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10章 是我逝去的青春
    “欧阳克那臭小子,倒是有些本事。”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黄药师在一阵微醺的桃花香中,回到房屋中。

    他刚去为爱妻扫墓,那曾引起无数腥风血雨的九阴真经,也化为成了灰烬,以祭爱妻亡魂。

    在拿到九阴真经上册时,黄药师惊讶至极,简直不可置信。

    他花了十来年时间,都没有将这本经书弄到手,可这小子不到半天时间,就夺了过来,不免让他有股挫败感。

    尤其是夏无忌把九阴真经交给他时,露出那种“我还没用力,经书就到我手里了”的模样,更是让他一阵火大。

    不过从女儿处知道欧阳小子夺经的经过后,却也不禁感叹,这臭小子的确不简单,有武有谋。

    “也不知老顽童跑哪去了?”

    黄药师先前去囚禁老顽童的洞穴瞧了瞧,那家伙已经不见踪影,许是乘船离开了桃花岛。念及此处,心头一阵怅然。

    老顽童与他斗了十五年,陡然离开,若说心头没有丝毫感触,那是假的。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正在此时,黄药师推开房门,刚一踩进去,突觉脚下一轻,踩到了空处。

    黄药师却不惊惶,单手一拍墙壁,身子借势一起,向屋内飞掠去。

    他这一番机变之快,身法之妙,天下能与之相比的,屈指可数。

    “噗”、“噗”

    然而黄药师这一落地,却又再次陷入深坑之中,脚下湿漉漉、软腻腻,十分难受。

    黄药师足尖微一用劲,身子跃在半空,再次踏足地面上,忽觉臭气冲鼻,低头看时,双脚鞋上都沾满了米田共。

    “定是那老顽童所为。”

    黄药师气的咬咬切齿,能做出这种事,且对他轻功身法如此了解,唯有老顽童了。

    他目光四下扫视,却见前方墙壁的阴影处,依稀有几行小字。他走近一看,却是用尖锐之物刻着:“黄老邪,我给你打断了双腿,关了十五年。本也该打断你腿,但我不同你计较,饶你算了。奉上大粪成堆,请你笑纳,对了,我还有……”

    在“我还有”三个字后,却被一幅画挡住了。黄药师伸手揭开那画,却发现画上连着一根线,当去揭画的时候,线被拉动,一阵呼喇喇的声音自他头顶响起。

    黄药师立刻明悟,向左边退开,哪知左右两边边窗户上有几个瓦罐掉落下来,淋得他满头臭尿。

    而那卷画被线拉起,画后的字也显露出来。写得却是:“我还有两壶黄酒请你喝,莫要客气,哈哈哈。”

    “周伯通,我誓要杀你!”黄药师气极,破口大骂。

    夏无忌和黄蓉听到动静赶来,看着屋内的情况,却都傻了眼。

    这原本风雅别致的房间,怎么突然就成了“老八快乐屋”。潇洒孤傲的“东邪”黄药师,也成了一幅屎到临头的模样。

    夏无忌浑身一震,二震,再震。望着黄蓉:“蓉儿,原来桃花岛都穷成这样了吗?你怎不早说,我船上还带了些干粮水果,这就给岳父大人送来。”

    “你说什么呢,讨打。”小黄蓉哭笑不得,打了夏无忌一下,取来衣履,给黄药师换上。

    黄药师也不顾的洗漱,轻功施展开来,向屋外飞奔而去。

    “爹爹,你干什么呀?”黄蓉在后面疾呼道。

    “那老顽童定未走远,我去寻他。”黄药师的声音远远传来。

    适才他回想起,尿到淋头,犹有余温,老顽童想必刚离开不久,指不定能够将他寻着。

    “糟了,他们两人可别打起来了。”黄蓉急道:“欧阳哥哥,我们也快去吧。”

    现在黄药师怒不可遏,一旦遇到老顽童,两人之间只怕免不了一场生死斗。

    据欧阳哥哥所说,老顽童现在武功不逊黄药师,若真斗起来,免不了两败俱伤的下场,黄蓉可不愿意看到这种事发生。

    “好,我们快走吧。”夏无忌揽住黄蓉盈盈一握的纤腰,足尖一点,两人便飞掠而起。

    两人追赶没多久,便见到黄药师与老顽童斗在一起。

    原来老顽童虽提前离开,但这桃林布有九宫八卦阵,难寻出路,徘徊一阵,就被黄药师寻到。

    至于他此前能够找到黄药师居所,却因是跟在一个聋哑仆从身后。

    此时黄药师和老顽童交起手来,两人皆是五绝高手,这番拼斗当真精彩绝伦,妙招频出,叫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砰!

    然而还不待夏无忌出手阻止,黄药师忽然一掌拍在了周伯通胸口,老顽童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如纸。

    “你为何不挡?”黄药师皱眉问道。

    老顽童却也急的抓了抓胡子:“我明明都不用九阴真经的,为什么又突然使了出来,见鬼,实在见鬼。”

    原来刚才黄药师劈出一掌,那老顽童本来是能够挡下的,却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又用了九阴真经的功夫,这一走神,便中了黄药师一掌。

    “哈哈,黄药师,你身上臭烘烘的,我老顽童屎尿的味道如何?”周伯通的鼻子在空中嗅了嗅,又哈哈大笑:“你关了我十五年,打断了我两条腿,我叫你踩两脚屎,淋一头尿,也算对得起你。”

    黄药师闻得此言,默默无语,心想自己为了九阴真经,打断他双腿,囚了他十五年,现下又将人打伤,实是说不过去。

    他从怀里取出瓷瓶,倒出三颗丹药来:“伯通,这是我调制的无常丹,你每七天吃一颗,自可痊愈。”

    周伯通吃下一颗丹药,自行调气护伤,半响后吐出口瘀血:“黄老邪,你这倒真是灵丹妙药。”又站了起来:“我要走了,你是留我不留。”

    黄老邪心意一通,诸念顺畅:“不敢,任你自去。今后再有兴枉顾,兄弟倒履相迎,我这就派船送你离岛。”

    黄蓉和夏无忌皆松了一口气,如此这般,自是最好。

    不多时,周伯通驾船离岛。

    黄老邪以目光相送,过往种种,梦幻泡影,如云如烟。

    “对了,黄老邪,我当时涨得很,还尿了一泡尿在你枕头上,你莫要见怪。”海面上,周伯通大笑声传来。

    黄老邪额头青筋凸起,片刻后,又洒然一笑。

    那天在夕阳下打断老顽童的腿,是我逝去的青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