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风起江陵 > 第14章 红苑
    老白心中惋惜:

    “唉,再等一秒也行啊!”

    吕良过去帮着青年解绳,青年穿起衣服,理了一下头发,恭敬地朝着三人行了个礼。

    “在下白泽,谢过三位大侠救命之恩!”

    “这么巧,咱俩本家!我也姓白。”

    老白说着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小声嘀咕。

    “你知道他从何而来,那你可知他口中的红苑在哪里?”

    白泽一脸懵,

    “自然知道,红苑就在前方的珞樱城。”

    老白一听,两眼放光地冲着海月吕良二人喊道。

    “前方有镇子,咱过去好好歇歇吧!”

    二人声音虽小,却被海月与吕良听得一清二楚。海月摇头,吕良也跟着摇头,还以为这白大侠是什么正人君子,没想到也是个彻头彻脑的好色之徒。

    吕良让白泽带路,白泽看着壮汉的尸体,欲言又止。海月看穿了他的心思,

    “这颗人头你想要就拿去吧!”

    白泽连连道谢,说着手起刀落,便把那壮汉的人头切下。吕良哪见过这阵势,被吓得转过身去,老白觉得残忍。

    “这厮的人头值多少钱。”

    白泽不敢隐瞒,

    “一百金!”

    老白不知道一百金是多还是少,只想起刚这厮说的,海月这样子的在红苑至少要五十金,不禁笑道。

    “这厮把自己卖了都不够去两次红苑,想来你这功夫也是真够菜的,被这样的货色按在地上。”

    白泽尴尬,

    “白大侠,这您就不知道了,珞樱城的红苑不是一般人去的,传闻里面的女子,个个国色天香,千金不换,岂是区区一个劫匪可比。”

    老白傻笑,

    “那更得去一下了!”他虽没钱,但海月有,出手尽是大手笔,从她那取一点应该不成问题。

    “这壮汉是我们杀的,赏金你只可自留一半,剩下的五十金你问清楚官府,打探下谁家遭这厮毒手,好生安抚,若是被我发现你私吞,我连你的脑袋一起拧下来!”

    白泽连连称是!五十金对他这种江湖小角色来说,已然是巨款。本意上就是要把钱分他们三人,不敢侵吞。

    四人骑着马和驴走了几个时辰,终于来到璎珞城门口,老白望着城墙上的守卫,心中大喜,似乎已经看到红苑里的女子站在楼上向其招手。大有骑马高墙过,满城红袖招之势。

    城门口的侍卫照例盘查,拿出老白吴双二人的悬赏令,老白的越看越像越,海月因为没贴假脸,不像告示所画,好在四人同行,侍卫也知道告示上那二人不好惹,便放人通过。

    璎珞虽没庐州城大,繁华程度却有过之而无不及。不是赶圩日,大街上依旧人来人往,小商小贩吆喝不断,往来人群络绎不绝。

    吕良找了家客栈安排好房间,众人落塌,老白便拉着白泽去红苑。海月没给老白钱,老白只能拉着白泽先去官府换取赏金。拿到钱后,二人怀揣百金便往红苑走。

    此时已是黄昏,红苑门口的人开始多了,与一般的风月场所不同,门口虽有招待,却不像老鸨一般拉客。只是坐在一边,悠闲地磕着瓜子。老白二人看其不起身相迎,也不管她,径直往里走。临进门之际,一颗瓜子径直朝他面上飞来,老白手指一抬夹住了。这力道,打中了怕是要见红。

    “有两下子!”

    老白色咪咪地盯着她们二人,

    “美人这是何意?”

    门口女子站起来拦下他们。

    “你们二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来这找谁?”

    “我二人自然知道,来这是来找姑娘寻乐子的,难不成还是来找老娘的?”

    “你这厮满嘴秽语,本店最低消费每人十金,看你们这身打扮,付得起吗?”

    老白傻笑,

    “我还以为至少一掷千金,若是十金,自然绰绰有余。”老白说着便掏出刚从官府那换来的银票。女子仔细鉴定,确认是真,便放二人进去。

    “如是这样,二位请便。”说着又坐下嗑瓜子。白泽心中不爽,

    “二位姐姐如此态度,收费又如此之高,哪来的回头客?”

    “有没有你们进去一看便知,何须问我?”

    老白一听却更加迫不及待,推着白泽进去。进门方知,天上人间,仅隔一墙。大厅内,金碧辉煌,灯红酒绿,抬眼望去,亭台楼阁,应有尽有。

    正中央是舞台,八名绝色女子正载歌载舞,与寻常女子跳舞不同的是,这些女子是真正的身轻如燕,时而落地跳,时而腾空舞,宛如真正的仙女一般,若非老白此刻已沉沦美色,也该看出这群人不一般,至少轻功百里挑一。

    底下浪客鼓掌叫好,老白的口水流了一地,忘乎所以地跟着拍手。对他而言,这才是真正的天堂。丝毫未发现,多数女子均面无表情,身处风月场所,却不露一点笑容,甚至满脸怨恨。二楼雅座里,一名青衣女子戴着面纱,轻摇蒲扇,看着老白二人诡笑,随即告诉身边侍女,

    “通知少主,人找到了!”

    侍女接令退下,女子起身走出雅座,倚靠在栏杆上。底下的浪客欢呼,老白也跟着看向上方。只见女子缓缓摘下面纱,容颜惊为天人,女子的眼神巡视一圈,最后落在老白身上,羞涩地将摘下的面纱往老白身上一扔,老白伸手接住。

    看客以为是哪家英俊公子得其青睐,纷纷朝向老白这边。转头却见是一胡子拉碴,衣裳不洁的中年大叔,直呼璎珞重口,却也无济于事。璎珞向老白抛了一个媚眼,随即转身向闺房走去。众人又恨又妒地望向老白,老白不解,白泽又喜又妒道。

    “恭喜白爷!你中头奖了!”

    原来此女子名叫璎珞,是红苑的头牌。来之时曾立下诺言,往来之客,若得自己倾心,她愿意分文不收以身相许,若非自己愿意,再多金银也无济于事。有朝一日,遇到她倾心的男子,自会抛下面纱给他。

    楼下一名侍女皮笑肉不笑地走过来对老白说。

    “这位爷,请随我上楼。”

    老白大喜,双手高举向各位道谢之后,屁颠屁颠地跟着侍女上楼。

    底下浪客一阵唏嘘,今夜的酒,注定不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