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9章 渣男
    夏无忌笑道:“老顽童,你先把九阴真经下册弄丢,又学了上册的武功,早已把你师兄的嘱托破坏干净,那么现在把上册再交给我,其实算不得什么了。”

    “不成,不成,这事说什么也不成。”周伯通虽然动摇了,但还是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一样。

    既然如此,就莫怪洒家无情了。

    夏无忌笑吟吟道:“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先白头,春波碧草……”

    此话一出,周伯通瞬间脸色煞白,浑身上下都在打哆嗦,看向夏无忌的目光渐渐不对。

    “蓉儿,这首词可是带这个很有意思的故事,我来同你讲一讲。以后我们去江湖游历,还可以传给那些说书先生,让天下人都知晓这件事。”

    夏无忌面带笑意,而周伯通则是浑身发颤,脸色苍白,冷汗如雨,仿佛被人灌了一斤糖混一包砒霜的糖水。

    “好呀,我最喜欢听欧阳哥哥讲故事啦。”黄蓉拍手笑道。

    “这次的故事,却是要从大理段皇爷开始说起……”

    “停停停停!”周伯通哇哇大叫,欲哭无泪。

    这小黄蓉本就古灵精怪,要是再被她知道了当初的丑事,岂不得被她好好嘲弄戏耍一番。

    若再讲给那些说书先生,让大江南北的人都知道了,那他老顽童也唯有一死了之了。

    “哇哇,好你个小毒物,比起你叔叔老毒物,还要毒的多。再加上这古灵精小黄蓉,老顽童真是怕了你们。”

    周伯通长叹一声,无可奈何,只得返回山洞的深处,一番淅淅索索后,交给了夏无忌一个布包袱,打开一看,正是九阴真经上册。

    夏无忌确认无误,又看了看情绪低落的周伯通,安慰他道。

    “我岳父大人得了这九阴真经,多半是要烧掉,告慰岳母大人,不必担心落入奸人之手,老顽童你也算完成了你师兄一半的嘱托。而且从此以后,不必待在山洞之中,天高地阔,逍遥自在,岂不快哉。”

    “妙啊,妙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着。”老顽童拍手大笑,一想到可以逃出桃花岛,就欢喜的打滚。

    “对了,小毒物,你岳父是谁?”老顽童嘻嘻哈哈了片刻时间,忽然又想到了个问题:“不会是黄老邪吧。”

    夏无忌笑道:“你总算是聪明了一回,正是他老人家。”

    “这么说……你们两个……是不是要准备拜堂成亲,结为夫妻?”老顽童的来回打量夏无忌和黄蓉,目光古怪。

    黄蓉脸颊飞过一朵红晕,艳胜桃花,却大大方方道:“不错,我们正是”要拜堂成亲,到时候也请老顽童你来喝喜酒。”

    老顽童非但没有祝贺,反而叹息道:“可惜,可惜。”

    黄蓉好奇道:“可惜什么?”

    “可惜这小毒物一身剑法卓绝,本领高强,即使我师兄这般年纪,也不见能胜得过他,现在却有了媳妇。”老顽童一脸惋惜。

    小黄蓉有些生气,捏了捏粉拳:“老顽童,你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老顽童一脸认真道:“我才没有胡说八道,女人就是麻烦,她要你小心翼翼的陪着她,哄着她,不时的还要撒娇、胡闹,让你没办法专心修炼。武功可以带给人快乐,而女人不会,她们只有麻烦。”

    最后又惋惜的看了夏无忌一眼:“对于小毒物这样的剑客来说,更是如此。女人,只会影响他拔剑的速度。”

    这老顽童就是渣男加超级钢铁直男。

    老顽童和瑛姑之间的一笔烂账不必多说,而且这家伙被黄药师困在桃花岛十五年,也于此脱不了关系。

    当年黄药师爱妻逝世,正好与前来寻经的老顽童遇到一起,他对那妻子是爱极,心智失常,胡言乱语。

    老顽童却道:“你是习武之人,把夫妻之情瞧得这么重,也不怕笑人?”

    黄药师道:“我这位夫人与众不同。”

    老顽童拍手笑道:‘你死了夫人,正好专心练功,若是换了我啊,那正是求之不得!老婆死得越早越好。恭喜,恭喜!”

    惹得黄药师大怒,就与他动起手来,也就有了被困桃花岛十五年之事。

    小黄蓉此时也气的不轻,跺了跺脚道:“爹爹有了娘,还不是把你打的跪地求饶,欧阳哥哥有了我,年纪轻轻就不输给你个老顽童,你纯粹就是歪理,胡说八道。”

    老顽童得意大笑道:“我刚刚和小毒物打了一架,我才明白,黄老邪已经不是我对手啦。我双手互搏,就是两个老顽童。黄老邪打得过一个老顽童,却打不过两个老顽童。至于小毒物,山洞中施展不开,他又仗着兵器之厉,要是在外面打,他也不是我对手。”

    这话却也说的在理,若放手斗起来,这老顽童本就是天下最顶尖一列的高手,再加上双手互搏,夏无忌和黄老邪都不见得是他对手。

    然而,武力有时候并非最佳选择。夏无忌笑道:“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

    “不要念啦,不要念啦。”老顽童顿时捂着耳朵,摇头晃脑,活像被念紧箍咒的孙猴子,就差满地打滚了:“小毒物,老顽童认输,你不要念啦。”

    小黄蓉好奇的眨了眨眼睛,却不知这究竟是什么咒语,竟然能让老顽童俯首帖耳,乖乖认输。

    好生将老顽童戏耍了一番,夏无忌又微笑着让黄蓉先离开一步,这才收起笑容道:“老顽童,你可知你离开后,瑛姑为你生了个孩子。”

    周伯通浑身一颤,脸色发白,连话也哆哆嗦嗦:“什什什……么?你说的当真?”

    夏无忌道:“可惜又死了。”

    周伯通脑海“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过了片刻,待周伯通情绪稍微缓过来时,夏无忌这才简明扼要的将裘千仞潜入大理皇宫,掌击婴儿,段皇爷因为妒不肯救人,瑛姑未老先白头,出走大理的事情说了一遍。

    “瑛姑现居五指峡黑龙潭,要不要去找她,就看你自己了。”

    夏无忌懒得管他们这痴男怨女的事,告诉他瑛姑之事,算是还了“九阴真经”的情。

    说罢,便不理怔怔无言的周伯通,身法一展,身子轻飘飘的飞起,犹似凭虚临空一般,几个起落,就已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