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风起江陵 > 第15章 海月中毒
    老白欣喜若狂地推开房门,璎珞正坐在桌前,屋内早已备好一桌酒菜。美人举杯,柔声细语如沐春风。

    “英雄莫问出处,出处不如聚处。相逢是缘,小女子璎珞敬公子一杯。”

    老白赶忙端起杯子,学着读书人文绉绉地回答道:

    “珞姑娘说得好,好一个英雄莫问出处,出处不如聚处。”说罢,举杯一饮而尽,嘴里胜赞。

    “好酒!”

    璎珞觉得好笑,

    “亏你这厮还是绝顶高手,竟丝毫不怕酒里有毒。”

    老白嘿嘿一笑,

    “珞樱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说着便往璎珞身边凑,璎珞起身,换了一副嘴脸。

    “滚远点,看到你我就恶心!”

    老白不解,这咋这么快就翻脸,随即微微一问。

    “这酒真有毒?”

    “你以为我逗你?”

    “那你不是也喝了?”

    “这你就不要问了!”

    “什么毒?”

    “神仙散。”

    “这名字听着咋这么不正经,像春药一样。”

    “少跟我贫嘴!中此毒者,功力尽失,入喉即生效,内力越深发作越剧烈,越运功毒性散发越快,任你是大罗金仙也无济于事!所以叫神仙难。”

    “美人,我与你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你这么处心积虑对付我,图个啥?”

    “自然是图你身上的天璇剑了,难道还图你这又老又丑的人吗?”

    “你这话太过分了,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你咋还没完了,一直纠着我的长相不放。”

    “所有在这翻船的,都是因为好色,你也不例外。”

    “说这么久,你看我毒发了没有。”

    璎珞正觉奇怪,常人中此毒,立马浑身发软,纵使他是高手,这会也应毒发,为何这厮看似一点事没有?

    老白又端起一杯酒,

    “我方才就觉得奇怪,为何这酒入肠中,体内竟要调起一丝真气,分解了这酒水,还以为是因为酒烈,没想到是因为酒中有毒。”说着又举杯喝下。

    “看来这毒倒也没你说得厉害。”

    璎珞万分警惕,

    “休要糊弄我!”说着便拔剑砍向老白,老白剑指一夹,仅用内劲,便将剑尖折断,随手扔到圆柱上,入木三分,非内力深厚者,做不到这一式。璎珞惊讶,为何这神仙难对其不起一丝作用,此人莫不是传闻中隐退已久的枭?

    老白起身,

    “我虽好色,却也不下流,若你不愿,我也不逼,你要的天璇剑我没有,那玩意对我没用,我不打女人,这事就这样吧。”说着便径直走出大门,璎珞不敢阻拦,任由他走出房门,老白拉上正醉生梦死的白泽。璎珞看着二人离去,心中暗自惊叹:

    “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白泽与老白回去路上,一名男子突然掏出一把短匕向老白袭去。男子功夫奇差,被白泽一把夺下匕首,推倒在地。

    “就你这样的?也敢出来当刺客?”

    老白看这人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不像江湖中人,暗自奇怪,这盯上他的人还真不少。看这人不像是为了天璇剑而来,莫不是那赛淳罡还有儿子。

    一番争论后方才知道,此人是为璎珞而来。老白以为此人是璎珞的狂热追求者,虽然连她手也都没碰到,仍是装得自己已然得逞。

    “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不至于,就是我帅了点,不必因妒生恨。好好努力,说不定你就是下一个我。”

    书生气急,拾起地上的刀再次向老白袭来,又被白泽推倒在地。

    “我说,就你这样的,还想抱得美人归,抱得动吗你?回家再练两年吧!”

    老白这才发觉此人似乎不是一般的追求者,便问道。

    “那名叫璎珞的女子与你什么关系?”

    “要杀便杀,休要多问。”

    “我就不爱跟你们读书人说话,打又打不过,现在跟你讲道理了又硬气得很。刚是跟你开玩笑的,那娘们不是什么好货色,我连她手都没碰到,她就是想要我的剑。”

    “休要骗我!”

    “爱信不信,咱们走!”老白说着喊上白泽返回客栈。

    男子在后面喊住他们,

    “二位壮士请留步!”

    “哟吼,改口了?”

    老白回头一看,却见那男子“扑通”一声跪下,

    “求壮士相助!”

    一番了解后,老白二人才知道,男子名叫叶知秋,北狄双龙城人士,璎珞是她青梅竹马,本名叫墨玉儿。三年前,墨玉儿突然消失,叶知秋寻了她三年,最终在珞樱城找到她。但是墨玉儿却像变了个人一样,不仅不认他,更是因为他的纠缠让红苑的人打他。此时的墨玉儿已经更名为璎珞,摇身一变,成为红苑的头牌。至此以后,叶知秋便在珞樱城住下,只为弄清楚墨玉儿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成今日这样。

    老白摇头,没想到这人还是个情种。白泽安慰道,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人嘛,都是会变的,也许今日的璎珞已经不是昨天的墨玉儿,你又有什么好纠缠的。”

    叶知秋嘶吼,

    “不会的,璎珞答应过我,此生非我不嫁!她一定是有苦衷,求二位大侠助我。”

    “那你想让我们这么办?”

    “带我去见她,若是她真的变心,我自会离去。”

    老白摇头。

    “何苦呢?有时候真相就是这么残忍,像我一样,高高兴兴地去,以为有桃花运,没想到是桃花劫。”

    叶知秋不死心,大有不答应就跪死在此之意。老白答应带他去,只是天色已晚,两人便约着明日再去。

    第二天中午,老白睡得正香,吕良突然拍门大叫。

    “白爷,大事不好了,吴爷中毒了!”

    老白起身,眉头一皱,

    “中毒?怎么会中毒呢?吴双武功很高,一路上下毒的人不少,都没毒倒她,怎么到这里就被放倒了。”

    二人来到海月房间,此时海月正盘膝打坐,运功逼毒。表情痛苦,汗如雨下。

    老白轻声问道,

    “吴双,你觉得怎么样?”

    “不知道是什么毒,只觉得浑身乏力,运功逼毒总差最后一步,似乎越逼越深。”

    一听此话,老白大概知晓何人投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