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16章 落英仙子与一剑飞仙
    夏无忌和黄蓉七拐八绕,渐渐离了繁华的夜市,来到了一户偏远的民居。

    两人翻墙而入,却不着急动手,凝神听去,果有声音从中穿来。

    “喝,来喝。今儿的收成还行,抓了四头小羊。”

    “这四头小羊卖相不好,不过合起来却也值几两银子,够我们快活一阵了。”

    “王哥,我心头不安,总感觉今天有不好的事发生。我们这事若让帮主、长老知道了,只怕饶不了我们的性命。”

    “怕个裘啊,做事小心些,别让人发现就是了。若被抓住马脚,便推在净衣派身上,反正这事他们也没少做。”

    “咚咚咚”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那王哥笑道:“又回来了一个,可别是空手而归,不然明天去百花楼可没有份。小杨,你去开门。”

    “好勒。”

    小杨去分开房门,却非同伴,而是一男一女两人,相貌不俗。

    “无量天尊,好一群拐儿,贫道飞絮散人在此,还不束手就擒。”男子一派潇洒从容,更有几分仙风道骨之姿。

    “落英仙子当面,尔等已是瓮中之鳖,还不投降?免得自找苦吃。”女子眉目如画,明艳无俦,乃是生平仅见绝色。

    “不行不行。”夏无忌忙的挥了挥手:“蓉儿,我是散人,你却是仙子,明显我就弱了一等。我要改名字,改成飞絮仙人。”

    黄蓉“噗嗤”一笑:“欧阳哥哥,你又要耍赖,分明说好不能改了。”

    “这也不行,飞絮二字只是对应我的宝剑“柳絮飞”,格调却完全不够。”

    夏无忌思忖了片刻,眼睛一亮,拍手道:“就叫“一剑飞仙”好了,这名号与我正好契合,从此以后,我便是“一剑飞仙”夏无忌。”

    “欧阳哥哥,为什么总觉得你说“一剑飞仙”四个字的时候,和你作诗作词时的模样有三分相似。”黄蓉歪着脑袋,略显疑惑道。

    “咳咳,那是你的错觉,错觉。”

    小杨和房间里的另外几个汉子都目瞪口呆,这时候是讨论外号的时候吗?你们到底是来干嘛的?

    “还愣着做甚?把这两人拿下。对了,不要伤了那小娘子,如此样貌,想必值不少的价钱。”

    为首的“王哥”倒是警惕,虽不明白这两人间的耍宝,但分明是来者不善,既然让他们发现了此处,那就休要逃脱。

    更何况,那女子乃国色天香般的人物,若能擒下,这辈子也不愁吃喝了。

    “小白脸,受死吧!”屋内走出数个汉子,摩拳擦掌,向夏无忌扑了过来,似乎是让他尝尝浑身大汉的感觉。

    这些汉子并无高明本事,但也学过几手拳脚功夫,拳头挥动,虎虎生风,似想一个照面将夏无忌擒下。

    “无量天尊,尔等冥顽不顾,还妄图以多欺少,本座可要给你们讲讲道理了。”

    夏无忌眼睛眨也不眨,待得十来只拳头击来时,手臂一抬,袍袖鼓荡,轻飘飘的一拂,风轻云淡。而这几个汉子却惨叫一声,跌飞出去。

    “欧阳哥哥,该蓉儿来以理服人了,你不准出手。”

    说话间,黄蓉嘻嘻一笑,展开身法,倩影翩跹,凌波仙子一般掠入房间中。

    但见她玉臂挥动,掌影翻飞,虚实变化繁复,真如桃林中狂风忽起,万花齐落一般。却又蕴含着一股凌厉之意,如若剑锋,正是黄药师的绝学“落英神剑掌”。

    这门掌法被写在桃花岛主竹亭之上,谓曰:“桃花影落飞神剑。”,足见黄药师为之自负。

    即使黄蓉功力不足,修炼不到家,但对付几个粗通拳脚的汉子,却是轻而易举,不多时就打倒在地,仰着秀气的小下巴,掐着小蛮腰,露出一幅得意的表情。

    那王哥下了一跳,心知是遇了高手。抽出刀来,却不往门口,而是向屋内奔去。

    待夏无忌和黄蓉将这些杂鱼解决,寻见他时,便见他抱着个小男孩,长刀斜在脖子上,做出凶恶的表现:“快让开,不然我杀了他。”

    黄蓉娥眉微蹙,正思考如何救下小孩时,夏无忌却冷冷一笑道:“脑壳有病啊!你劫持的是他,我凭什么要让开?!”

    那王哥一怔,这似乎说的有些道理。

    “看,是洪老帮主来了。”

    还未待那王哥反应过来,夏无忌又向他身后一指。

    那王哥被吓了一跳,他平日里为非作歹,最惧的便是帮主洪七公,不由得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要向后望去,却风声呼啸,一只拳头不断在他眼前放大,将他整个视界覆盖。

    糟了,上当了。

    这一拳太快了,根本来不及躲闪。

    砰!!

    拳头正中王哥鼻子,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

    “呸,就这狗一样的智商,还出来混江湖,也不嫌丢人现眼。”夏无忌收回了拳头,不屑道。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是丐帮弟子,莫要杀我。”王哥挣不起来,连连求饶。

    “我杀你作甚?你既违法,自然有大宋律法处置。”夏无忌道。

    “对对对,将我等交给官府,杀人是犯法的,好汉莫要知法犯法。”王哥暗暗露出喜色,他早已打点好官府衙门,即使关进去,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用不了多久便能放出来。

    “欧阳哥哥,真要将他们送入官府?”黄蓉露出忧虑之色。她看了不少话本评书,官匪勾结是基本操作。

    “蓉儿你信不过官府?”夏无忌道。

    黄蓉点了点头。

    “我也信不过官府。”夏无忌耸了耸肩,笑道:“大宋律法怎么说是一回事,怎么判又是一回事,钱给到位了,十年变三年,三年变未成年。”

    “那欧阳哥哥你还……”

    “蓉儿,你瞧这是什么?”夏无忌拿出了一张牌子。

    “对啊。”黄蓉的脸蛋上露出喜色,拍手道:“都忘了那位被欧阳哥哥感化的史相爷,有他帮忙,自是不成问题。”

    “是啊,何必杀人。”夏无忌再次将目光转向王哥,流露出几分森寒的意味:“他们还年轻,犯些错不要紧。人生漫漫,他们还有很多要享受的啊。”

    那王哥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颗心如坠海底,徐长卿都打捞不起来。

    ……

    ps:感谢书友104003100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