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风起江陵 > 第7章 密谋
    夜幕降临,紫荆城内,首辅苏离正站于台下,静候东帝,东帝翻阅着奏折,缓缓地说了一句。

    “朕听说,刚才太子密召你入宫,可有此事?”

    苏离慌忙跪下:

    “臣知罪!”

    东帝侧过身子。

    “起来吧,君臣相见,算不上什么罪。朕好奇的是,太子与你素来不和,私下里你从不听他传唤,这一次所谓何事。”

    苏离不敢欺君,如实答道:

    “回陛下,太子殿下派人通知臣,称有犬子的消息。”

    “哦?”这一点东帝倒没想到。

    “那你得到你想要的消息没有?”

    “得到了,犬子在北狄庐州,目前在当地一家客栈里当跑堂,名字叫吕良。”

    “太子为何会告诉你?”

    “回陛下,太子告知臣此事,只为报当年救命之恩,自此再不亏欠臣任何东西。”

    东帝摇头,他这个宝贝儿子的性格仍是一如既往的孤傲。

    “当年太子被追杀,情急之下,你让令郎与太子衣服互换,力保太子躲过一击,令郎自此下落不明,估计也是凶多吉少。太子自成年起却将你视为眼中钉,全然不顾当年救命之恩,这么多年,你可曾后悔过?”

    苏离非心中有怨,只是感伤自己那流落在外的儿子。

    “忠君护主,是臣的分内之事,没有什么后不后悔。”

    “令郎若在世的话,今年该和太子差不多岁数吧?”

    “回陛下,犬子如果在世,今年也二十三了。”

    “这些年苦了你们父子俩了,既然令郎的行踪已知,朕就不插手了,避免引起其他四国误会,你自己派人去找吧,有需要帮忙再告诉朕。”

    “谢陛下!”

    苏离的儿子虽与太子年纪相仿,但他的年纪却比东帝小二十岁,在他心中,东帝是一个如君如父的存在,此番话令他倍感欣慰。

    “朕的三个儿子中,你觉得哪一个最适合继承皇位。”

    “陛下正值壮年,考虑此事尚早。”

    东帝笑了:

    “老东西,什么时候也学会拍马屁了。”

    苏离跟着笑了,伴君多年,他自然知悉东帝的脾气。

    “此乃皇族大事,臣不敢妄议。”

    “你不说朕也知道,虽然太子与你素来不和,但你我心里都清楚,东戎的皇位没有比太子更合适的人选。”

    这话说到苏离心里去了,确实如此,他虽与太子不和,但那只是政见不一,平心而论,能给东戎未来的,只有太子。

    东帝接着说道:

    “如今天下五分,明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汹涌。五大国中,北狄就不说了,海昏海月这两兄妹年纪虽小,却是智武双绝;南帝朱刚烈正值壮年,虽性子急,文韬武略稍逊,但胜在广纳谏言,知错能改。外有名将军霍光、卫岐带兵,内有名仕易先、刘申辅政,君臣一心,国力昌盛。西帝虽与朕一样,都是风烛残年,但西帝之子冬不周,年少有为,文韬武略出众,品行智慧路人皆知,西夷也算后继有人。唯独东戎,大皇子为人豪迈,善交豪杰,奈何胸无大志;二皇子空有武力,上阵杀敌尚可,权谋策略不行,可当将不可为帅。太子励精图治,勤思好学,若是懂得联合兄长二人,倒也可保东戎百年根基,奈何太子心胸狭隘,眼中容不得强者,朕死后,怕是不会让老大老二上位,你若继续违背他的意愿,估计连你都要除而后快。”

    苏离沉默,倒不是担心东帝百年后自己日子不好过,而是这天下形势确如东帝分析所言,其他三国可以说都根基稳固,后继有人。太子若是仍由着性子来,只怕东戎要成为下一个中庆。停了一会,东帝感慨。

    “人到七十古来稀,朕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如果可以,朕也想再活几十年,完成一番霸业。现在看来,已经没机会了,只能拼尽最后一丝气力,为东戎再谋最后一次。”

    东帝说完递给苏离一道密旨。

    “朕百年后,传位于太子,若太子能辅,你当尽心尽力辅之,死后便将这密旨烧了;若太子无能,致使国之将倾,你便打开这道密旨,召回密旨中指定之人,废太子,立新君。”

    苏离对东帝的决定既钦佩又惶恐,跪倒在地,也不虚伪说不可之话:

    “陛下大义,敢问陛下,谁是这指定之人?”

    “这你就不要问了,若真有这么一天,你自会知晓,现在越少人知道他越安全,只希望这道密旨永远不会打开。”

    东帝说完,仍是倚靠在龙椅上,右手揉着脑门。苏离眼中,此时的东帝褪去心机,只是一位为国鞠躬尽瘁的老人。沉默片刻,苏离还想说些什么,门外却未经通报,擅自进来一名身着紫色流纹袍的长者,苏离定睛一看,连忙鞠躬问好。

    “下官见过枭大人。”

    来者正是东戎上任暗首枭,五国十大高手榜排名第一。

    长者点点头。

    “好久不见,苏大人。”

    苏离的心中油然而起一股敬佩,眼前的枭大人可是五大国中最强之人,正要寒暄几句之时,东帝却打断他。

    “退下吧苏大人,第一事朕已经和你说完,现在要与枭大人谋第二计了。”

    “诺!”苏离虽心有好奇,却也不敢违背,将密旨藏于袖里,转身退下。

    东帝微微睁开眼:

    “来了?”

    长者环顾四周:

    “三元里人呢?”

    “北狄天池有情况,朕让他出去了。”

    “近年来找的暗影能力是越来越低了,皇宫内四十三名暗影,居然没一人发现我进来了。”长者摇头道。

    东帝手指着长者笑道。

    “枭大人这次说错了,今天皇宫内有四十四名暗影。”

    长者抬头侧耳,四周除了他俩,空无一人,稍息之后,却是突然笑道:

    “屋内还有一个,年纪尚小,小小年纪有此功力,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不服老不行啊!”

    “还好你说对了,不然这天下第一的面子丢大了”

    东帝说完,两人开怀大笑,笑过之后,枭问道:

    “说吧,这次找我回来什么事?”

    “替我杀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