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风起江陵 > 第5章 天剑山庄
    距离走出沙海大概还需要五天的路程,海月让老白卸下一只马腿当备粮,剩下的挖个坑埋了,毕竟是自己二哥最心爱的坐骑,劳苦一生,不能就这么让它曝尸荒野。

    老白心想自己一代大侠,背着一根马腿多磕碜,奈何大侠难过美人关,吴双女神都开口了,自己也只能照做。一路上没遇到几个人,倒是老白一直絮絮叨叨,吴双听烦了。也总算弄清楚他的来历,按照老白的说法,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埋在沙里,出来后就一直在沙海里转悠,直到遇见海月。说来这奇怪,遇到海月之前,已经五天没吃东西了,饿归饿,倒也不影响身体机能,至于武功,他也不知道学得是啥,反正都是信手拈来。

    海月只当他吹牛,也不管他。两人一路走至沙海边境,马腿刚好吃完,只剩一根腿骨,海月打算拿回去还他二哥,就说路上马得病死了,也算是有个交待。沙海的边境有一座山庄,名叫天剑山庄,海月是知道的,北狄城内有名的江湖门派,庄主赛淳罡,五国十大高手榜排名十六,公认的天下第一剑,早年海月曾跟着北帝来过,赛淳罡跟老白一样,虽然爱吹牛又自负,但武功确实还可以。

    天剑山庄是赛淳罡一家老小以及亲传弟子住的地方,平日里都是大门紧闭,此刻却大门敞开,一片破败,似乎遭遇洗劫了。隔老远就闻到了一股腐败气味,海月与老白刚踏入大门,眼前是一副横尸遍野的景象。屋内一道剑气袭来,老白提起马骨往前一甩弹了回去。一阵炸裂声后,一男一女破顶而出,穿着打扮像是异域人,跟五大国的服饰大有不同。

    男的撇了海月一眼,用番邦话对女的说:

    “这两人似乎不是天剑山庄的!怎么办?”

    女的面无表情:

    “杀!”

    老白没听懂,海月倒是听明白了,这一男一女讲的是西秦话。之所以能听懂,是因为他跟北帝的师傅就是西秦人,按他师傅的说法,西秦还在西夷往西五千里,中间隔了一条将近九千米高的玉龙山脉。连鸟都飞不过去,自古以来除了她师傅波塞冬,再无人到达过五大国。也不知道他师傅怎么想的,连这么偏的小语种都教给了他们兄妹俩。

    海月用西秦话问了一句:

    “你们是什么人,来北狄做什么?”

    男的先是惊讶,随后反应过来,

    “凯撒是你什么人?”海月想了一下,他们口中的凯撒大概就是自己的师傅波塞冬了。

    “他是我师傅!”

    男女一听,神情突变。旋即双剑合璧,一阵毁天灭地的剑影摧古拉朽般袭来,海月心中暗道不妙,正欲全力抵挡之时。老白却是一个箭步朝前,眼前又出现了淡蓝色的屏障,漫天的剑气再一次被吸收殆尽。两人哝咕了一句。

    “遇到奇人了,撤!”随即化为两道残影,消失在空中。海月心里不好受,莫不是因为她是北帝的妹妹才给她排的天下第三。以前谁也打不过,现在出了城,谁也打不过。看样子五国十大高手榜都是一群功夫下三流的人排的。

    山庄里绕了一圈,确定没有活口后,海月与老白刚想离开,大厅正中的一个柜子突然转开,暗格里跑出来了一个少年和一个少女,十二三岁的样子。少女的手中抱着一个长盒子。海月认出来,这是赛淳罡用来装天剑山庄的镇庄之宝——天璇剑的剑匣。

    天璇剑以重闻名,看少女拿剑匣的样子,天璇剑已经被刚刚那一男一女抢走。只是她不明白,天璇剑虽是宝剑,但没有天剑山庄的天璇剑法,那就是一把未开锋的钝剑。而且天璇剑法素来不留剑谱,都是历代掌门亲传口诀剑招,人都杀没了。西秦的这两个人想做什么?

    少年自我介绍道:

    “在下赛伯温,鄙妹赛昭君。刚刚目睹两位大侠神功盖世,今日天剑山庄遭此劫难,恳请二位替家父报仇,夺回天璇剑,赛伯温感激不尽。”说着便打开了剑匣,里面果然空无一物。

    老白倒是兴奋起来:

    “这位小少侠,你这个剑也丢了,盒子留着没用,能不能送我了,我这有根马骨,刚好用来装它。”

    少年递过剑匣,

    “大侠喜欢的话请拿走。”

    海月瞥了少年一眼,本打算通知北帝派人调查此事,听完这少年的话,心想这两父子还真敢起名,一个叫赛淳罡,一个叫赛伯温,超没超过剑神李淳罡她不知道,死得倒是挺惨的,居然还想着让一个不相干的人替自己报灭门之仇,脑子怕是吓坏了。

    “小兄弟,你我萍水相逢,我们没有义务帮你报仇,姐姐也不怕告诉你,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想报仇终归还得靠自己,我要是你的话,就不会说这话,而是带着自己的妹妹,先活下去,再好好学功夫,最后再谈报仇。”

    少年不卑不亢地说道:

    “报仇的方式有很多种,并非一定要自己学功夫,那两人的功夫二位也见识过了,家父祭出天璇剑在其手下仅能过三招。普天之下,除了二位,恐怕再难找出第三个能杀他们之人。以在下的功夫,再修百年都难谈复仇。”

    老白嚷嚷道:

    “这位小哥,不是我们不帮你,只是我们有要事在身,而且,杀人的事,我们不干。”

    “如是这样,便不勉强二位了。”少年恭敬道。海月却总觉得话里有话,但因为对方只是个小孩,也没多想。

    少女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无限落寞道:

    “哥哥怎么办,娘亲和爹爹的仇没人报了…”

    少年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君儿放心,他们已经中计了,哥哥有办法让他们帮我们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