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20章 藏猫猫
    “是他,欧阳克,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既然他执意要找死,兄弟们莫再顾忌他的身份了,杀了他。”

    院中的丐帮弟子翻身而起,望向夏无忌的目光化为一张扇形统计图,三分忌惮、三分仇恨,还有四分愤怒。

    正是因为此人,他们原本神仙般快活的日子一去不返,兄弟们被抓入大牢之中,自身也成了过街老鼠,不得不躲起来。

    “他来了?那洪帮主他老人家岂不是……”胖长老吞了吞口水。

    这院子隐秘得很,外人不容易查找。这么说来,洪帮主已经知道了一切,还将这院子告诉了欧阳克。

    “果然赌输了吗?那就只剩逃出临安一条路了。”

    瘦长老将筷子放下,目光平静。

    他们被夏无忌逼到了绝路,只能飞鸽传书,请洪帮主过来,渡过这一劫。

    但洪帮主可能会发现真相,让他们更快坠入万劫不复之境。

    这是压上一切的豪赌。

    可惜他们赌输了,

    夏无忌被丐帮高手团团围住,却并不惊慌,笑道:“我劝各位最好束手就擒,乖乖同我去衙门走一遭。否则待会下手每个轻重,伤了和气,可就不好了。”

    胖长老长身而起,一拍桌子,厉声道:“欧阳克,我们和你到底有什么仇,你偏要将我们逼入绝路不成?”

    “无仇不成父子,你瞧我像你爹吗?”夏无忌笑道。

    胖长老气得牙痒痒,怒骂起来。

    “别废话了,杀了此人。”瘦长老眼睛一眯,目光忽的如刀一般锐利:“所有人一起上,这次不必留手!”

    一声令下,在场中的丐帮高手一起出动,凶神恶煞的向夏无忌扑了过来。

    “那就……”夏无忌气息在这一瞬间充满了自然玄妙的意味,不然半点尘埃,他右手往腰间一抹,一团剑光陡然绽放开来,绚烂如银河:“来吧。”

    唰!!

    夏无忌掌中的缠腰软件变化万千,幻化出成成百上千的剑光,天罗地网,一层又一层,似乎无穷尽般,向四面八方倾泻而去。

    每一道剑光都缥缈,空灵,迷不可测,纵然在场的丐帮弟子放在江湖中,都算得上二流好手,但却几乎没有人能挡得过他一招半式。

    剑光所过,皆是一片惨叫哀嚎之声。

    ……

    呼~

    瘦长老将全身内力催到了极点,施展轻功,在一片山林间飞掠着。

    虽然已逃出了一段距离,但回想起那惊艳不可方物的剑光,依旧让他生出心惊胆寒的感觉。

    环顾当代,绝没有人能施展出这般剑法。

    原来那家伙以前从来没有认真过。

    此前不过是在戏耍他们罢了。

    若非胖长老不惜性命的拖住那家伙,只怕自己就连逃走的机会也没有。

    “二弟。”

    瘦长老心头悲痛万分,仇恨之火几乎将他湮没。但很快就被他压制下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自己还有性命,那么未必不能东山再起。

    忽然,一阵前所未有的悸动从心头传来。

    瘦长老身影一闪,藏身在一颗大树背后,气息隐匿起来,呼吸放缓。

    不多时,一道缥缈的身影出现在山林之间。

    但见这人白衣胜雪,三千青丝随风飘扬,整个人有着一种超凡脱俗的韵味。偏偏还透露出一股锋锐之意,如同出鞘的神剑,吹毛立断。

    不是夏无忌,还能是谁?

    “怎么?不跑了吗?”夏无忌环顾四周,他隐隐察觉出来,那瘦长老就藏身与这片山林之中。

    “你们平日里总是不是总想找我麻烦吗?现在我来了,就在这儿,你却走了。作为东道主,这可不厚道啊”

    夏无忌的嘴角勾勒起一丝阴森的笑容。

    “你轻功不错,跑得很快。”

    “那院子里的其他乞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我手起剑落,手起剑落,一眼都没有眨过。不过你放心,我没有要他们的性命,毕竟我可是良民,杀人这种事,还是少做为妙。”

    “我只是挑断他们的手筋脚筋,废了他们的丹田。对了,为了让他们在牢狱里不无聊,我给他们吃了一颗药,那劲力每个时辰发作一次,酸痒麻疼一起发作,美滴很,美滴很。”

    夏无忌朗声说话,心神却放在周遭事物之上。

    方圆十丈之内,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那瘦长老躲在暗处,暗自咬牙,愤怒几乎将他的理智焚烧一空。

    但他的身形依旧一动不动,若是贸然现身,无异于送死,白白辜负了二弟他们的牺牲。

    “对了,还有一个胖子,我记得你们好像是结拜兄弟,情同手足,肝胆相照。为了让你能够逃出来,他可是拼尽性命在拖延时间。”

    “可惜,武功不咋地。”

    “我一招疾风电闪,刺进了他的胸口,鲜血一下就飙了出来,他死的很安详。”

    夏无忌摇了摇头,做惋惜状态。

    忽然,他哈哈一声大笑:“骗你的,他死的老惨了。”

    “他竟然敢骂我,我脾气很好,只是活生生的把他鼻子耳朵割掉,眼睛刺破,就留了个舌头。可惜你没有听到,他当时的哀嚎声,真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啊。”

    夏无忌嘿嘿笑道。

    “对了,你知道你兄弟的尸体我打算怎么处置吗?我家养了条狗,你兄弟一身肥肉,若把他做成肉包子,拿去打狗……”

    瘦长老脑袋一片轰鸣,两条忿气从脚底下直冲到顶门,心头那一把无明火腾腾的几乎按捺不住。双拳紧捏,指甲深深的陷入肉里。牙齿咬得作响,眸子里竟是杀意。

    “那恶贼怎么没说话了,不好!”

    瘦长老心中一个咯噔,在怒火升腾的这一刻,他的气息释放了出来,还弄出了声响,虽然轻微,但极有可能被听见了。

    一念及此,瘦长老额头冷汗蹭蹭冒出,背脊都在发凉。他悄悄的探出眼睛,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由缝隙向林中瞧去。

    空无一人!

    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瘦长老僵硬的转过难道,一道白色身影跳入眼帘,笑眯眯对他笑道。

    “躲猫猫游戏结束,该送你和你兄弟团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