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风起江陵 > 第8章 新成员
    海月与老白已经到达庐州三天,老白统计了下,这三天里海月一共杀了十六人,心中虽过意不去,但海月此举却也为他们争得了些许安宁,至少明面上跟踪他们的人没有了。海月与老白乔装打扮,几次夜里出行后,也算是融入庐州城了。歇息得差不多后,两人决定启程前往下一个地方。走到庐州城边境之时,老白絮絮叨叨说也不知道去东戎还要多久时,海月抬头看到前方二十丈处有一所客栈,看起来算是比较高档的,便前走。

    两人一进门,伙计便迎上来介绍店里的特色菜,又喋喋不休地开始讲起最近庐州城不太平,尤其是要防范像他们一样一男一女结伴出行之人。海月正想让他闭嘴,抬头却看见此人竟跟她已故的大哥长得一模一样,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的点点滴滴,海月一时失了神。老白见海月似被眼前这跑堂迷住,瞬间醋意大发。

    “你这厮也忒啰嗦了,夫人,要不为夫替你宰了他。”说着便要动手。

    伙计吓得连连后退,海月晃过神来,表情不满道:

    “谁是你夫人!”老白做了个“嘘”的手势,随即小声与其争论起来。伙计见二人神神叨叨,自觉怪异,索性不管二人,自个忙去。

    彼时天色已晚,二人见状,便落榻于此。夜里,海月正纳闷世间竟有长相如此相似之人时,门外忽有人影略过。海月随手取下发簪甩出去,发簪如离弦之箭破窗而出,只听门外一声惨叫,老白闻声而至,两人开门,却见白天的伙计坐在地上,左手扶右手,哀嚎连连。

    海月见掉落于地上的簪子,又见伙计右手食指与中指两侧血肉模糊,便知道簪子被他躲过。奇怪的是,这人接得住她的簪子,却被簪子擦伤,倒是奇怪。

    伙计表情痛苦道:

    “女侠好功夫,您这是往死里下狠手啊!这簪子,这速度、这气力,换作别人,这会怕是脑袋开花了…”

    海月见到这张跟他大哥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虽没给好脸色,但表情也是缓和不少。

    “行吧,大半夜的在门外瞎转悠,不死算你有几分本事。”

    伙计站起来强忍痛苦,嘿嘿直笑。老白不明真相,心中正奇怪换作别人,海月根本不给解释的机会,又想起白天海月看这厮的眼神就不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又是你这厮,大半夜在我夫人门前徘徊,是想劫财还是劫色?”

    说着便要揍他,伙计连连摆手卖笑。

    “以二位的功夫,小的哪敢有想法。只是今天听二位说要去东戎,想问二位需要随从不,小的也想跟着去东戎,找我那不厚道的老汉。”

    海月与老白瞬间警觉起来。

    “你什么时候听到我们说要去东戎的?”

    “就在二位快到本店门口时。”

    老白惊讶:

    “全程我就小声提过一次东戎,那会离店尚有二十丈,大街吵杂,你这厮又如何听见我二人说话,莫不是跟踪我俩到此?”

    海月同样心生疑惑,伙计见二人表情忽变,连忙解释。

    “二位别误会,小的七岁那年发烧,烧退后五识便远胜于一般人,这才听得到二位说话,接得住这位女侠的飞簪。”

    海月一把扣住伙计的手腕,见其脉相平稳,任督二脉虽通,体内却无一丝真气。又抓起老白的手腕,没想到老白的更狠,差点连脉搏都摸不着了,只剩一丝真气在体内游走,十息之间方有一次微弱的跳动。海月转过头对老白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习武多年,她自然知道,武功越强,脉搏越慢,老白的脉搏频次远不及自己的十分之一,此等境界,怕是已入臻境。

    老白一脸无辜,

    “夫人,现在查的是这厮!”

    海月这才放下手,冷冷地说了一句。

    “这人没有说谎,他确实不会武功,只是反应快,听觉灵敏,要么就是武功已经到我也不知道的境界。”

    海月这话的后一半,说的是老白。

    老白这才放心,既然不是有所图,就不与其纠缠,说着便让海月进屋,自己也转身要走。伙计见状,跪地磕头。

    “两位大侠,小的伺候人多年,路上可以帮二位背行囊,安排食宿,盥洗衣裳,省去二位自己动手之烦。不要工钱,只求三餐,求你们了,带小的去东戎吧!”

    “你为什么要跟我们去东戎?”海月对着这个长得像自己大哥的人狠不起来,少有的心生怜悯。

    “小的已经说了,去东戎为寻父。必去东戎要经过北附,中庆,东附,路途遥远,一来小的身无分文,二来不会武功,独自一人前往,怕是要么饿死,要么被猛兽强盗杀死,要么被你们这些侠客…误杀致死…”

    老白对其他人客气,对情敌却是一点不留情面。

    “你这厮也知道此去路途凶险,你又不会武功,我二人都自顾不暇,哪有空顾你?就是我同意,我夫人也不同意!”

    不料海月却来了一句。

    “我同意!”

    伙计两眼放光:

    “多谢二位大侠!”说着又是连嗑数头。

    “我不同意!”老白气得大叫,原本是二人世界,这会窜出一个比他年轻的小伙子出来,心仪对象似乎还对其情有独钟,自己路上还得保护情敌,这算哪门子事。

    海月也不管老白,

    “不同意你可以走,他跟我去。”

    老白一听又怂了,嘟嘟囔囔地自个生闷气。

    海月说道:

    “我叫吴双,他叫老白,你叫什么名字?”

    伙计答道:

    “小的姓吕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