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33章 下卷到手
    “对啦,梅超风,九阴真经呢?拿出来让我们瞧瞧。”黄蓉道。

    梅超风嘴唇微颤,嗫喏道:“九阴真经下卷……已被我那贼汉子,也就是你陈玄风师兄烧了。经文……刺在他的胸腹上……他死之后,我将他胸口皮肤剥了下来,随身携带。”

    说话间,她用发颤的手臂,自怀里捧出一张皮卷:“这本是师父所有,我和贼汉子偷盗出来,对不起师父他老人家,小师妹你带回去,交给师父吧。”

    她自硝制好这人皮真经后,便将其视为陈玄风的替身,随身携带。旁人莫说想要这卷人皮经,就是看一眼也要被她刺破双眸。

    只是梅超风本就对黄药师有愧,旁边那“欧阳哥哥”的武功又深不可测,梅超风即使再舍不得真经,也只能将它交出来。

    一听九阴真经是由人皮制成,黄蓉就心头发毛。这重口味的东西,她哪愿意用手去接,娥眉微蹙:“你将经文摊开,放在地上,我们看看就是了。你们犯了错,还是自己交给爹爹吧。”

    梅超风双手微颤,先将衣襟铺地,再将皮卷镂刻文字、图录的一方展开。

    夏无忌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他一目十行的扫过经文,也不深究,只是先凭过目不忘的记忆,将经文记下,日后再慢慢修炼。

    至于黄蓉,她对武功兴趣一般。九阴真经对她而言,并不如何珍贵。

    更何况,她若想学九阴真经的武功,等夏无忌练好了,让他教导,岂不更好?

    未防止错漏,夏无忌反复看了三遍,确认无误后了,向黄蓉点了点头。

    黄蓉道:“梅超风,我们瞧完了,你收起来吧。”

    “多谢师妹、多谢妹夫。”

    见对方果真没有夺走人皮经,梅超风心头不禁生出感激之意。这人皮经对她而言,意义非凡。

    黄蓉又有些苦恼道:“欧阳哥哥,梅超风不能行走,这里距此桃花岛万里迢迢,只怕这一路多有困难。”

    夏无忌笑道:“自古医毒不分家,我既然会下毒骇人,自然也会治病疗伤,更何况现在我先还学了九阳神功。”

    九阳神功近乎全能,攻守兼备,还又抗毒,治疗各种暗伤、真气淤积的作用。

    经过这段日子的修炼,夏无忌的九阳神功虽未臻至大成,还欠一些水磨功夫,但用来治疗梅超风的伤势,却还绰绰有余。

    随着夏无忌将九阳真气缓缓渡入梅超风的身体中,又施展了几手金针度穴的功夫。

    梅超风只觉身体一轻,双腿微微发痒,真气的流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圆融无阻。

    她站起身子,尝试行走几步,已与常人无异。

    “多谢欧阳公子。”

    梅超风抱拳道谢,心头百感交集。

    她身子前所未有的轻灵,连同心神上的阴霾也似乎在这一刻一扫而空。假以时日,未尝不能更上一层楼。

    但可惜,一旦回到桃花岛,就可能被师父一掌拍死,时日无多矣。

    “欧阳哥哥,戏看完了,人也寻找了,我们回客栈吧。”黄蓉打了个哈欠道:“熬夜可是女人的天敌,要睡觉啦。”

    夏无忌打趣道:“熬夜是女人的天敌,不如我们通宵。”

    “通宵你个头啊,回去啦~”

    也不管梅超风如何想法,夏无忌招呼一声,就带着黄蓉和梅超风离开赵王府,一路返回投宿的客栈。

    黄蓉洗漱一番,就跑去休息睡觉了。

    夏无忌得了完整的九阴真经下卷,倒是颇为兴奋,揣摩专研起来。

    至于梅超风,就住在夏无忌的隔壁,并未严加监管。

    以夏无忌的功力,方圆十丈范围的风吹草动,都会被他立刻察觉。

    更何况,他此前输入九阳真气在梅超风体内时,打入了几道特殊劲气,不怕她逃走。

    翌日,清晨。

    三人洗漱一番,吃过早餐后,就打算离开中都,南下江浙,回桃花岛去。

    还未出城,就听得隔壁街上喊声大作,兵器交击声、受伤惨叫声不断传来。

    “欧阳哥哥,在打架,又有热闹瞧,我们快去看看。”黄蓉一幅兴致勃勃的样子。

    “想来是郭靖他们和赵王府的人火拼起来。”夏无忌猜测道。

    三人穿过巷子,来到了隔壁街上。

    这条街上聚着一大堆金国士兵,莫约有数百人之多。领头者是一位头戴王冠,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想来就是完颜洪烈了。

    在他麾下有不少熟面孔,梁子翁、沙通天、侯通海、彭连虎、灵智上人等高手位列其中。

    而与他们争斗的,大多也是熟人,郭靖、杨铁心、穆念慈、“铁脚仙”王处一,以及数年未见的江南七怪。

    此外,还有三张生面孔,分别是一个锦衣少妇和两个道士。

    夏无忌略一回忆,就猜测出了这三人的身份。

    锦衣少妇应是包惜弱,至于另外两个道士,就是“全真七子”中的丘处机和王处一了。

    他仔细一瞧,这包惜弱姿容秀美,不施脂粉,自有一股成熟娇柔的风韵。

    丞相,我悟了。

    在这一刻,夏无忌竟生出要当杨康爹的想法。

    爸爸的快乐你不懂。

    难怪她能令完颜洪烈魂牵梦萦十来年,也并非没有缘由。

    只可惜,这完颜洪烈虽有丞相一样的癖好,但手段却差的太远。

    丞相能够弄上手,他就只能弄手上。

    “欧阳哥哥,你朋友和比武招亲的小姑娘有危险了。我们去把那群金人揍一顿。你看好不好?”

    黄蓉双眼放光,扯了扯夏无忌的袖口:“对啦,诗号你想好没有,待会我们要一边念诗号,一边登场,一定威风得很。”

    夏无忌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错啦,我们不是去揍人,我们是去讲道理,同他们所有人讲道理。”

    “讲道理,讲道理。”黄蓉拉着夏无忌向街上走去,急不可迫道:“我们快去和他们讲道理。”

    “不急。”夏无忌笑道:“现在还不是最佳时间,要等局势蹦不住的时候,我们再如神明般从天而降,同他们讲道理。”

    “哦哦。”黄蓉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