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直死魔眼 > 第七章:与叶安澜战斗
    “叶府外的血傀都已经清理干净了。”

    希拉擦了手枪的枪口,数了一下剩下的秘银子弹,大概还有五十颗,顿时就有点心疼。希拉每一次被派遣执行任务能够获得的秘银子弹也是有限的,现在这就是她的全部身家了。

    “差不多我们也要行动了。”

    木风低头看了一下手表,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距离两点的血祭仪式还有三个小时,时间还算比较充足。

    “我们就这样直接潜行进去吗?你应该对叶府里面的地形很熟悉吧?”

    “额......”

    木风被希拉问的有些尴尬,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看着希拉有些期待的神情,露出了憨憨的笑容。

    “我是个路痴.......”

    “......”希拉有些无语:“你真的是叶家人吗?”

    “那当然,如假包换。”

    木风拍拍自己的胸脯,丝毫不对自己的一无所知感到羞愧。

    ......

    两人借着树木的影子,悄悄摸到叶府的大门前,叶府大门附近的血傀已经被希拉杀得一干二净,所以两人并没有遇到阻拦,很顺利都潜入了叶府的内部。

    叶家是一个有着七八十号人的大家族,所以府邸也是足够的大,木风和希拉在里面兜兜转转,花了数十分钟才发现了叶安澜的踪迹。

    叶安澜就站在叶府后的花园的空地上,周围点着数十盏蜡烛,接着这微弱的灯光,木风可以看见,在叶安澜所处的地面上,刻印着一道圆形的神秘符号,而这些符号的划痕之中,全部都被填满了鲜红色的血液!

    “是血祭仪式。那符号里流动的血应该就是你们叶家人的血液。”

    希拉对木风说道,此刻他们正躲在屋檐之上,悄悄地观察着空地中的动静。

    叶安澜正背对着的他们,漂浮在那神秘符号的正中央,口中喃喃着,像是在施咒,于此同时,地面符号中的血流也随着他的咒语开始迅速流动回转,在地面卷起了阵阵风尘。

    “他开始激活血祭仪式了。”

    希拉皱着眉头,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现在应该只是预热,血祭仪式的正式开始应该还有一段时间。”

    木风点点头,眼中闪过一道血红色的光芒,直死魔眼发动,无数道如同裂纹一般的深色光线出现在了木风的视野之内。

    数百个血傀的死线在木风的视线中浮现,木风的眼前的风景已然变成了线的海洋。

    “除了门口的那些血傀,剩余的血傀应该都在这里了。难怪我们一路找到这里没有遇到什么阻碍。”

    木风掏出了自己的短刀,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希拉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枪,一粒一粒地上好了秘银子弹,眼中满是心疼。

    “看来我全部的家当都要费在这个吸血鬼上了。回去以后又得找那个管军备的老头要。”

    希拉皱着眉头,心里有些郁闷。

    “别干这行了呗,本来也不是什么好差事。”

    “没办法了吧,毕竟都习惯了,也不知道自己还想去做什么事情。索性就不去想,一直干到底了。”

    “或许等你决定放弃了,你就知道你自己心里要干什么了。”

    木风看着希拉,认真地说道。

    “你像我,不久前还之是个画家,现在就已经拿着刀跟这些鬼东西干架了。现在比较一下,天天画画多无聊啊,还是打打杀杀比较有意思。”

    “额,我觉得正常人不会觉得打打杀杀很有意思的。”希拉一本正经地说道:“至少不会觉得跟这些鬼东西打打杀杀会有意思。毕竟这些血傀随随便便就能给一般人的脑袋开瓢,包括我和你。”

    “害,别说的这么可怕,这些东西你不就一枪一个吗?到时候我引怪你输出,你一枪一个二五仔,岂不是很开心?”

    木风拿着匕首跃跃欲试,他还真想这么干。

    希拉都快要被木风傻哭了,忍不住敲了一下木风的脑袋:“你还真当他们是二五仔啊?这院子里起码三百个血傀,你下去都没地方跑,跟兔子进狼窝一样。”

    木风摸了摸自己被敲的有些痛的脑袋,没有在说话,拿出自己的匕首指了指希拉的腰间。

    “干什么啊?”

    希拉有些疑惑,低头看着自己的细腰,腰上挂着的是教会密制的手雷,爆炸的瞬间可以释放出大量带有神圣法力的烟雾,可以混淆吸血鬼的视线。

    木风记得这个手雷,毕竟希拉就是利用这个手雷带木风逃走的。

    “你想用这个?”希拉拿起自己腰间的手雷,在木风的眼前晃了晃:“这个可是我们逃跑用的,而且这个烟雾的持续时间最多也就一分钟。”

    木风点了点头,看着希拉手上仅剩的三个手雷。

    “一分钟足够了。”

    “一分钟足够了?这里可是有着三百多个血傀,还有一个真正的吸血鬼!”

    希拉觉得木风的人可能是被吓傻了,不然也不会说出这种糊涂话来。

    “我的目标只有那个吸血鬼,其余的血傀之后再处理也没关系。”

    “如果可以给我争取一分钟的时间,我可以尝试一下杀死那只吸血鬼。”

    木风握紧了手中的匕首,直死魔眼死死地盯着还在施法的叶安澜,想要把其身体表面每一条深色的死线都铭记在了心里。

    希拉刚想骂醒木风,劝他收回这不实际的想法,却发现木风的表情出奇的认真,眼神冷冽,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身形瘦弱的年轻人竟然带给了希拉一种危险感,她的心里已经开始觉得木风说不定真能做到他所说的一切了。

    “你有多少把握?”

    希拉决定赌一把,她相信自己的直觉,眼前的这个男人说不定真有非同凡响的实力。

    “六成吧。”

    木风的目光锁定在叶安澜的身体之上,细细观察着他身体表面的死线,寻找死线的汇集之处:死点的存在。

    “待会你直接用两颗手雷将血傀与吸血鬼隔离开,然后我一个人去杀他。”

    木风活动了一下身子,用手擦拭了一下从希拉那里顺来的匕首。

    “如果我没成功,你不要犹豫,立刻用最后一颗手雷逃走。”

    “你不跟我走?”希拉看着木风问道。

    木风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他已经进入精神力高度集中的状态了。

    时间慢慢流逝,十分钟之后,木风的直死魔眼已经记录下了叶安澜身上的每一条死线,他现在已经清楚地知道该怎么样结束这只吸血鬼的生命了。

    “动手!”

    木风对希拉说道,希拉立刻将两颗手雷分别丢到了叶安澜的两侧,将其周围的大部分的血傀隔离开,自己则是拿出了手枪,几声枪响,叶安澜身边的几个血傀应声倒地。

    叶安澜心里一惊,手中施法的动作停了下来,与此同时,木风站起身来,身体暗暗蓄力,猛然一跃,速度飞速提升,拿着匕首几乎是瞬间就来到了叶安澜的身前!

    叶安澜刚回过身,想要看看背后的声音的来源,却只看到一道一闪而过的白光,再然后是木风那一双妖异的魔眼。

    !!!

    叶安澜完全来不及反应,下意识地抬起右手想要挡住木风的进攻,然而一秒过后,叶安澜的右手臂就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