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11章 离开桃花岛(求推荐票)
    天空澄澈如洗,海面波澜不兴。

    黄药师站在码头旁,一袭青衣,负手而立,虽然相貌不能说多么英俊,但骨子里透出的那股潇洒从容,却颇有几分风流之姿,令人心神往之。

    气质这一块,拿捏得死死的。

    夏无忌心头暗赞一声,又对黄药师躬身一揖:“岳父大人,海边风大,你先请回去吧。”

    黄药师没领情,“哼”了一声:“老夫乃天下五绝,岂会怕这点海风。”

    得,老傲娇了,是不是还要您老绑个双马尾啊?

    夏无忌暗自思考着可能性。

    “爹爹,我和欧阳哥哥去了中原了,老顽童不久前也离开桃花岛,整个岛上除了仆人外,就没有其他可以说话的人,不如爹爹去西域,同欧阳伯伯住些时日。”小黄蓉略显担忧的父亲。

    “不必,我自有分寸。”

    黄药师摇了摇头,看着即将远行的欧阳小子和女儿,他心中一叹,早知如此,就不该提出第三个考验来着。

    原来,在三日前,黄药师提出了让夏无忌去寻找九阴真经下卷的要求。

    下卷被他徒弟梅超风、陈玄风偷走,至今下落不明。

    这天地何其辽阔,梅超风与陈玄风有意逃躲,想要去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

    黄药师本是有意为难欧阳小子,却不料黄蓉提出同行的要求。

    他本待拒绝,却禁不住黄蓉的撒娇殷勤。再加之女儿也有十五六岁了,也是时候该去见见世面,思忖再三,终于答应了此事。

    但此时见夏无忌带着他的宝贝女儿逍遥江湖,留他一个空巢老人,心中满是郁闷,无法排遣。

    “欧阳小子,此次履足江湖,九阴真经之事不必太过执着。”黄药师犹豫片刻,沉声道:“可若是蓉儿受了半点委屈,便是有欧阳锋护着,老夫也不会放过你。”

    夏无忌拍了拍胸口,道:“有小婿在,自是不会让蓉儿受委屈,岳父大人只管放心。”

    “爹爹你也要好生照顾自己。”黄蓉古灵精怪,到底还是第一次离家,一时难免湿了双眸。

    “知道了,走吧,走吧。”黄药师拂袖,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一番嘱托后,海船在黄药师的目送下,渐渐驶入茫茫海面。

    黄药师轻叹一声,身影一转,青衫飘飘,很快就没入一片桃林之中。

    ……

    ……

    海船乘风破浪,没过多时,桃花岛便只剩下芝麻大的小点了。黄蓉睁大一双晶莹澄澈的美目,神情怔怔,一时未从离愁别绪中走出来。

    “蓉儿,我同你讲个故事如何?”夏无忌走上前来,是伸出手臂,穿过她乌黑的秀发,揽住她的香肩。

    “嗯,欧阳哥哥讲吧,蓉儿最爱听你讲故事了。”黄蓉轻轻将臻首靠在夏无忌的胸口,比起平日的灵动俏皮,多了一份娇弱温柔。

    夏无忌道:“一只苍蝇和一只蜈蚣结婚了,新婚第二天早上,蜈蚣羞答答的问苍蝇:“相公,昨天晚上睡的好吗?”苍蝇没好气的说:“好什么好?我昨天晚上我掰了一夜的腿,掰开一条腿,不是,掰开一条腿,不是,掰开一条腿,不是……”

    小黄蓉眼中的雾气还未散去,白嫩的脸蛋上飞起一丝红晕,终是忍不出“噗嗤”一笑:“欧阳哥哥,就爱说这种荤话,讨厌死你啦。”

    夏无忌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道:“可我喜欢死你啦,怎么办?”

    经过他这一番插科打诨,黄蓉些许别离郁闷一扫而空,转而却又有些雀跃欢喜,她从未踏足中原,只是从书籍中读到过,向往着那里的热闹繁华。

    “对啦,欧阳哥哥,九阴真经下卷该怎么办?”

    黄蓉浅笑盈盈,倒也并不为此事烦心。

    黄药师既放心让夏无忌带她出来,这其中蕴含的意义,自是不必多说。

    就算完不成这道考验,最多不过是被黄药师嘲讽一番罢了。

    夏无忌笑道:“你且放心吧,此事我已有计较,保证让岳父大人满意。”梅超风现正藏在金国王爷完颜洪烈王府中,只要没有意外情况发生,一时半会不会离开。

    黄蓉何其冰雪聪明,清亮灵动的眼珠子一转,便清楚了夏无忌的心思:“这么说来,欧阳哥哥知道梅超风夫妇在哪里了?”

    夏无忌点了点头道:“不错,正巧知晓。”

    “那我们这就去把她抓回来,既了了爹爹一桩心愿,也完成了第三道考验。”

    黄蓉嫣然一笑道:“那梅超风原是爹爹的弟子,又得了九阴真经多年,想必本事不俗,却也一定不是欧阳哥哥你的对手。”

    这倒是一句实话,夏无忌的实力足以媲美五绝,区区梅超风,不过手到擒来,温酒可斩。

    夏无忌捏了捏黄蓉的琼鼻,笑嘻嘻道:“蓉儿就这么想和我做结婚后才能做得事?真不害臊。”

    “不要捏我鼻子啦。”黄蓉把夏无忌的手拍开,又仰着脑袋,一脸呆萌“结婚后能做什么?离婚么?”

    “呸,你个小污女。”夏无忌暗啐了一口,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闺房柜子第二个暗格里藏的是小皇叔,还是图文版的:“话归正题,我暂时不打算去对付梅超风。”

    黄蓉眨了眨眼睛,交错的睫毛浓密如刷,疑惑道:“为何?”

    “那梅超风是叛徒,自是不能放任不理。但岳父大人生性护短,我们若是伤了她,只怕岳父反而会怪我们。到时候擒下梅超风,只能让她与我们同行,押送到桃花岛来,听候岳父大人发落。”

    夏无忌笑道:“可我们还未游历名山大川,好好玩耍一番,若擒了梅超风就回桃花岛,岂不就白跑一趟了。不如到处游玩一番,再去擒下梅超风,也是不迟。”

    黄蓉拍手笑道:“正该如此,欧阳哥哥你真聪明。”

    夏无忌刮了刮她的琼鼻,笑道:“蓉儿心头明明打定了主意,却偏偏来问我,我不过是顺着蓉儿的话说罢了,蓉儿才是真正的聪明。”

    黄蓉笑嘻嘻道:“不是我啦,是欧阳哥哥说的,到时候爹爹生气了,要怪也是怪欧阳哥哥,和蓉儿无关。”

    “你这丫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