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41章 拜堂成亲
    桃花岛,清洗一新,里里外外都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的模样。

    一间粉红的闺房中,黄蓉素手解开腰带,身上如雪的白衣一点点褪下,显露出美玉般的肌肤,闪露着晶莹玉润的色泽。绣鞋罗袜整齐的叠在一旁,弓起一双欺霜赛雪的玉足,跨入满布花瓣的浴桶中。

    她蜷缩起修长的身子,渐渐没入水中。却不由得回忆起,十年前,两人在桃花树下初遇时的情形。

    桃花朵朵,落英缤纷。

    一个身着白衣的小男孩,正在桃林中漫步,忽觉身后似有异动传来。

    小男孩转头一看,却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正从一颗桃树后探出头望向小男孩,一双大大的眼睛清澈极了,透露出天真稚气和几分顽皮。

    小男孩走过去,那小女孩像是受惊的兔子,立刻将头缩回树后,而后又慢慢的探出脑袋。

    小男孩笑道:“我叫欧阳克,是和叔叔来桃花岛拜访黄老前辈的。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明明年龄不大,却带着玩世不恭的姿态。

    小女孩见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随即胆子大了起来,掐着腰,娇声道:“我叫黄蓉,你要叫姐姐。”

    “可我还是喜欢叫妹妹一些。”小男孩哈哈一笑,挥袖摘下一支桃花:“初次见面,且一枝桃花,聊表心意,万勿嫌弃。”说着,就将这支桃花插在她的发间,人面桃花相映红。

    小女孩脸蛋一红,她从小到大,还未出过桃花岛,也不曾受人礼物,扭扭捏捏道:“谢谢。”

    十年时间,一晃而过,两人无数相处的画面,在她脑海中闪过,有甜蜜,有高兴,还有生气……

    “讨厌的欧阳哥哥,明明是我家的桃花,还摘下来送给我。”

    黄蓉嘀咕一声,脑袋慢慢沉了下去,在水面留下一连串的水泡,心头却被一种名为幸福的东西侵满。

    过了不久,有侍女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小姐,时间差不多了。”桃花岛向来只有聋哑仆人,这次欧阳锋为了让婚礼进行的隆重一些,就从西域待了不少仆从婢女。

    她自水中站起,颗颗水珠从肌肤上滚落,踏出水桶,擦干了水珠。

    床上,叠好了凤冠霞帔。

    黄蓉一一装扮好了,招呼外面的侍女进来。

    她坐在台前,长发如瀑布般倾泻,侍女为她整理一番,将头发挽起,由衷的称赞道:“小姐,天下间真的再也造不出比你更美的新娘子了。”

    黄蓉本就是倾国倾城的绝色,此时身着霞披凤冠,那幸福与期待更是从她心头流露出来,染红了脸颊,她带着甜美的笑容,娇声道:“谢谢。”

    侍女为黄蓉略施粉黛,便道:“小姐,我为你盖上盖头吧。”

    “嗯。”

    再掀起盖头时,看到的就是那人了。

    ……

    夏无忌在两个仆人的服侍下,穿上了一身新郎官的大红衣袍,整个人显得精神抖擞,容光焕发。又有仆从牵来骏马,亦是披红挂彩。

    装扮整齐之后,夏无忌翻身上马,由仆从牵好,向桃林深处的庄园方向行去。

    马蹄踏过落英缤纷的桃花小径,来到了张灯结彩的庄园前。

    桃花岛原本刃口不多,甚是冷清。但欧阳锋却为这场大婚带来不少仆从,极为热闹了,随处可见迎宾仆人,面上也都带着喜意。

    少主成亲,他们自然少不了一番赏赐,能低平日半年积蓄,恨不得让这欧阳少主天天成亲,夜夜新郎。有庄主这个毒道宗师,调理身体,也不怕把身子掏空。

    夏无忌推开房门,目光向内望去,不由得心跳加速,砰砰砰的急跳不停。

    黄蓉就站在他面前,一身嫁衣,披着红盖头,看不清面容,却依旧给他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侍女笑着将一只红绸交给夏无忌,另一端递给黄蓉,让她握在手中。

    夏无忌牵着红绸,将黄蓉一步步引下楼去。

    同时鞭炮奏响,笙箫齐鸣,显出一片欢喜热闹之意。

    喜堂上,红烛高起。

    除了这对新婚夫妻外,整个喜堂的人并不多。除了主持婚礼的司仪外,就只有黄药师、欧阳锋和傻姑了。

    至于梅超风,至登登上桃花岛后,就一直跪在积翠亭外。黄药师也不管她,只当不存在。

    倒是欧阳锋谴人送了些食物、饮水,绝不是因为他好心,而是怕她支撑不住,晦气了婚礼。

    此时,黄药师和欧阳锋坐在首位,脸上也显出喜意。

    尤其是欧阳锋,那一张老脸都快要笑烂了。他一身中如此快活的时刻,寥寥可数。

    待夏无忌和黄蓉入了堂,司仪喊道:“一拜天地。”

    夏无忌、黄蓉应声跪下,叩拜天地。

    这一拜,谢天地,能在茫茫人海中,相知相遇。

    司仪又喊道:“二拜高堂。”

    夏无忌与黄蓉向正襟危坐的黄药师、欧阳锋行礼。

    这一拜,谢父母,生养三丈红尘里,教文习武。

    司仪喊道:“夫妻对拜。”

    两人相对而拜。

    这一拜,谢彼此,生死契阔,山盟海誓。

    “送入洞房,礼成。”

    夏无忌引着黄蓉向新房走去,这也是不大宴四方的好处。

    不必喝得烂醉如麻,不必闹洞房……

    “老毒物,来喝酒,今日不醉不归。”黄药师看着一堆信任,神情复杂,有欣慰,有失落,有高兴……

    欧阳锋哈哈一笑,十分痛快:“好,黄老邪,今日咋们不醉不归。”

    他们都属高唐,但一个是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一个是自家的猪拱了颗白菜,心情各不相同。

    另一边,夏无忌和黄蓉一走入洞房之中,帘帷、被子一类皆是红色的喜庆。

    夏无忌将她引到窗边,胸口砰砰跳动,就算曾经剑法大成时的心情,也不及此时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

    他身心一口气,慢慢的揭开了她的红盖头。

    ……

    ps:哈哈,人生四喜,洞房花烛,祝各位单身的书友也早日摆脱单身,成家立业、结婚的书友夫妻和睦,事业有成。

    那么接下来,是该省略呢,还是省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