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风起江陵 > 第10章 雾鬼之森
    老白搞不明白,海月为什么要让吕良跟他们一块走,一路下来,心慈手软都跟她不沾边,心狠手辣才是她的风格,思来想去,唯一可能的原因就是看上这小子了。不过带上吕良获得的效益还是诸多,路上有人伺候不说,通缉令上的二人出行也让三人省去不少追踪。

    出了庐州城,外面又是荒无人烟的山林小道,你先走大概是怕自己走得慢被杀,一路上驴力全开,还时不时地回头看,跑得快和跟得上心有灵犀,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跟着,但驴终归是驴,天生腿短,爆发力不强,饶是它再怎么甩开,老白和海月拍一下跑得快和跟得上,三两步就追上了。没跑多久,这头呆驴已是累得气喘吁吁。

    午时三人途径一个驿站,掌柜称再往前便是雾鬼之森,再快的马都要跑一天才能穿过。林子里闹鬼,经常有阴兵过阵,时运不济之人最容易撞见,三人最好在此歇息一晚,待明日太阳初升时再走。吕良只道是老板为了拉拢生意,故意编的吓人,他在庐州城这么久,就从未听说过周边闹鬼,老板的这种伎俩他以前也不是没用过。

    老白海月见天色尚早,这两人又是强如鬼般可怕,断然拒绝,歇过之后,三人便又出发了。掌柜望着三人背影,无奈叹息道:

    “好心当成驴肝肺!”

    不料却如掌柜所言,这片林子大得很,三人走了几个时辰,仍未走出林子。彼时已入秋,夜晚来得早,眼见入城无望,海月便让吕良安排着露宿野外。老白开始担心起这头呆驴来,海月这大小姐吃不惯干粮,四下空旷没有活物,怕是会把这头呆驴吃了。

    吕良倒是不慌不忙地生起了火,从行囊中取出锅烧水,老白凑过去看,好家伙,锅碗瓢盆一应俱全,柴米油盐一应具有。吕良放入米,虾干菜干,不多时,一锅香气四溢的虾仁菜干粥便煮好了,吕良盛好粥递了过去,老白尝了一口,虽无姜葱蒜,倒也别有一番原汁原味,赞不绝口。又看着旁边呼呼大睡的呆驴,心想你这储备粮食今天小命算保住了。

    海月撕下假脸,双手接过粥,吕良看呆了。

    海月冷冷地问道,

    “你看什么?”

    吕良这才反应过来,

    “没有,爷…您长得真好看!”

    老白等着海月一筷子过去,出乎意料的是,海月也不管他,只是自个喝粥。老白本想看戏,一看无果,只能自己吃。吕良转身添加柴火,又走过去喂马。老白这才意识到吕良没吃东西,

    “你怎么不吃,要我给你盛吗?”

    吕良连忙摆手,

    “没事白爷,我等你们吃完再吃。”

    “不用那么见外,一起吃。”

    “不合规矩!”

    “别那么墨迹,我让你吃就吃!”

    “是。”吕良答应着,又从包里取出馒头嚼了起来。老白看着他这窝窝囊囊地,气不打一出来,

    “有粥喝你吃那玩意干啥,咋了,粥里下毒了?”

    “没有没有!”老白的话吓得吕良馒头都掉了,连忙起身辩解。

    “这么紧张做甚?开个玩笑,你咋回事,出了城门就畏畏缩缩的,怕我们把你丢路上?。”

    “不是不是,小的怕照顾不好二位?”

    “少废话,吃完早点歇着,明早还要赶路!”

    吕良这才战战兢兢地盛起粥来,一边低头喝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白爷,我们刚出城的时候,我看到城墙上贴着的告示,敢问上面那两位是二位爷吗?”

    老白这才反应过来,这小子这会这么怂,是因为看到了告示。

    “你说呢?那上面不都写着嘛,老白吴双,我们俩也刚好也叫老白吴双,你觉得世上有没有这么巧的事?”

    老白的话吓得吕良粥都洒了,

    “二位爷,小的上有老要养,下有那未见过面的亲爹要找,与二位无冤无仇,求二位放小的回去。”说着又开始磕头。

    老白逗他,

    “你既然见过我俩的真面目,断不会让你就这么离去,要走可以,把眼睛舌头留下。”

    吕良吓得又是跪地不起,老白见状,不再逗他,

    “起来吧,逗你的,告示上那二人确实是我俩,此事说来话长,总之赛淳罡不是我们杀的,天璇剑我们也没拿。”

    吕良这才起身,想想也是,有能力击杀天下第一剑之人,断不会答应带他这种小喽喽去东戎,这两人对自己的行为,也不像是要害他,这才稍稍安心。

    “二位爷,您可吓死小的了,那城内被杀的十六人肯定也不是你们杀的了!”吕良说完轻松地呷了一口粥。

    老白指着吴双说道,

    “那确实不是我杀,是她杀的!”

    吕良又是一阵絮絮叨叨。突然,海月和老白同时望向身后,彼此看了对方一眼,海月跳到了树上,老白也提起吕良,纵身一跃,跳到另一棵树上。吕良对这突如其来的操作不解,刚想开口,老白却示意他别说话。

    三人安静地待在树上,跑得快和跟得上似乎被什么吓到了,显得有些不安。你先走直接用牙齿解开缰绳,大步开溜。吕良要下去追,却被老白按在树梢上。

    不多时,四周似乎连空气都静止了,就连昆虫都不叫了。一股浓雾向着火堆袭来,伴随着呐喊声和马鸣声,浓雾里冲出了两队半透明化人马,如上战场般厮杀,混战十几秒后,浓雾消散,方才厮杀的人马也消失殆尽。

    三人从树上下来,老白一脸不可思议。

    “那掌柜的没骗我们,还真遇上阴兵过阵了!”

    海月也觉得神奇。

    “以前只在书中见过,却不料是真。”

    吕良突然一拍脑袋。

    “糟糕!你先走跑了!”说着便往那头呆驴逃跑的方向冲去,这也是个不怕鬼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