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风起江陵 > 第9章 选马
    第二天一早,海月便被门外的争吵声吵醒,打开房门一看,一个身穿绸缎的妇人正大声嚷嚷着往前走,吕良在一旁拦截。妇人见海月出来,便破口大骂地走了过去。

    “就是你这丑妇勾引我的宝贝儿子?还要让他跟你去东戎?”

    来者正是吕良的养母,也是这家客栈的老板娘。海月看了妇人一眼,眼神冰冷得可以杀人。

    “我没觉得他有多宝贝。”

    吕良拦着妇人,

    “姨娘,是我自己赖上她,要跟她去东戎找我父亲的。”

    妇人耍泼。

    “哎哟,真是白眼狼哦!我们夫妇含辛茹苦把你养这么大,好不容易到你能给我们干点活了,你居然要抛下我们,去找你那薄情爹!”

    吕良面露难色,只能缓缓说道,

    “姨娘,等我见完我那父亲,定回来赡养您二老。”

    “少来!你当然聪明,这会不干活,以后还想回来挣我儿子的家产,你想都不用想!”

    “你就说要多少钱吧!”

    海月看出这妇人的来意,妇人心喜,如此开门见山,倒省去她要演的不少戏份。

    “我养了他二十年,又是供他吃住,又是教他识字,这些年花的银子可不下二十两,这钱要放银号里,利息都能翻几番了,今天少于五十两银子,谁也别想把他带走。”

    五十两都能买五个奴才了,妇人狮子大开口,海月也不跟她废话,直接从袖里扔出五两黄金,黄金和白银的兑换比例是一比二十,这相当于一百两白银了。妇人兴奋不已,说五十两本来只是试试,料了她会砍价,没想到这丑妇还真有钱。只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妇人见海月有钱,又动起歪心思来。

    “慢着,我改变主意了,他不能走,我要留着他当我上门女婿。”

    “那你留着吧!”

    老白不知何时出现,从妇人手中夺过金子,海月没说话,站一旁看着。妇人后悔不已,却也毫不退步,这些年经商,自然深谙买卖心理,海月能为了他这个捡来的儿子花一百两银子,肯定也能为他再花十倍。于是双手插腰道:

    “你们可考虑清楚了,一千两银子,我就让我宝贝儿子跟你们走!”

    吕良在一边不知所措,老白饶有韵味地伸出一只手,跟她讨价还价。

    “五百两!”

    妇人却丝毫不让。

    “一千两!”

    “一百两!”

    “一千两!”

    “二十两!”

    “一…你大爷的!哪来的疯子,耍老娘呢!一千两,一个子都不能…”妇人的话未说完,老白的剑却已横于她的脖颈,吓得妇人不敢动弹。

    “十两,加这把剑,能成不?”老白平日里自诩从不伤女人小孩,奈何眼前这妇人实在让他生气。

    妇人战战兢兢,再无刚才的嚣张气焰。

    “能,二位大侠喜欢小儿,只管带走便是…只求大侠手上留情,小妇人不懂事,求大侠饶命。”

    老白这才满意地将手里的剑放下,又从怀里掏出十两银子扔给妇人,妇人心中有苦说不出,却也不敢多言,拿了银子离去。

    吕良冲着妇人的背影跪地磕了三个响头,

    “姨娘养育之恩,吕良只能他日再报!”

    妇人回头,他们夫妇二人对吕良并不算厚待,平日里也就喂些剩饭剩菜,教他识字也只是为了今后省去请账房先生的费用,倒是吕良从不抱怨,一直勤勤恳恳地服侍着二老。不知是对吕良心中有愧还是碍于老白海月二人,妇人的神情复杂,只看了一眼便匆匆离去。

    妇人走远后,吕良这才站起来。老白见此人算是个知恩图报之人,也不再排斥他。拿出海月给妇人的五两黄金,让吕良去购买三匹良马,另外再多备些精致的干粮。

    晌午时分,吕良牵着马回来了,老白看到这二马之间夹了一头驴,又开始插混打插,摸着驴耳朵,学着庐州人的口音说道。

    “俺滴亲娘诶,这是个啥品种的马呀?”

    吕良兴奋地向二人介绍。

    “两位爷,这两匹马是小的跑到城西马场挑的,你看这个蹄,够大,这个马背,够结实。”

    吕良兴奋地拍了拍马背,又接着说道。

    “原来的马主人说了,这两匹马是一胎生,绝对的千里马,就是从小形影不离,走哪都必须一起,谁也分不开,一匹停下来,另一匹打死不会迈一步,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一直卖不出去,小的捡了个大漏,本来一匹要卖二两黄金,现在两匹才花了十两银子,还送一头驴,刚好够我们三人。”

    “我还从未听说过买马送驴的,只是这驴也不好赶路,这样吧,你再去买匹马,吩咐伙房把这驴杀了,晚上吃驴肉。”

    老白话刚说完,身后的呆驴突然阵阵嘶嚎,似乎听懂了一般。吕良摆手拒绝,

    “马主跟我说了,这头驴从小长在马窝,一直以为自己是马,跑起来不比这两匹慢。小的骑驴就行了,二位爷没必要多花那个钱。”吕良的话刚说完,这驴似乎又听懂了,挣脱了缰绳,竟在街市上跑了起来,不一会又折返,跑回吕良身边。

    老白感叹:

    “这怕是个驴精啊!说那么多废话,你是不是不会骑马?”

    吕良不好意思地承认了,他怕二人嫌他累赘丢下。

    “那你就骑驴吧,慢点就慢点。”

    海月开口了,皇宫里到处都是价值千金的宝马,北帝的坐骑更是宝马中的宝马,饶是这样都被海月烤来吃了,眼前这两匹自然不入她眼。

    老白接着问。

    “这马有名字没?”

    吕良一听海月同意自己骑驴上路,心中大喜。

    “有!这个额头上有一缕白毛的叫跑得快,这个没有白毛的叫跟得上!”

    “噗嗤!”一声,海月原来还一本正经地想着下一步的计划,不料却被这马的名字逗笑了。老白跟着海月这么多天,除了冷笑阴笑,这还是头一回见她由衷地笑,虽然贴着假脸,却也觉得动人无比。

    海月发觉自己失态,又恢复冷若冰霜的表情,老白的目光全在海月身上,漫不经心地说了句,

    “这头驴呢?”

    “叫你先走。”

    “哈哈哈哈!”海月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老白跟吕良二人见状,也跟着一块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