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风起江陵 > 第3章 布局
    五大国中,属中庆国军事实力最弱,但因为地处中心,与四大国接壤,贸易多,经济最为发达。所谓唇亡齿寒,四国中的任何一国都不允许其他三国对中庆有想法。这也助长了中庆国君危商的气焰,时常在各国贸易关税上搞问题。因为怕其他三国多想,各国都睁只眼闭只眼。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十年前,五国会谈,危商提出以后在中庆国内贸易,必须以中庆国的钱币或者黄金白银为贸易结算,其他国家铸造的铜币中庆不再使用,气得南蛮国主朱刚烈破口大骂:

    “你大爷的,真把自个当中心了,要没有你,哪来那么多破事!”

    所谓一言惊醒梦中人,朱刚烈话一说完,除了危商仍在嗷嗷叫之外,其他三国均是一言不发,朱刚烈也沉默了。

    一个月后,四国联军长驱直入,攻进淮州,距离金陵仅一步之遥,危商这才知道自己犯的错有多大,连忙派使者出使各国,又是割地又是赔款,好说歹说才让四国撤军。

    四国本意上是既然你不听话,索性就分了你,进军前新地图都画好了。但是分之后又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四国之间没了缓冲带,真打起来了直接就是正面硬刚,胜负不好说。驻守边境的士兵又多了,国库开销也大。

    既然现在中庆求饶了,地就不要了。中庆与四国接壤的边境中刚好各存在一个小国,东帝提出,中庆在四方各划出百里地,由这四个小国接管,四小国各附属四大国,是独立国,也是附属国。其他三国没意见,新的领土界线划好之后,四大国拿了钱,各回各家了。

    这场闹剧最终以四小国获利最大,东边的小国东盛国君感激涕零,为表忠心,更是改国名为东附,其他三小国也纷纷效仿,改名西附、南附、北附。四小国就像暗部一样,密切监视着中庆国边境的一举一动。危商从此收起尾巴,唯唯诺诺,一心搞经济,日子过得倒也奢靡。

    话分两头,此时距离北狄第一大臣海月出城已经十天。东戎大都紫荆城内,东帝倚坐在龙椅上,正与暗首三元里对弈。虽是古稀之年,东帝的眼神却是犀利依旧,纹丝不动地观着棋盘,思索着下一步的走向。

    三元里率先开口:

    “陛下,北狄的探子来报,正如陛下所料,海月侯已出双龙城,目前正往江陵方向走。”

    东帝面无表情,缓缓说道。

    “西夷的暗影到北附没有?”

    “已经到了,十名擅长追踪的暗影,加上我们这边,二十人已经在上京汇合,由西夷的破军统领。”

    “弄清那丫头的行踪没?”

    “只知道往江陵方向走,探子称海月侯只身一人出行,具体路线未知。”

    “嗯,剩下的事交给西夷,朕听说漠北天池有巨兽出没,你带几个人潜入北狄查探,别闹出动静,查清那巨兽是什么就回来。”

    三元里疑惑,东帝似乎对刺杀北帝的亲妹妹,五国十大高手排名第三的海月侯此事漠不关心,倒是关心起一只所谓的巨兽,居然还让自己亲自前往,要么是他老糊涂了,要么是东帝老糊涂了,两个人总有一个脑子不清醒,自己还知道一加一等于二,糊涂的那个应该是他。心里这么想,嘴上还是说了一个“是”。

    东帝见三元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笑着说道:

    “老东西,你是不是也觉得朕老糊涂了?”

    三元里慌忙掩饰:

    “臣不敢,是臣老糊涂了,未能理解圣意!还请陛下明示。”

    东帝笑着起身慢行,三元里跟在身后。

    “论武功,朕不如你;论智谋,你不如朕;论武功与智谋,朕与你都不如那个丫头片子。

    缓了一会,东帝接着说道:

    “世人只知道海昏跟海月这两兄妹,武功历代帝王中空前绝后,连暗部都不需要,却不知道论智谋,这两兄妹更是智星在世,你以为北帝真的昏庸,那只是大智若愚。至于海月这丫头,年纪不大,心智却远非朕能所及,这五年来,朕对北狄的所有行动,但凡被这丫头知道的,无一不能避免的都失败了。”

    “那陛下为何这次能把她引出双龙城?”

    “朕想了五年,从这丫头十八岁想到她二十三岁,悟出了一个道理,聪明人往往对自己自信万分,但偏偏有时候就被这种自信害了,这就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北狄没有暗部,却有比暗部更强的探子,她在朕身边安插的探子,朕有些不知道,而朕在她那边安插的探子,有些她也不知道。你知道得帝星者得天下这句话是从哪里流传出去的吗?”

    三元里先是摇头,随即恍然大悟。

    “莫非……”

    “不错,二十年前从朕这里流传出去的。朕布了一个局,原本是打算对付南帝朱刚烈的父亲嘉靖帝的,奈何这老东西没朕活得长,还没等朕出手就死了。没想到今日倒用在北狄上了,这丫头十年前就知道帝星之事起因由朕,为此想了十年,追查了十年都不明白朕要做什么,其实朕什么都没做。十年是一个聪明人的极限,如果有一件事想了十年都没想明白,那么只要有一丁点机会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哪怕知道是阴谋,聪明人也会义无反顾,尤其当朕的探子告诉她朕找到了帝星,而她的探子也发现朕确实找到了帝星,也确实被西夷暗部抢走的时候,这丫头的思绪彻底乱了,才会做出前往江陵的打算。”

    “陛下如何确保海月侯不知这当中的秘密。”

    “第一,对付嘉靖帝之事,朕从未对其他人说过,谣言传出之日,嘉靖帝刚好暴毙;第二,这丫头练功走火入魔,朕派人观察了她很久,发现除了定期发病外,但凡她思绪有所不定时同样会发作,这一点,估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东帝说完,嘴角上扬,三元里心中暗叹:

    “这老东西,说了大半天就是不说引出海月后下一步的计划,城府也太深了……”

    东帝表情突变。

    “老东西,是不是又在心里偷偷骂我!”

    三元里慌忙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