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风起江陵 > 第4章 初遇老白
    双龙城不仅是北狄的帝都,同时也是北狄面积最大的城市。自从海昏继承皇位后,海月出城的时间就少了,事实上,她就没怎么出过双龙城。

    为了避免引人注意,海月选择一人独自出行。海昏侯的意思是让她女扮男装,奈何还有一个北狄第三美人称号的她天生丽质难自弃,不管怎样装扮,仍是被一眼看穿女儿身,索性就放弃了,贴了张假脸扮丑。

    双龙城是一块沙漠绿洲,四周全是沙海,穿过沙海后才能到达其他城镇。临行前海昏侯把自己的坐骑送给了她,海月走了大概五天,刚出人群就迷路了。没能在天黑之前赶到镇上,因为天色已晚,便在沙漠里过夜。

    虽为北狄郡主,从小养尊处优,海月的野外生存能力却还是有的,毕竟小时候跟着师傅学武,第一关就是自个在野外活下去,只是学成之后再也不需要,慢慢习惯了别人伺候。夜里饥肠辘辘,吃不惯干粮,便把马杀了,生起了火。

    烤肉的香味引来了一群沙漠狼,层层围住海月,碍于海月身边的火堆,狼群不敢直接攻击,只是不断的龇牙试探,形成一个包围圈。沙漠狼跟一般的狼还不一样,个体战斗力惊人还喜欢团队作战,别的狼出行捕猎都是三五成群,而它们是三五百成群,里三圈外三圈,一圈打完换一圈,哪怕是普通的武功高手,遇到了也苦不堪言。沙漠狼是夜行动物,白天遇不到,晚上逃不掉,寻常人被沙漠狼包围,基本是九死一生。

    海月自然不管这群畜牲,只顾着自己用刀割下一块烤肉细细品尝。沙漠狼见到嘴的肉进了别人的肚子里,顾不上火堆,一拥而上。没等海月出手,一炳飞剑伴随着嘶鸣声从天而降,落地时剑身的罡气四散向狼群袭去,顷刻间哀嚎遍地,狼群逃窜不见踪迹。

    一阵响彻天际的大笑声过后,一名侠客装扮的中年男子从天而降,单脚立于剑柄,双手交叉抱于胸前,双眼紧闭似在冥想,头发无风自动。海月撇了男子一眼,心中只道:

    “真能装。”也不管他,自个吃马肉。中年男子以为眼前的女子被自己帅气的出场方式,盖世的武功惊呆,所以忘记道谢。良久却发现女子毫无动静,气息平稳。这才慢慢睁开双眼,以一个自认为极其帅气的侧头转向海月:

    “姑娘,可否赏…口…肉…”

    话说一半,却被海月的面容惊得说不出口,因为是夜里,海月已经把那张丑脸卸下,精致的脸蛋在月光与火光映衬下,伴随着嘴角的窸窸窣窣,显得十分动人。世间若有天仙,大概也就这样。

    男子看呆了,海月见其如痴汉般盯着自己,更加心生厌恶。挥手一甩,一道凌厉的罡气便将火焰吹出三丈远,直奔男子而去。中年男子也不闪躲,只一个剑指便将罡气弹开,眼神仍是如痴如醉。

    海月一击未中,又一跃而起,拔剑直指对方胸口。男子踮脚向后,手起剑来,插在地上的剑瞬间驰于胸前,剑尖抵剑尖,海月只觉自己加于剑上的内劲如水波般散开,化解于无形,使不上劲,又丝毫未感受到对方的内劲,便一个翻身向后,重新打量眼前这名男子。

    此等内力,普天之下,除了自己的二哥,怕是只有传闻中的东戎上任暗首枭才有,想到这,海月不再大意,举起剑,做出应战的姿势。男子突然回过神来,征征地说了一句:

    “姑娘,在下没有恶意,只是讨口肉吃。”

    海月冷笑,随即动如闪电,再一次持剑向男子袭去,剑出残影。男子无奈,只能出手防守,长剑在剑指的控制下挡下了海月袭来的所有剑影,空爆声不断,男子全程只用了两根手指,海月却丝毫近不了身,见状又调整作战方式,后退十米,旋即奋力一击,万剑归宗。男子右手持剑,身前突然出现一个淡蓝色的防护罩,剑气打到上面却如落入水中,激起阵阵波纹,海月再次攻击,男子却如鬼魅般凭空消失了,待回头的时候,男子已经站在她身后。

    海月还想再攻击的时候,男子伸手打住:

    “姑娘好功夫,在下认输,不打了。”

    海月心中一颤,此人功法诡异得很,再打下去谁赢谁输还真不好说。索性便把剑放下,假意吃马肉,心中思索对策。男子见状,也凑了过来,坐在海月对面,见海月不再抗拒,便扯下一块马肉大快朵颐,嘴里不住地赞叹:

    “真香啊!”

    “说吧,你是谁,来这的目的是杀我吗?”

    海月开门见山地问。

    “我与姑娘无冤无仇,杀你干嘛?至于我是谁,我自己都不知道!”

    “不知道?”海月冷笑一句,明显不信。

    男子接着说道:

    “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哦!”

    “敢问姑娘芳名?”

    “吴双!”海月脱口而出,出门前已经想好了。

    “我这几天在这没事,给自己想了个名字,小白!”

    海月突然心生一计,不管这人是真疯还是装傻,倒不如假意与他同行,看他有什么目的,遇事自己也能少出手,省去不少麻烦,万一是真傻以后留着还有用。上一秒还是高冷女杀神,下一秒又装出一副无知少女崇拜大侠的样子,

    “老白,我要去东戎,你武功这么好,保护我好不好?”

    中年男子欣喜若狂,

    “好呀好呀!”

    他本来就没地方去,也不知道去哪。现在居然可以跟着美女一路,这是不是在暗示自己有机会?以他的长相功夫,日久生情绝不是问题。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海月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心里唾了一口。

    “呸!老色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