”

    老顽童道:“什么赌?”

    夏无忌笑道:“我们在你山洞中决斗,谁先退出山洞,谁就算输。我若输了,我答应你做一件事。相反,若不能打败我,你就答应我一件事,你看行不行?”

    老顽童犹豫了,这小毒物呼吸绵长,双眸湛光,更有一种锋锐的气势,非是庸手。

    而且这小毒物肯定是为九阴真经下卷而来,若是输了,岂不就要落入老毒物之手。

    夏无忌又道:“就知道你不敢,不如这样,我先让你五招,其余条件依旧。”

    老顽童眼前一亮:“小毒物,你这话可当真。”

    “自然当真。”

    “好好好,我答应你了。”老顽童拍手大笑,若这种条件下,还不能胜这小毒物,只怕这数十年武功就活在了狗身上:“快进来,快进洞来。”

    “欧阳哥哥。”小黄蓉略显担忧的望着夏无忌。

    “放心。”夏无忌对小黄蓉眨了眨眼睛,接着踏入山洞之中。

    夏无忌运转真气,衣袍鼓荡起来,朝着老顽童勾了勾手:“老顽童,动手吧。可先说好,谁出了山洞,就算谁输。”

    “哈哈,小毒物,让你瞧瞧我老顽童的本事,以后每日可就要记得好酒好菜孝敬我老顽童。”

    老顽童飞身跃起,双拳齐出,却无半点凶猛霸道之感,反而是至柔拳法。这正是他自创的“七十二路空明拳”,为天下至阴至柔的拳法。

    夏无忌丝毫不显慌张,拳风袭来之时,身形如蛇一般诡异扭曲,以毫厘之差,避开老顽童的攻击。

    “有趣,有趣。”老顽童乍见如此怪异的功夫,喜不胜喜,左手挥拳,右手出掌,却是用上了两种武功,一只手是阴柔的空明拳,另一种则是全真教履霜破冰掌。

    “空明拳”是周伯通从《道德经》中悟出来的,以空而明,至阴至柔。履霜破冰掌则是全真派最精致的掌法,精妙凌厉,无坚不摧。

    这一种是拳法,另一种却是掌法,虽非南辕北辙,却也相差甚远,但在周伯通“双手互搏”的驾驭下,却丝毫不显突兀。

    夏无忌则是不断以身法闪避,渐渐被逼至洞口。

    小黄蓉一瞬不瞬的望着两人交手,贝齿微咬樱唇,眼中满布担忧。但武功虽差了两人数筹,但身为“东邪”之女,眼里自然不俗,看得出夏无忌形势岌岌可危。

    “哈哈,你输啦!”

    周伯通大笑一声,因为夏无忌要让他五招,所以放心施展绝学,第五招施展出来,眼见就要将夏无忌逼出洞外。

    那只夏无忌突然大笑一声:“五招让不成了,让四招算了。”他一拳向周伯通攻来,但却诡异的一饶,袭向周伯通胸口。

    这灵蛇拳法招式诡异,练成之后,手臂能如同蛇身一般弯曲,从预料不到的角度攻出,叫人防不胜防。

    “哎呦。”周伯通刚把第五招施展出来,哪里料到如此变故。

    这一拳不但怪异,而且拳风呼啸破空,若真砸中胸口,只怕老顽童就成死顽童了。

    老顽童强行收招,体内气息冲撞,踉跄后退,但索性没有被这一拳打中。

    亦或者说,夏无忌这一拳只出来一半,纯粹就是吓唬老顽童的,只听夏无忌笑道:“老顽童,你跑什么?我说了让你五招,就一定是五招。”

    周伯通:“……”

    不愧是老毒物的侄子,果然一如既往的奸猾狡诈。

    “五招让完了,该我了。”

    夏无忌眼中精光闪烁,手却向腰带摸了过去。

    老顽童眼睛一瞪,不明所以。

    这要和这六十九岁的老同志搞窝里斗?

    ……

    ps:求推荐票(〃?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