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17章 乌蝇哥〈求推荐票〉
    夏无忌、黄蓉两人在里屋寻着了另外三个昏迷不醒小孩,皆是最近两人拐到的“羊”,还未来得及脱手,也不知他们的父母该如何着急。

    两人莫约等了一盏茶的功夫,待外出寻“羊”的拐儿全数自投罗网后,时间也差不多后,两人百年飘然而去。

    不多时,先前的两个官差带着另外一群衙役赶来,拿下拐子,救下了几个孩子。

    而后各家团圆,喜极而泣,不待多言。

    ……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中,夏无忌有一半的时间是泡在皇宫藏书中。另一半时间,则是同黄蓉四处游玩。

    泛舟西湖、钱塘观潮、甚至还花了大半月去赤壁游玩一遭,只可惜没作上一首“赤壁赋”,流传千古,朗读并背诵全文,倒是甚为遗憾。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期间内,史弥远搞出了不少小动作,试图摆脱夏无忌的控制。

    想来也是,他位极人臣,地位尊贵,性命却把握在别人手中,自是万分不甘。

    史弥远先招来御医,看看能否可否调制出“道理丸”的解药。

    但这“道理丸”乃是夏无忌和欧阳锋合力炼制。

    欧阳锋绰号“西毒”,乃是毒道大宗师。

    夏无忌这毒道后浪虽没有奔涌过欧阳锋这前浪,但也有不凡的造诣,也就仅次于欧阳锋罢了。

    “道理丸”是两人合力连造,而且药材多是来自西域,御医也是束手无策。

    开了几服解药,除了把史弥远疼的死去活来外,别无他用。

    此后,史弥远又暗中招募了一匹江湖好手,想擒下夏无忌,严刑拷打,夺得解药。

    但夏无忌就连“柳絮飞”都没有拔出,就将一众好手杀的落花流水,狼狈而逃。

    夏无忌催动“道理丸”中的三千大道理,让史弥远好好反思了一番,这才让他消停下来。

    “欧阳哥哥,我来给你做一只叫花鸡,保你吃的直流口水。”

    夏无忌和黄蓉游玩归来,天色尚早,倒也不必急着回去。

    黄蓉不知从哪寻了只大肥公鸡,用峨嵋钢刺剖了公鸡肚子,将内脏洗剥干净,却不拔毛,用水和了一团泥裹住鸡外,生火烤了起来。

    烤得一会,泥中透出甜香,待得湿泥干透,剥去干泥,鸡毛随泥而落,鸡肉白嫩,浓香扑鼻。

    “蓉儿厨艺天下无双,相公我武功天下无双,果真是绝配,天生一对。”夏无忌撕下一只鸡腿给黄蓉,又给自己撕了另一只鸡腿。

    “夸我的时候,还要夸自己一下,欧阳哥哥你真是自恋的很。”

    “那有自恋,这分明是实话,大大的实话。”

    黄蓉鸡腿还未吃完,夏无忌就又撕下一块鸡翅给她,她玉手挥了挥,表示吃不下了,还不合时宜的打了个嗝。

    吃的这么少,小荷才露尖尖角也是有原因的。

    “仙女可是不能打嗝的。”夏无忌笑道。

    “为什么?”

    夏无忌一本正经道:“所谓的嗝,大部分都是迷路的屁,所以你刚刚很有可能是用嘴放屁了。”

    黄蓉的一张俏脸憋的通红,好似飞过两抹红云,大发娇嗔:“欧阳哥哥,你讨厌死啦,蓉儿以后再也不给你做吃的了,让你饿死算了。”

    “那我给你作吃的,只要蓉儿你愿意吃。”

    “嗯……好吧,那还是我来做,蓉儿可不想爹爹白发人送黑发人。”

    一只鸡被夏无忌解决了大半,吃了个半饱,休息片刻,就要继续解决时,忽听身后有声音道:“好香的鸡啊,鸡屁股留给老乞丐。”

    夏无忌心中微讶,没想到方圆十丈之内,居然有人能够瞒过自己的耳目。转过头来,只见说话的是个中年乞丐。

    这人一张长方脸,颏下微须,粗手大脚,身上衣服东一块西一块的打满了补钉,却洗得干干净净,手里拿着一根绿竹杖,莹碧如玉,背上负着个朱红漆的大葫芦,脸上一副馋涎欲滴的模样,神情猴急,似乎若不将鸡屁股给他,就要伸手抢夺了。

    这一份天下顶尖的轻功,以及只有四根手指右手,让夏无忌很快确定了来人的身份。

    “原来是他,历代丐帮最英俊潇洒,雪白干净的少帮主乌蝇哥。”

    夏无忌心中了然。

    在这方世界,并不存在玄之又玄精神异力、念力、灵觉这些东西。即使是夏无忌,也全靠听力、视力来察觉风吹草动。

    以夏无忌的功力,方圆十丈,任何动作都会被他听到。但乌蝇哥……呸,洪七公这等五绝高手,在刻意潜行之下,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瞒过他的耳目。

    洪七公已大马金刀的坐在对面,取过背上葫芦,拔开塞子,酒香四溢。他骨嘟骨嘟的喝了几口,把葫芦递给夏无忌,道:“娃娃,你喝不喝?”

    夏无忌摆了摆手,没有去接又圆又挺又翘的酒葫芦,倒不是不擅饮酒,而是单单觉得这样喝有点不卫生。

    黄蓉冰雪聪明,不需夏无忌提醒,就猜出了乌蝇哥的身份,她道:“这只鸡已吃了大半,我再去给前辈烤一只来。”

    “叫花子有什么好挑剔的,有残羹剩饭便不错了。”

    洪七公却没有丝毫嫌弃,夹手躲过剩余的叫花鸡,一面吃,一面不住赞美:“妙极,妙极,连我叫化祖宗,也整治不出这般了不起的叫化鸡。”

    最后吃的就只剩下几根鸡骨头,意犹未尽的砸了砸嘴,又称赞了几声,拿起酒葫芦就朝嘴里灌去,那酒却被他喝个干干净净,仍觉不够过瘾。

    “前辈,欧阳哥哥马上还放了一壶美酒,我去给你取来。”黄蓉又殷勤道。

    “停停。”洪七公忙的阻止道:“吃了你们的鸡,已是大大不该了。若再饮你们的酒,老叫花只怕只怕没脸向你们问罪。”

    “问罪,我们何罪之有?”

    “你两小家伙,机灵得很,想必已猜出了老叫花的身份。”

    洪七公拍了拍肚皮:“临安近来至少有上百个丐帮弟子,被抓到牢房去了,严刑拷打,老叫花这丐帮帮主不赶来问两句,可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