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人类太奸诈了 > 第三章 我有一个朋友
    远远看着在水面上游动的水鬼,又看了眼在岸边躺尸的顾川,白羽心情很复杂。

    她一直以为抓鬼无外乎三个流程:口头警告,武力威慑,呼叫援兵……

    比如碰到正常寿终正寝的就是宣告其殒命,带走;

    碰到作恶的,口头警告,警告无效就以武力威慑;

    假若对方太狠,那就先走为上,随后呼朋唤友群殴之。

    这是她加入摆渡人队伍时,一位老教员教她的,而事实上,整个摆渡机构都在用着类似模板。

    白羽并不觉得哪里有问题。

    直到现在。

    看着顾川放下节操与鬼怪斗智斗勇,关键还能把鬼骗出来的手段,白羽感觉面前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原来抓鬼,还能这样抓!

    她准备好好学学。

    身体贴着巨石太久,白羽感觉身前有些不舒服,调整了个安逸姿势后,她才再次小心翼翼伸出半个脑袋,朝湖面看去。

    水鬼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教学材料,此时正慢悠悠接近湖岸。

    它很谨慎,越靠近岸边,速度越慢,游到离岸五米左右的位置时,它完全停了下来。

    半张脸浸泡在水里的它,瞪着那双泛白的死鱼眼,视线沿着山路游走一圈,最后定格在岸边的男子身上,半晌都没有动弹一下。

    视线环顾一圈,水鬼皱了皱眉。

    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感觉哪里不对。

    今天晚上很安静,没有湍急的流水,没有虫鸣鸟叫。

    唯有岸边那成排的枝叶迎风舞动,不断发出“簌簌”声,偶有叶子飘落,便会打着旋儿落在水面上。

    岸边传来男子平稳的呼吸声,他似乎睡熟了。

    一切看着都很正常。

    但越正常,水鬼就越感觉不对。

    今天与摆渡人正面遭遇了一波,它伤的很重。

    或许正是伤痛压住了怨恨,它现在脑袋瓜非常清楚,甚至感觉自己可以去参加高考。

    这个男人的出现不合常理。

    自杀的方式很多,深更半夜跑大老远来投湖,这件事本身就很不正常。

    更何况,还是卡在摆渡人刚走这个敏感的节点上。

    “陷阱?”

    “想我骗上岸?”

    水鬼眼珠子滴溜溜打着转,试图找出点蛛丝马迹。但看了许久都没发现什么。

    终于,它做了个大胆的决定:上岸抓人!

    事实上这已经是它最后的机会。

    此前那个摆渡人无功而返,肯定还会再次上门,说不好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偏生这里是它的亡地,灵魂被禁锢,无法离开太远。

    想逃走必须得找个替身。

    而这个男人,刚好就在它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了,而且还看起来特别好欺负的样子……

    这莫不是天意?

    夜风愈来愈烈了,吹的沿岸的草木纷纷低头,像是在对它做出鼓励。

    水鬼游到岸边,身体像木桩一般拔起,只留脚底还贴着水面。

    高举着双手,它抬起头,脑袋呈九十度往上翻,同时身体像门板一样直挺挺地朝下倾倒、倾倒……直到快贴地了才停住。

    完成这一套动作后,它的身体已经完全漂浮在了岸上,唯有脚尖还泡在水里。

    姿势有点奇怪,但这已经是它能想到最两全其美的办法了,不上去点够不着,完全离开水域又缺乏安全感……

    努力伸长双手,水鬼试图抓到顾川的皮带,结果折腾到五官扭曲都够不着,它沉默了片刻,转身一个猛子扎回水里。

    再出来时,它手中多了一截木棍。

    再一次摆出之前的奇怪姿势后,水鬼抓着木棍,戳了戳顾川后腰。

    顾川没有反应。

    水鬼没有气馁,继续戳。

    以它生前的经验推断,一个人在熟睡时会吵醒后,翻身的几率很大。

    就是不知道会朝哪边翻。

    它在赌。

    果然!

    顾川被戳醒了。

    顾川挠了挠屁股。

    顾川翻了个身……

    朝里面。

    “!!!”

    这还玩个屁啊!

    信不信我掀桌啊!

    崩溃的水鬼怒摔树枝,五官因情绪波动而变得更为狰狞。

    下一刻,盛怒的它纵身飘起,直接朝顾川扑了过去。

    必须得拼了!

    再过会儿,成群结队的摆渡人一到,怕是求饶都没有机会!

    目光如闪电般飞快着远处,它防备着随时可能会出现的意外。

    “啪!”

    一张符纸毫无预兆贴在它嘴上。

    疾飞中的身形猛然顿住,水鬼错愕地看向身下。

    只见前一秒还躺在地上的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

    脸上写满醉意的他,一只手高高扬起,手掌按住了它的嘴。

    什么情况?!

    水鬼如遭雷击,它自问已经足够小心,却无论如何都没想到,顾川这只“猎物”,竟然会反客为主!

    同时也纳闷,这符纸似乎没什么用,贴到身上后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

    “咦,拿错符了?”

    顾川嘟囔着,说话时他右手已经闪电般掐住水鬼脖颈,然后就像抡风车一样,狠狠抡了几十圈,最后朝着白羽所在方向丢去。

    躲在巨石后面的白羽早已冲了出来,身形如狡兔般灵敏的她,手中闪烁着紫色光芒,接住水鬼后不由分说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暴揍。

    这一连串变故发生的太快太突然,水鬼根本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等到它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被奇怪的绳索困成了粽子,被丢在地上。

    那一男一女就在它面前,用得意的眼神看着它,那模样要多可恶有多可恶。

    “还敢不敢拘捕了?”白羽冷着脸,心里却乐开了花,搞定这水鬼,实习期任务正好凑满,转正稳了。

    水鬼愤怒地瞪着顾川。

    相比白羽这个摆渡人,它现在更痛恨顾川。

    这个连鬼都骗的狗骗子啊啊啊啊啊啊!!!

    ……

    送走女鬼后,两人下了山,上了路边那辆越野车。

    “都说不用谢了,小事一桩。”副驾驶座上,顾川掏了掏耳朵,这一路走下来,白羽一直在道谢。

    “那不行,这次你帮了我大忙,我必须要好好感谢你一下,不止是口头上的,还得有行动上的。”开着车的白羽笑眯眯的,眉眼中带着笑意,可见真的很开心,至少顾川是第一次见她这么嗨。

    “说吧,你有什么愿望,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帮你达成!”白羽豪情万丈。

    “本来是没有的,既然你这么强烈要求……那我真说了啊?”语气听着很犹豫,眼神却特别坚定,分明早就想好要说什么。

    “说。”

    “再确定一下,真的什么愿望都行?”

    看到顾川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白羽犹豫了一下,这小子,该不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吧……

    不过想到之前自己那豪情万丈的样子,她还是硬着头皮说:“当然。”心里却忍不住打起了鼓。

    “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啊……”

    双眼看着窗外,顾川用特别一种无奈的语气说:“半年前忽然失踪了,家人找了很久很久都没找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

    “半个月前,他忽然托梦给我,说他穿越到了一个叫做地球的奇怪世界去了,央求我把他弄回来,我哪有那么大本事啊。”

    “所以想拜托你的事情就是,你帮我问问冥王大人,她能不能帮我把那位朋友带回来?”

    “穿越?地球?”白羽眨了眨眼睛,她完全听不懂顾川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