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31章 梅超风
    郭靖将杨康的头发薅下来一大把,疼的杨康满地叫唤,声音凄厉至极。

    “小王爷。”

    “混蛋,你怎敢如此?”几个侍卫长面色惶恐,看起来仿佛这一把头发是薅在他们头上一样。

    郭靖眉头一皱,又抓住杨康的另一把头发,瞪向几个侍卫长:“你再骂!你再骂!”说着做出要薅头发的动作,几个侍卫长吓得魂飞魄散,连忙闭嘴。

    “嘿嘿。”郭靖怪笑一声,将杨康提起:“小王爷,你看起来也不蠢。想必也知道分寸,让他们都退下吧,咋们兄弟亲近亲近,不关外人的事。”

    “王府高手如云,你们逃不出去……”杨康话还没说完,郭靖扣着他的手臂,使出一招“分筋错骨手”,顿时令其惨叫起来,冷汗如雨,面白如纸。

    “郭大哥,他……。”穆念慈眼中流露出不忍之色,抓住郭靖的袖口:“他是爹爹的亲生骨肉,算起来也是你的兄弟,这样会不会残忍了一些。”

    “放心,都是皮外伤,没有大碍。”郭靖笑道:“我们若不借杨兄弟之手,今日只怕今日难以逃出王府。”

    心头暗道:常言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这只手不但帮仇人做事,还想扒拉我过冬的衣服。

    “杨兄弟,我爹你亲生父亲是结拜兄弟,我们兄弟情深,想必你一定不会为难我的。”郭靖一手扣着杨肩膀,另一只手按在他的琵琶骨上,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的憨笑。

    往街上一瞧,缺胳膊断腿的残疾人常见,可没有几个人赤身裸体。若这只手还一意孤行,那也就只能做个残疾人了。

    可惜了,自己不是蜈蚣精,要不然也不用如此纠结。

    杨康浑身抽搐,露出恐惧之色,朝着那群侍卫狂吼道:“你们都滚,快让路。”

    “小王爷,这……”侍卫们脸色难看的好似便秘了五天,如果可以,他们早就有多远滚多远。

    可若是小王爷在他们眼皮底下被刺客劫走,那王爷要是大发雷霆起来,莫说职位,只怕项上人头也难保住。

    “哎呀呀,杨兄弟,看样子你的狗不太听你这主子的话。”郭靖憨笑着,按在琵琶骨的手一用劲,那杨康立刻惨叫起来,朝那群侍卫怒嚎道:“还不快滚,你们这群狗东西……是想要害死我么……”

    在杨康的痛嚎之中,几个侍卫长不得已,放出一条路。

    不多时,郭靖押着杨康向一条小路走去,而一群护卫也跟在身后,整个后院空了下来。

    树冠上,夏无忌笑道:“蓉儿,你瞧这出戏精不精彩?”

    “精彩绝伦。”黄蓉拍手笑道:“你这兄弟颇有智慧,心性狠辣,倒也是个人物,将来或可成就一番事业。”

    夏无忌笑道:“好了,戏看的差不多了,我们去找梅超风吧。”

    黄蓉点头:“嗯。”

    梅超风藏身之处,是王府后院的地洞中,地方偏僻,少有人至,有着怪石假山,满布禁忌。

    这特征如此明显,夏无忌抓了几个仆从逼问后,就来到了一片乱世嶙峋的区域。

    两人飞身进入乱石中搜索起来,不及片刻,就听黄蓉娇声道:“欧阳哥哥,你瞧这里。”

    却是一个深及三四丈的洞穴,朝内一看,黑黢黢的一片。

    夏无忌功力深厚,运足目力,却也难以窥见内力状况。

    好在两人早有准备,取出颗夜明珠,轻巧无比的跳入洞穴·中。

    夜明珠的光芒一照,显示出一条地道来,地道有数丈之长,尽头则是一个土室,散乱着骷髅头,人骨,令人望而生寒。

    哪怕是一向胆大包天的黄蓉,骤然瞧见这幅场景,也不禁吓了一跳。

    “是谁在这撒野!”一道阴森森的声音传出,似是个女子,说话是不住急喘,像是身患重病:“活得不耐烦了,竟然敢来此地。”

    “梅超风,一剑飞仙与落英仙子法驾光临,你这有眼无珠,目中无人的叛徒。还不速速跪拜,免得自误。”夏无忌轻笑一声。

    黄蓉撅了噘嘴,不满道:“欧阳哥哥,每次开场白都是你说,下次该蓉儿来。”

    “好啊。”夏无忌点头道:“对了,你说我们要不要想个诗号,每次出场前念个诗号。”

    “好耶,好耶。”黄蓉拍手,笑靥如花:“听起来就很好玩,一定威风得很。”

    梅超风先被对方道破身份,暗暗吃了一惊。

    随后又听夏无忌说她“有眼无珠、目中无人”,顿时气愤至极。

    毕竟对于一个瞎子来说,这两个词的讥讽意味很大。

    之后这两人自说自话,毫不将她放在眼中。

    梅超风不禁勃然大怒,冷喝一声:“好个不知死活的狗男女!今儿就送你们去将阎王。”

    但见她右手一抖,白光闪动,一条宛如银色毒龙的长鞭展开,赫然是九阴真经下卷的白蟒鞭法。

    梅超风练功走火入魔,下肢瘫痪,无法移动,双眼更是早已失明。

    但若论武功,在整个“射雕”中,乃是五绝之下的顶尖好手。

    而白蟒鞭法一经展开,方圆数丈之内,都在鞭影的笼罩之中,狠辣凌厉。放眼天下,几无任何鞭法能出其左右。

    “来得好。”

    唰!

    夏无忌往腰间一抹,一抹惊艳的剑光跳了出去,在空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弧线,拍向迎面而来长鞭。

    “嗙”的一声闷响,剑身精准无误的拍在鞭子的末梢。

    长鞭顿时一僵,本来运转如意的趋势顿时凝固住了,就像是一条被莪术七寸的毒蟒。

    “怎么可能?”

    梅超风心头惊骇,手腕抖动,一抹银光如倾泻开来,幻化出无穷鞭影。更生出令人耳膜生疼的呼啸声。每一鞭都狠辣熟练,任何一个一流高手,都不敢樱其锋芒。

    但夏无忌只是用剑身不断拍击鞭子,却恰到好处将梅超风的进攻化解。

    若说梅超风的白蟒鞭法是一头择人而噬的恐怖白蟒,那么夏无忌的就是熟练的捕蛇人,任由白蟒如何凶恶,也能轻易扼住其七寸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