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风起江陵 > 第12章 阴兵术
    柳荷东已经有十几年没听到半斤爷爷这个称呼了,那时候他还年轻,刚过五十五,途经海神谷的时候,见一金发碧眼的异人带着两个小孩游玩于山林之间,以为是人贩子,便追了上去,一番打斗之后,不敌那异人。后来才了解到,此人乃小孩的师傅,名叫波塞冬,海神谷的主人。

    误会虽然解开,柳荷东却气不过自己不敌他,自此以后,每隔一段时间就去挑战,但每一次都铩羽而归。时间一久,两人便成了好友。有一次打斗之时,柳荷东使诈用暗器,被波塞冬接住,波塞冬骂了他一句。

    “卑鄙!”

    柳荷东回答道:

    “莫说我!你就胜在年轻,体力强于我,咱俩半斤八两。”此话被年幼的海月听到,自此以后,海月便称柳荷东为半斤爷爷。

    一直唤了几年后,海昏回宫继承王位,波塞冬过不惯宫里的日子,送他兄妹二人回去后便独自云游去了。柳荷东没了对手,自觉无趣,也离开了海神谷。

    见海月此番模样,柳荷东终于回想起来,

    “是你这小娃,十几年不见,长这么水灵了!波塞冬那老头呢?”

    海月笑着说道,

    “师傅他老人家十年前便云游去了,除了偶尔寄回书信,晚辈也再没见过他。”

    柳荷东摇头,

    “一大把年纪了还到处浪!哪天死外头了都没人埋!”

    老白插嘴,

    “你不也一样?打不过就赖!亏得我心慈手软,换别人你早交待在这里了!”

    柳荷东一听,

    “我咋瞅你这么不得劲!丫头,这人谁啊!不会是你相公吧!”

    海月摇头,

    “半斤爷爷,你想多了,这人就我一跟班,又老又丑,我怎么可能看上他?”

    老白这才察觉到,海月跟着老头关系不一般,他从未见过海月像孩子撒娇般说话,嘴里还一口一个半斤爷爷。看来想讨她欢心还得从他这里入手,想到这,老白满脸堆笑。也学着海月的口吻,

    “半斤爷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呗!”

    柳荷东本就对老白心生不悦,

    “别乱叫,你这岁数,做我儿子我都嫌大!”

    “喊爷爷那是尊称。”

    海月也是心生厌恶,打断了他。

    “半斤爷爷,你咋来这里了。”

    柳荷东一听这话,顿时来劲了。

    “丫头,你刚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场景?”

    “你是说阴兵过阵?”

    “对对对!”

    “看见了!”

    “神奇吧?”说起阴兵过阵,柳荷东一直“呵呵”地笑,随即又开始自卖自夸。

    “不瞒你说,那是我整出来的。”

    三人一惊,

    “这么厉害?”

    柳荷东眉飞色舞地讲起此事缘由。

    大概一年前,他在漠北天池找到了古周国国师姬昌的陵墓,从中得到了一本书,叫《帝王术》。书分上册下册,按照他的说法,上册讲的是驭人用兵之时,枯燥无味。下册讲的是奇技淫巧,法术秘术,有意思很多,阴兵过阵就是其中一个。只是这法术诡异晦涩得很,只讲做法,不讲原理,柳荷东钻研多时,学会的也没几个。

    阴兵过阵源于阴兵术,柳荷东的阴兵术不得其法,唤来的阴兵不能到指定地点,也不听其指挥,徒有其形,对人无伤。传闻姬昌的阴兵术招来的都是实体,无畏袭击,战力万分,所到之处,片甲不留,靠着这一秘术,古周国称霸一时,一直到姬昌死去,阴兵术失传,没过多久便被灭国了。

    吕良惊讶不已,

    “我说怎么这地方突然就闹鬼了,原来是老前辈在此作法。既然阴兵存在,那鬼魂势必也就存在了。”

    说到这,吕良骤觉四周温度颇低,禁不住全身汗毛直立,双手搓臂。

    “你这小娃,也切莫尽信鬼神之说,小老儿平生杀尽恶人,世间若有鬼魂,他们来寻仇,小老儿也活不到现在。”

    “前辈话虽如此,万一除了鬼,还有神,神压制鬼,此说法便不存在。”吕良说着,又开始双手合十,拜天拜地拜空气。

    柳荷东却不以为然,他研究了阴兵术一年,发现低介阴兵术除了吸铁石之外,还需要雷电,身处古战场,中阶阴兵术需要吸铁石,古战场,高阶阴兵术只需要吸铁石。所以这阴兵术的要点在于吸铁石,这丫头的师傅波塞冬曾经跟他提过,西秦的术士曾有过研究,吸铁石密集的地方,不仅人容易致幻,而且雷电天气下能将周围声音存于内,再遇到雷电天气后又能将声音外放。既然能留下声音,也许影像也能存储,这阴兵术的要点是吸铁石跟古战场,所以柳荷东觉得阴兵术就是将古战场的画面重现,常人只看到影子,心生恐惧,所以战力溃败。游历到此的时候,听掌柜的说这雾鬼之森有阴兵过阵的传闻,便在此研究,翻阅县志,发现古庆国、古周国都曾将雾鬼之森作为主战场,而且这里的吸铁石含量远远高于其他地方,更加坚信自己的猜测。

    海月心中一颤,传闻古周国拥有一支战无不胜的阴兵大军,战无不胜,不管当中原理如何,学会阴兵术等于以一人之力提升全国战力。想到这,海月暗喜。

    “半斤爷爷,能不能…”

    “不能!不借!”未等海月说完,柳荷东先直接了当地拒绝了她的请求。

    海月撅嘴,

    “我都还没说完!”

    “你这小娃,说能不能我就知道了!”

    柳荷东虽是玩世不恭,这些年对各国情况还是有所了解,也知道海月的身份。虽然不知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但柳荷东明白,作为北狄的实际掌权者,海月自然想学这阴兵术,以此来提升北狄的战力。且不说常人他都未必会借,更何况是她这种身负一国之务的人。他虽生性自由,无国界之分,却也不希望天下纷争再起。

    海月见软的不行,索性便来硬的,趁其不备,直接一掌拍过去,不料却扑了个空,整个身子径直穿过。地上只留下柳荷东的一件破衣裳,空中传来他的声音。

    “你这女娃,下手这般歹毒,阴兵术交给你还不知要掀起多少风雨,不过你也放心,《帝王术》我谁都不会给,这书就留给我玩玩再带进棺材!下次见到波塞冬,定让那臭老头打你屁股,看看他教的什么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