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22章 第二十二掌:永不打脸洪七公
    这一掌才刚刚推出,掌风就扑面袭来,好一阵飞沙走石,更是吹得洪七公衣衫哗哗作响。

    面对如此狂暴而锋锐的一掌,洪七公不敢托大,“缓缓”抬起手掌,施展出一招“见龙在田”。

    在降龙十八掌中,这一掌是唯一的纯防御招式,劲力弥漫,好似立起一片铜墙铁壁。

    轰隆!!

    就在这招施展出来的片刻,夏无忌的无形掌力就已挟山崩之势,与洪七公的手掌碰在了一起,两人身子皆是一震,发出洪钟大吕般的声音。

    轰然巨响中,洪七公像是被一辆失控的火车撞飞一般,猛然向后抛飞出去。

    他使了个千斤坠,又“蹬蹬瞪”向后退了三步,每一步都印出寸许来深的脚印,这才止住了退势。

    “好个欧阳小子,原是有备而来,老叫花大意了,这才让你得逞。”

    洪七公只觉一阵胸闷气促,气血隐有翻腾之感。调息了片刻时间,方才恢复如初:“既是如此,那就让老叫花再来称量称量你的斤两。”

    话语刚落,他一步掠出,近乎缩地成寸一般掠至夏无忌面前。身子一沉,手掌呼啸的拍来,掌风中隐隐有龙吟回荡。

    夏无忌哈哈一笑,同样一掌拍出,势如奔雷闪电,掌劲凶猛,与洪七公掌心向对。

    啪!

    双掌交击,却只发出一道微沉的声响,远不如先前两人交手那般惊人。

    “不妙,中招了。”夏无忌心中一沉。

    他瞧洪七公这一掌澎湃凶猛,故而以“蛤·蟆功”推出了这一掌,力发千钧,有催金裂石之威。

    但洪七公却是掌藏玄虚,轻飘飘的不受力,只是脚下一沉,向地面陷了四五寸,把劲力全部卸了下去。

    轰!!

    下一刻,洪七公的掌力猛然爆发,积蓄许久的刚猛掌力倾泻而出,浩浩荡荡的灌向夏无忌的掌心。

    夏无忌身子一晃,这次却是他连退数步,头晕目眩,气血翻涌。

    “哈哈,欧阳小子,老叫花这一招亢龙有悔如何?”

    洪七公哈哈大笑,他欺夏无忌年轻,见识不足,使出了降龙十八掌的第一招。

    降龙十八掌招式简明,精要之处全在运劲发力,凭强猛变化取胜。

    尤其是这一招“亢龙有悔”,最重要的就是一个“悔”字,打出去的力道有十分,留在自身的力道却还有二十分,好比陈年美酒,上口不辣,后劲却是醇厚无比,那便在于个个‘悔’字。”。

    等夏无忌的掌力轰出后,他再后发制人。

    “好,七公,我们一人吃一回亏,再重新来过。”夏无忌打十二分精神,沉重的破风声中,双掌如排山倒海般轰向洪七公。

    洪七公亦是哈哈一笑,使出降龙十八掌,迎了上去。

    砰砰砰砰!!

    双掌接连碰撞,连串的爆炸声凭空响起,道道劲风狂飙呼啸。

    夏无忌双掌齐出,掌风呼啸,疾若狂飙,掌风震荡,更是带起郁郁风雷之声。每一掌轰出,威势都宛如山崩地陷,凌厉暴烈。

    他的掌法是蛤蟆功、剑法、神驼雪山掌等武功混揉而成。

    蛤蟆功的发力方式,让积蓄的时间越长,掌力也就越是凶悍。还带着一股锐利剑意,破坏力很强。神驼雪山掌、灵蛇拳法这些西域武学,则是让他出掌飘忽,招式难测,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攻出。

    至于洪七公,就是一套降龙十八掌从头打倒尾,朴实至极,没有半点花里胡哨。

    但他功力深厚,掌法精绝,数十招后,反而让夏无忌节节败退。

    轰!!

    又听得一声巨响,双掌轰在一起,凶猛暴烈的劲气排空而起,恍若烈烈风沙。

    这降龙十八掌不但在运劲发力上巧妙绝伦,而且凶悍无匹,每一掌均有排山倒海之势。

    夏无忌身形一颤,踉跄倒退数步,脚下坚硬的地板咔嚓碎裂开来。

    若论掌力他不输洪七公多少,但劲力变化却逊色一筹。

    唰!!

    洪七公身形一闪,趋近夏无忌身前,又是一掌拍出,这一掌看似平平无奇,简单直接,但却刚柔并济,妙到巅峰,将夏无忌的掌法尽数封死。

    夏无忌又与洪七公过了数招,终是不敌。

    “七公的降龙十八掌果然厉害,我不及也。”夏无忌抱了抱拳道。

    “老叫花痴长你几十岁,自诩掌法天下无双,但若真要败你,至少是要百招之后,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辈更比一辈强。”七公摇头道。

    洪七公精明豁达,不拘小格。

    若是黄药师胜了夏无忌,心中窃喜,面上却板着一张脸,冷声教训夏无忌,让他莫要妄自尊大,自以为是。

    夏无忌笑道:“晚辈武功还差得远,接下来这段日子,还请七公多做指教。”

    “好说。你的掌法勇猛锐利,但缺少变化。若学了降龙十八掌,补了这漏洞,可说是百里杆头,更进一步。再修行一段时日,只怕老叫花都要拿你不下。”

    洪七公心中暗赞,老毒物的这侄子武功当真了得,只怕王重阳年轻时都远不及他。

    接下来这段时日,正好借机观察下他的性子,若是任侠好义之辈还好,但要是个阴险歹毒之辈,只怕比他叔叔危害还要大上不少。

    “对了,欧阳小子,听说你剑法不错,我们再来比比兵器。”

    洪七公心中一振,他的打狗棒法同样精妙绝伦,正好来敲打敲打这小子让他莫要看轻了老叫花。

    夏无忌犹豫道:“七公,这就不用了吧?!我若伤了你,只怕岳父大人说我不尊前辈。”

    “是啊,七公你这么一把年纪……”黄蓉也全道

    “行了,行了。”洪七公挥了挥手,总觉得这两句话似乎有些耳熟:“只管出剑,老夫难道连你一招也接不下。”

    先前那一掌不过是打了个措手不及,这次全神戒备,难道老叫花纵横江湖多年,还能两次遭在一个年轻人手中不成?

    一刻钟后。

    洪七公衣衫多出几个破洞,背着双手,咳咳两声:“好了,欧阳小子,老叫花来给你说说这降龙十八掌的精要。蓉儿,你的酒温的差不多了,还不送上来。”

    夏无忌谦虚的请教道:“七公,你还没有说我剑法如何?还望不吝指点。”

    “不要吵。”洪七公皱着眉头道:“老叫花讲武功的时候,最忌别人打扰。”

    “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