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无尽归一 > 第四十四章:善恶无关
    华山论剑之期已近,夏无忌同黄蓉也早早离开桃花岛,一路游山玩水,向华山而去。

    两人许久未出桃花岛,倒是游玩起了兴致,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到了华山脚下。

    他们沿着山道一路向上,忽听一声疾呼:“还我儿命来。”紧接着就是一阵打斗声。

    夏无忌和两人对视一眼,施展轻功,赶了过去,却见山道尽头,一个白须老者和头花发白的女子缠斗一起。

    那老者个头不高,红脸膛,样貌不起眼,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衫,却没有半点受冻的模样。出手之间,凶悍无匹,竟是与五绝匹敌的高手。

    那女子鬓边白发,额头满布皱纹,面颊却如凝脂,颇为白嫩,一张脸以眼为界,上半老,下半少,却似相差了二十多岁年。

    武功不高,却怪异得很,滑如泥鳅,虽非老者对手,但一时半刻也解决不掉。

    “瑛姑,你在做什么?要打着老头吗?”忽的又有一道身影飞来,轻功高妙,嬉笑如顽童,不是“老顽童”周伯通还能是谁?

    白发女子是瑛姑,那老者想来就是“铁掌水上漂”裘千仞无疑。

    裘千仞见老顽童赶来,心头一凛。老顽童武功比他只强不弱,与瑛姑联手,就算此番逃得了性命,但功力消耗,只怕也无缘“华山论剑,天下第一”。

    忙喊道:“疯婆子,你缠我做甚?我与你有何仇怨?”

    瑛姑叫道:“还我儿子的命来!”

    裘千仞道:“甚么儿子不儿子?你儿子丧命,跟我有甚相干?”

    瑛姑冷冷道:“哼,那晚上我没瞧见你面貌,可记得你的笑声。你再笑一下!笑啊,笑啊!”

    当年裘千仞乔装改扮,夜入皇宫伤瑛姑孩子,原意是要段皇爷耗费功力,哪知段皇爷竟忍心不加救治,如今却因为大笑声被瑛姑识破。

    “你这冤家,快来助我,这便是杀死我们孩子的凶手。”瑛姑叫道。

    “好。”周伯通果然面色一冷,正要欺身上前,那裘千仞却生出急智,一拍手道:“我上华山,为的是争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哼哼,你们竟想合力伤我,好先去了一个劲敌,这等奸恶行径,亏你们干得出来。”

    周伯通心想这厮的话倒也有几分在理,说道:“好,待到了山顶,我再单打独斗,取你的狗命。”

    瑛姑却厉声叫道:“死冤家,对付这等恶人,何必讲的太多。”

    老顽童犹豫起来,裘千仞冷笑一声就要离去,却忽听一声郎笑:“老顽童,你不出手,那我来帮你料理。”

    三人眼前一花,就见一对俊男靓女飘然而来。

    “小毒物,小黄蓉,你们也来华山了。”老顽童喜不胜喜,拍手大笑。

    原本冷若冰霜的瑛姑,也对夏无忌、黄蓉盈盈一礼。她早已知晓,老顽童之所以回心转意,前来寻她,就是因为夏无忌的开导。

    “哪来的小杂种,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裘千仞历喝一声,身子突掠,左掌在右掌上一拍,右掌斜飞而出,虎虎生风,直击夏无忌小腹。这是他铁掌功的十三绝招之一,叫作“阴阳归一”,最是猛恶无比。

    他怕变故横生,故而想用此招将夏无忌轰下华山,摔个粉身碎骨,而他则趁势逃走。

    “还敢骂我!!”夏无忌眼睛一瞪,不闪不避,一拳轰击而出。

    轰!!

    刹那间,一道惊雷般的轰鸣声,忽的从两人的拳掌交击中爆发出来,显示出无匹的威能。

    这裘千仞武功在这方世界也算登峰造极,足以与五绝高手媲美。

    但夏无忌在上桃花岛前,就只逊五绝一筹。如今两年过去,得了诸多奇遇,实力精进,又岂是裘千仞能抵得过?

    裘千仞浑身一震,只觉一股无匹巨力传来,虎口生疼,双袖破裂开来,绽裂成漫天碎蝶,双脚猛然一沉,那千锤白磨的石阶绽出蛛网般的裂痕,密密麻麻的向外扩散而去。

    “这小子年纪轻轻,我倒不信他还能胜我不成?”

    裘千仞面色一沉,猛一咬牙,数十年苦修的精纯内力远远不断的涌入手掌中,好似山崩海啸一般的爆发出来。

    在他瞧来,夏无忌年幼,纵然一时占得上风,但功力尚浅,变化不足,绝非自己对手。

    放在两年前,夏无忌的确要输给裘千仞。但如今却是另当别论,他嘿嘿一笑,拳头中再次爆发出无匹的劲力,连绵不断,重重叠叠,一浪猛过一浪,一浪汹过一浪。看似简单的一拳,却蕴含了八重劲力,超乎凡人想象。

    只抵下前面四重劲力,裘千仞红润的变得就变得惨白起来,怒目圆瞪,手臂微颤。

    轰!!

    剩下四重劲力一同爆发开来,宛如怒涛骇浪,无可抵御。

    裘千仞“哇”的一声,吐出鲜血,双臂爆发出抄豆一般的啪啪骨裂之声,踉跄向后退了数步。

    对于这种丧心病狂的武林败类,夏无忌自然不会有半点留手。

    事实上,若以裘千仞的武功,少说也能和夏无忌斗上五十来招,可谁让他轻敌大意,毫不将夏无忌放在眼中。

    瑛姑就要出手,料理这杀子仇人。

    “等等,你们为何要杀我?”裘千仞重伤,再出急智。

    瑛姑咬牙切齿道:“你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

    裘千仞仰天打个哈哈,说道:“若论动武,我独个儿不是对手。可是说到是非善恶,嘿嘿,裘千仞孤身在此,哪一位生平没杀过人、没犯过恶行的,就请上来动手。在下引颈就死,皱一皱眉头的也不算好汉子。”

    周伯通与瑛姑对望一眼,想起生平恨事,各自内心有愧。

    黄蓉低头暗思,欺骗作弄别人,屈指难数,乃至于杀人放火,这一路也和欧阳哥哥做过不少。

    夏无忌嘿笑一声,上前一步,一掌向他拍下。

    “分个屁的是非善恶,我杀你,只因未我想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