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39章 黄药师 傻姑(求推荐票)
    落英神剑掌本是黄药师所创,由他本人施展出来,远胜黄蓉数倍不止。掌法中的神髓,就是夏无忌也比不上。

    但见气流激荡,掌影漫天,虚虚实实,尽数朝夏无忌笼罩过来。

    掌还未至,掌风就吹得他衣裳猎猎作响,好一阵沙石纷飞。

    老丈人考究夏无忌的功夫,他自然不可能用“横空挪移”闪躲过去。

    风声爆响中,夏无忌嘴唇微抿,眉眼低垂,显示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千钧一发之际,但见他双掌开阖,衣袖飘飞,幻化出千百道掌影,似有一尊千手千眼的观音降临禅院之中,不闪不避,朝着黄药师的落英神剑掌对拼过去。

    嘭!嘭!嘭!嘭!!

    半空中不断有惊雷炸开,连绵不绝,劲气溢散开来,如劲风狂飙一般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黄药师身形一震,化掌为指,锋锐如剑,刺向夏无忌胸口要穴。

    这简单明了的一刺,却是用出了他自创绝学“玉箫剑法”,明为一刺,暗中还有好几手精妙后招,随机应变。

    而夏无忌则是化掌为爪,气度飘然,态拟神仙。

    他双手挥舞,五指如钩,锋锐的气息喷薄而出,空气一阵颤鸣。

    梅超风虽已眼瞎,但耳朵灵便,已分辨出夏无忌使出的是九阴神爪。

    但不论是出手的速度,还是凌厉变化,非但远远胜她,而且充满了堂皇大势,是正非邪。

    不禁心中悚然,这才过去多久,他对九阴神爪的理解,竟又上了一层楼。

    当当当!!

    “玉箫剑法”与“九阴神爪”碰撞,竟发出宛如兵器交击的声音。

    场中,那一柄“玉箫神剑”变化万千,剑式潇洒俊雅。更不时催动“弹指神通”的劲力让空气嗤嗤作响。

    但“九阴神爪”宛如一睹高墙大坝,任由神剑变化,劲气狂飙,却依旧被击溃而回。无法越过大坝,也无法将大坝冲垮摧毁。

    更有一股劲力,反震回来,侵入黄药师的手指筋脉。

    黄药师虽即使的将劲力化解,但依旧惊讶不已。

    这小子出去一趟,不到一年的时间,武功竟精进到了这种地步,就连内力也比此前强悍了不止一星半点。

    “不错,出去一段时间,总算没有虚耗光阴。”

    黄药师不再出手,翩然退回积翠亭中,双手背在身后,一派潇洒,半点都看不出身后微颤的手指。

    夏无忌抱拳道:“多谢岳父大人指点,与岳父大人交手一番,小婿此前许多不明之处,只如拨云见日,茅塞顿开。”

    离开桃花岛的这数个月以来,他的实力精进不少。但苦于没有可以匹敌的对手,也没有名师指点,免不得生出许多疑虑。

    和黄药师一番交手,印证所学,倒是让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黄药师轻捋胡须,神色淡漠:“你武功在年轻一辈中,也算少有,但切莫骄傲自大。”

    “女婿懂得。”夏无忌又抬起头来,目光中流露出继续灼热的战意:“小婿这一路所得颇多,还望岳父大人再指点一番,成全小婿。”

    黄药师嘴唇微颤,面无表情,衣袖一挥,沉声道:“不要什么事情都倚靠我们这些长辈,你们晚辈也要懂得自己思考,否则武功盖世,又有何意义?”

    这欧阳小子是武学天才,与五绝高手想比,除去交手经验外,他也就只有两个薄弱处、

    一来是劲力刚强有余,变化不足。二来则是功力还不够深厚,他年级尚轻,而内功这种东西却是水磨豆腐,急躁不得。

    可这一次夏无忌得了降龙十八掌的神髓,又学了九阳神功,已然将两个漏洞补上了。

    黄药师先前与夏无忌一番交手,非但没有占到半分便宜,反而还把自己手指震伤了。

    再打下去,就可能在女儿面前出丑。

    夏无忌还要再请教,一个穿着花布衣裳的女子,唱着儿歌,蹦蹦跳跳的来到了积翠亭前。

    “爷爷,傻姑,把棋盘,带来啦!”

    女子的手里拿着棋盘,露出一脸傻笑,手中拿着棋盘,一向面无表情的黄药师则是赏了她一个赞美的微笑:“嗯,做的很好。”

    “爹爹,这个姑娘是……”黄蓉疑惑道。

    “他是你师兄曲灵风的女儿。”黄药师眼神微黯,又朝傻姑道:“这两人是你的姑姑、姑父。”

    傻姑甜甜的叫了一声:“姑姑,姑父。”

    夏无忌、黄蓉含笑回应。

    “曲师兄呢?”黄蓉又道。

    “他死了。”黄药师面无表情道。

    这轻飘飘的三个字,却宛如山岳般沉重、整个积翠亭的气氛不由得沉寂下来,给人一种阴云密布的感觉。

    原来,自夏无忌和黄蓉离开的两个月后,黄药师也终于沉寂不住,坐船离开桃花岛,前往中原游历了一趟。

    这一路上,他遇到了洪七公、也带回了傻姑。

    洪七公告诉他,“欧阳小子”武功精进惊人,只怕下次华山论剑,他们几个老东西,只怕就是陪衬。

    也是因此,黄药师生出了试探之心。

    至于傻姑,黄药师后悔当年一时意气用事,迁怒无辜,累得弟子曲灵风命丧敌手,因此收养傻姑,发愿要把一身本事倾囊以授。

    可是傻姑当父亲被害之时大受惊吓,坏了脑子,不论黄药师花了多少心血来循循善诱,总是人力难以回天,别说要学到他文事武功的半成,便要她多识几个字,学会几套粗浅武功,却也是万万不能。

    听得曲灵风死讯,跪伏在地的梅超风身子一颤,早已瞎掉的双眸,垂下两行浊泪。

    若非她和陈玄风盗走九阴真经,也不让曲师兄这般下场。

    “欧阳小子,来和我下棋。”黄药师坐在竹椅上,将棋盘摆下。

    “围棋?”夏无忌挠了挠头道:“论围棋造诣,我可不是岳父大人的对手,甘拜下风。”

    “不,五子棋,这次还是你先走。”

    该是报仇雪恨的时刻了!!

    黄药师手执白棋,回想起这段时日挑灯夜战,苦心专研,不禁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

    ……

    ps:求推荐票,求打赏,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