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40章 欧阳锋到来
    夏无忌输了,一连三局,输的干净利落。

    不过这在他的意料之中,倒也没有多少失落可言。

    一来因为黄药师的棋力增进不少,二来如今正是求婚的关键时刻,他不好气老丈人。

    若这老丈人还要无理取闹,再叫他尝尝厉害也不迟。

    至于黄药师,他内心喜悦几乎快要压制不住,面上显露出一副波澜不惊表情,用教训后生的口吻道。

    “此前让你侥幸胜了几局,以至于你却妄自尊大,自以为是,却不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今日老夫稍微认真,便将你杀个落花流水。其中的教训,你可曾记住。”

    夏无忌低眉顺眼道:“我记得了。”

    接着,黄药师要仗着长辈+赢家的双重身份,给夏无忌来了长达一刻钟的说教。

    等黄药师说完,夏无忌吐出一口气,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道:“岳父大人,这就是另一册九阴真经,小婿已誊抄下来。”

    黄药师接过册子,随意翻阅了一下,脸上露出甜蜜、痛苦、后悔等情绪,似是在追思过世的夫人。

    过了好半响,他才长长吐出一口气:“蓉儿,把你们出桃花岛之后的事,讲给我听听。”

    黄蓉嘻嘻一笑,轻启朱唇,将戏右相、观藏书、遇七公、偷绝技等事一一到来,妙语连珠,就算是寻常小事,也说的津津有味。

    待将所有事说罢,黄蓉拉着黄药师的衣袖,红着脸蛋:“爹爹,欧阳哥哥得了九阴真经下卷,通过了你的三道考验,莫非你还想出尔反尔?”

    黄药师沉吟片刻,心头暗叹一声,揉了揉黄蓉的秀发,道:“你爹爹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又岂是出尔反尔之辈。五日之后,良辰吉日,就把你们的事情办了吧。”

    “谢谢爹爹。”黄蓉欢呼雀跃,又蹦又跳:“爹爹最好啦。”

    夏无忌微微错愕,怎这一次就如此痛快爽利,而且五天之后就把婚事办了,未免太过急躁了一些。更何况他叔叔还在西域,千山万水,如何赶来?

    “我早就下了请柬给老毒物,这两日,就该到了。”

    黄药师似乎看出了夏无忌的心思,面容冰冷道:“我与他多年未见,本是请他来一叙。与你婚事无关,不过凑巧。”

    今天的黄药师,依旧是个骄傲的黑长直。

    夏无忌面露喜色,长拜到地,朗声道:“小婿夏无忌,拜见岳父大人。”

    此前虽也叫黄药师“岳父大人”,但多带着玩笑的成分,而这一次却多了几分郑重。

    黄药师哼了一声:“我去叫人准备婚事,蓉儿和我一起。”说罢,带着黄蓉大步离开。

    夏无忌怔怔的看着回头向他甜笑的黄蓉,幸福、期待、喜悦等情绪一齐涌来上来,略微还带着一点惶恐。

    现实世界一世,大周王朝一世,射雕一世。

    活了三世,终于摆脱单身狗的身份了。

    从今往后,他也可以指着别人的背影说:“你看,那人好像一条狗。”

    ……

    两天后,一艘帆船破海而来,装着许多华贵之物,船头站着一位高鼻深目,虬须如针,身材魁梧,手持一条蛇首长杖的白袍男子。

    他英气勃勃,目光锋锐如电,脸上却挂着一丝不可抹去的笑容。

    他正是西毒欧阳锋。

    一想起“侄儿”的婚事,欧阳锋心头就无端多出几分喜意。

    在他看来,他那“侄儿”近乎完美。武功高强,聪明绝顶,也知道孝敬他这个“叔叔”。

    而且用情极深,不好女色。

    以白驼山庄在西域的影响力,还有自己调药制毒的功夫,只要“侄儿”愿意,就是夜夜做新郎,也轻而易举。

    但这“侄儿”却偏偏喜欢个黄毛丫头,将天下女子视若尘埃,年年都要往桃花岛跑一趟

    这让欧阳锋又是欣慰,又是叹息。

    欣慰的是“侄儿”与他一般,是个痴情人。叹息的则是,如此痴情,易生憾事,一旦有何意外,便要痛苦终生。

    就如自己,又如黄老邪。

    而且欧阳家传到了侄儿这一辈,已是单传,若他有个好歹,又没留下后人,欧阳家岂不绝后了?

    大船尚未靠岸,欧阳锋便瞧见了“侄儿”在朝他挥手。

    欧阳锋哈哈一笑,纵身跃下帆船,在水面轻轻一踏,海水轰然炸开,掀起一团水浪,而他借着反震之力,掠出三丈开外。如此几踏之后,距离岸边已不过是咫尺之间。

    “乖侄儿,吃我一掌!”欧阳锋凌空一掌,以上击下,向夏无忌按了过来。

    夏无忌哈哈一笑,不闪不避,同样一掌拍出。

    轰!!

    双掌交击,半空中一声惊雷般的霹雳炸响,地面沉沉塌陷,无数泥土拔地卷起,如同一睹厚厚的土墙。

    “好小子,现在竟然比我都还要厉害几分。”

    两人硬拼一掌,欧阳锋气血翻腾,“蹬蹬”退了两步,脸上却浮现出喜意。

    那位长辈不期待自己的后人越厉害越好?

    “可惜了,下次华山论剑,我怕还是夺不到天下第一的名头了。”欧阳锋摇了摇头,脸上却没有半点惋惜之意。

    “华山论剑、天下第一”向来是他的执念所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但若得了这名头的是欧阳克,那他则是满怀欣慰,甚至比自己得了还要高兴许多。

    “叔叔说笑了,我还差得远。”夏无忌谦虚道。

    这一对“叔侄”多日未见,相谈甚欢,一边走,一边聊。

    等谈到结婚成亲时,欧阳锋脸上显露出犹豫之色,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

    夏无忌道:“叔叔,你我之间,还有何见外?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欧阳锋咳咳两声,脸皮竟有些燥热:“你年级也不小了,马上就要结婚了,我想和你云雨巫山,洞房花烛的事。”

    却是他突然响起,这侄儿还是个“雏”,连青楼也没去过。

    若是洞房花烛,喝了交杯酒,两人和衣而睡,可就尴尬了。

    夏无忌拍了拍胸口道:“好的,叔,你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尽管没有实际操作,但他理论知识很丰富。

    欧阳锋:“……”

    ……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