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风起江陵 > 第11章 丐侠柳荷东
    突如其来的阴兵过阵让那头呆驴遭受惊吓,一口气跑出二里远,若非因为体力跟不上,估计还能跑更远。吕良追着它跑了许久,终于在林地里找着,骂骂咧咧地牵了回来。

    海月正站在原地思考着刚才发生的一幕,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头发蓬松似杂草,腰间别个葫芦,脚穿草鞋,手里端个罗盘,边走边转边看,一路朝着二人走来,口中念念有词,

    “不应该呀,卦象所示,往西五百米处可不劳而果腹,这都往东走十里了,咋…”

    老者话音未落,鼻子又如狗般上下左右闻嗅,突然面露喜色,大步朝火堆走来,对着火堆上的肉粥拍手称道。

    “果不其然!姬昌诚不欺我!”说着便自个蹲下,拿起汤勺舀粥吃,吃了一口又摇头自言自语。

    “终归是自己动手舀,不算不劳,虽八九不离,仍差之千里。”

    海月看他眼熟,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见其气息平稳,虽骨瘦如柴却不失凌厉之气,看不清此人武功修为,索性静观其变。老白就差一脚踹过去,但见对方是个老者,也是忍住没出手。

    粥足肉饱之后,老者嘴角一抹,这才发现站在一边的老白与海月。瞥了两人一眼,都有佩剑,年纪却不大,想来功夫不深,也不管二人,取下腰间葫芦,喝了一口酒,神态自若道:

    “感谢二位款待!小老儿柳荷东满意之至!”

    吕良此时正拴着驴,一听“柳荷东”,顿时两眼发亮跑了过来。他虽不是江湖中人,但对名震江湖的大侠还是略有耳闻,眼前这位老人正是江湖中人称丐侠的柳荷东柳巨侠。江湖上称得上巨侠的寥寥无几,他就是其中一位。寻常人被尊称一声大侠已是不易,大侠中的大侠,方可尊称巨侠。传闻柳巨侠平生好打抱不平又乐善好施,行侠仗义的同时经常指点仅有一面之缘的武林后辈。若是得他一招半式,不说名震江湖,自保还是没问题的。想到这,吕良箭步朝前作揖。

    “小人拜见丐侠柳巨侠!”吕良为显示自己知道柳荷东的大名,故意将其称号喊出。老者显然很吃这一套,被叫得心花怒放。

    “起来吧,你这小娃倒有几分眼力劲!”一提柳荷东,海月倒是想起来,自己小的时候在莫地垌学武,隔段时间就有个人来挑战他师傅,每次都被打得鼻青脸肿地回去。想不到多年不见,这小老头摇身一变,成了所谓的丐侠。

    老白仍是一副玩世不恭地模样。

    “丐侠?柳荷东?没听说过,不过你这小老头这身打扮倒是挺有辨识度的,跟丐字有几分贴近,故意这么穿的吧?”

    柳荷东被后辈嘲讽,面上挂不住,心中不悦,但作为前辈,还是得表现出包容的心态。

    “二位见到小老儿还能如此这么淡定,想必功夫不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啊!”

    老白不与他啰嗦,

    “你是不是很能打?要不咱俩打一架练练?”

    老头心中暗喜,正愁找不到理由出手教训这个不识好歹的后辈,没想到他倒自己撞上来了,嘴上却还是说着。

    “不至于,我与你无冤无仇,打什么?”

    老白不磨叽,

    “打了就有仇了!”说着便跳起一掌拍了过去,柳荷东见老白掌风无劲,掌速不快,断定此人功力尚浅,心中倒也不慌不忙,左手提起葫芦喝酒,右手腕挡在右侧脸颊。岂料下一刻,只觉右手腕一阵酸痛,似有千斤力道击在上面,若非自己顺势移回右臂,只怕这条胳膊要断在此。只是保住了胳膊,右脸却被自己的右臂击得生疼,嘴里的酒水夹着口水飞喷而出,整个人被拍出十丈远。

    吕良看呆了,万万没想到这柳巨侠会是如此下场,竟挡不住对方一掌,心中暗道此人莫不是假的。又见他踉踉跄跄地站起,神情恍惚,似要倒地。

    吕良心中一惊,脱口而出两字。

    “醉拳!”

    那醉拳可是柳荷东的成名绝学。

    柳荷东心中暗自叫苦,这后生看起来内力不深,却有如此力道,莫不是自己真老了,判断有误。殊不知老白的功力,已到破空境界,出掌瞬间,掌前的空气尽数被破,以至于不往前,不成掌风,造成柳荷东误判。

    晃了许久之后,柳荷东总算站稳脚跟,心中暗自思索,要不就顺着牵驴那小子的话,假装自己施展醉拳,刚才那一掌是让着他,自己挽回一些颜面。但转念一想,方才那一掌,虽是自己大意,但对方的掌劲恐怖如斯,想来自己若全力接挡,只怕结局也不比现在好多,无非是被搧出十丈还是八丈远的区别,自己施展醉拳,虽有几分以柔克刚,胜负局面仍是注定。丢脸一次便够,万不可再丢二次。思来想去,柳荷东开口了。

    “你这厮不讲武德,竟偷袭我这个六十八岁的小老儿,害我气血汹涌,使不上劲,不打了!”说着便捂脸坐于地下。

    海月觉得好笑,这老头还跟十几年前一样,打不过就耍赖,死活不认输。

    老白还没打过瘾,嘴里嚷嚷着。

    “你这小老头咋还生气了,要不这样,你也打我一掌,我不还手,咱俩再打过。”

    柳荷东心中暗喜,让这厮生接自己一掌再打过,还是有希望赢,但转念一想,此等决斗,就是胜了穿出去也不好听,自己得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眼珠子一转,柳荷东站起来朝着老白胸口轻轻一拍,说道。

    “还我了,咱俩扯平了。”

    老白正要争辩,海月看穿柳荷东的心思,索性给他一个台阶。

    “行了老白,半斤爷爷让着我们呢。”

    “就是,你这厮活得还不如一个女娃通透…”柳荷东突然答应过来,意味深长地看着海月。

    “你这女娃是谁?怎么喊我半斤爷爷?”

    海月双手作揖,行了个礼。

    “半斤爷爷,您忘了,这称号还是我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