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1章 冒牌锦衣卫
    “清北大学心理学硕士…算个球!明史方向双学位…算个球!迎风一刀斩武道六级…统统去球!都是没用的玩意!”

    低着头,江彬神色黯然徘徊在马路中间。

    找不到合适工作,终日痴迷武道,女友在毕业典礼当天毅然决然表态分手…

    别人拿到学位证的大喜日子,对江彬而言却如同世界末日。

    “敢问路在何方,我该何去何从?”

    江彬喃喃自语,双目空洞地盯着由远及近喇叭长鸣,显然刹不住车的大半挂,身体动了一下,却终于站住。

    砰~~~

    ---

    明弘治十八年夏。

    顺天府,京师郊外,暗夜。

    八达岭长城脚下,黑云压顶,伸手不见五指。

    江彬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路边,穿着一身破衣烂衫,而且样式古朴,根本和现代的牛仔裤霹雳衫不沾边。

    “我这是在哪里?穿的都是什么?”

    举目不见一米八乘两米的舒适大床,口袋里没有华为手机,却躺在这个遍地鸟屎的荒郊野外,江彬满腹狐疑,使劲揉着眼睛,终于想起‘昨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场车祸。

    老子到底死没死啊?

    江彬狠狠掐了一下大腿,随即感到一阵钻心疼痛…

    “我靠,这…真的穿越了?我不是在做梦?”

    几分钟过后,当江彬意识到他当真来到古时不知名的某个朝代,心情变得复杂万分。

    “人家穿越不是成为王侯就是做了皇帝,再不济也能混个大将军当当,可我呢!”

    自己什么身份,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完全没有概念。

    看着脚上的破草鞋,屁股将将遮住一半的短裆麻布裤,以及补丁摞补丁的小褂,江彬快要崩溃了。

    莫不成,我竟然穿越成一个无名无姓无家无业的流浪汉?

    发了半天愣,江彬叹口气,心道,幸亏现在是夏天,要是冬天,哥们很可能醒不过来,直接就被冻死在荒郊野外。

    正苦逼着,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不过听上去并非那种春风得意马蹄疾,而是有种古道西风瘦马的感觉。

    就像那马儿也和江彬一样,浪荡四方有气无力。

    江彬正纳闷,一人一骑已经从山弯处转出,不过那个骑士却趴在马背上,似乎受了伤,坐不直身体。

    噗通!

    来到近前,好死不死的,对方竟然直接从马上摔下,在地上翻了几个滚便一动不动。

    江彬吓了一跳,大着胆子凑上前推了推那人,却发现那汉子根本没反应,脸色乌黑,唇边溢出污血,伸手摸了一把对方的鼻子,完了,身体透凉,想来趴在马背上的时候就已经死翘翘。

    这家伙是被毒杀吗?

    江彬叹口气,还打算找人问问现在什么朝代呢,这下可倒好,穿越古时见到的第一人竟然是个死货,真特么晦气。

    呆立片刻,顾不上研究对方因何而死,江彬一咬牙,索性豁出去,慢慢向着尸体伸出手。

    死人总比没人强,说不定对方身上有些证件文书啥的,至少有资格骑马,银两铜钱多少该有点吧!

    穿越古代,两眼一抹黑,江彬明白,身无分文连饭都吃不上,且不管了,想办法活下去要紧。

    搬动对方身体细看,江彬一下愣住!

    天,尸体身上穿的竟然是---飞鱼服!

    作为明史方向双学位优等生,江彬熟悉明朝锦衣卫的服饰打扮,虽然和后世史书描述不尽相同,但江彬依然能够确信,对方这身行头就是飞鱼服,死者的身份八成是---锦衣卫!

    看看左右无人,江彬心念转动,迅速扒掉死去锦衣卫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又摘下对方腰刀,嗯,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绣春刀,很快将这个素不相识的可怜虫扒得精光…

    慌里慌张搞定这一切,江彬这才想到应该了解一下死者身份。

    怎么着也得知道人家生平吧,不然,明年清明都不知道该给哪个哭丧。

    想了想,江彬拖着汉子尸体来到僻静所在,挖坑埋好,在坟头放了一堆石块做下记号,这才开始翻动身上衣服口袋。

    果然,一抓一大把,东西倒是不少。

    有一包棉布包好的散碎银子,掂了掂,至少二十多两。

    一块黑铁制成的腰牌,两封文书,一串制钱,以及火石、火绳、匕首、药瓶之类小物件。

    那两封文书其一已经打开,另一个则被火漆封着,信封上印着一个大大的南字,封口处盖着飞鱼图案的朱砂印章。

    犹豫片刻,江彬将已经开封的书信抽出,就着月光细看,片刻之后喜上眉梢!

    苍天在上,厚土在下,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

    原来这个死掉的锦衣卫,竟然也叫---江彬?!

    看过书信,江彬大喜过望,他至少了解到几件事。

    首先,如今乃是明弘治十八年,骑马的汉子名为江彬,身份为锦衣卫南镇抚司的一名军机百户。

    其次,对方奉密令前往北镇抚司衙门报信,走的是秘密通道,开过封的信函没有使用暗语,江彬看得清楚,书信上的内容,矛头直指宁王。

    关于弘治年间的这位宁王朱宸濠,熟读《明史》的江彬自然清楚,这家伙于正德登基后起兵造反,时间大约在正德十几年。

    只是,让江彬有些不解的是,这封已经开口的密报上,明明白白列举出宁王朱宸濠种种谋反作为。

    比如,豢养死士、密造兵器、收集火器资料、贿赂朝中大臣等等。

    江彬纳闷了。

    他记得清楚,《明史》明明记载朱宸濠是十几年以后起兵谋反,铸成明朝历史上轰动一时的‘宁王之乱’,为何现在锦衣卫已经拿到其谋反证据?

    难道说,宁王之乱提前了?

    假若果真如此,很快就会进入战乱纷争的岁月,身处乱世,他江彬该怎么办?

    江彬的手放在那封没开封的密函上,犹豫不决。

    现在对他来说有两个选择,一,拿钱走人,暗中找户农家偷身衣服换上,就当遇到南镇抚司百户的事从未发生,然后在明代当个小百姓,混吃等死。

    二呢,就是偷天换日,以南镇抚司百户‘江彬’的身份混迹大明!

    这个念头吓了江彬一跳,奶奶个乖,我能冒充锦衣卫百户吗?

    这…是不是作死嫌慢?

    一转念,江彬突然想到,历史上那位江彬,最后位极人臣,坐到锦衣卫最高长官都指挥使一职,可谓权倾朝野,一时风光无两,虽然最后被皇室灭门,但总归享受了半世荣华。

    既然穿越大明,我江彬为什么就不能是彼江彬?

    至于未来命运…老子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还怕再死一次吗?

    更别说,因为他的出现,历史的轨迹没准会出现偏差,他这个江彬,或许一世善终呢?

    江彬倒是清楚,明朝锦衣卫分成南北镇抚司衙门,一般情况下少有往来,除非像这种传递情报或者尊上谕调动,否则绝不允许轻易走动。

    同时,南北镇抚司之间传递密报也是暗中进行,加上锦衣卫系统复杂,有些甚至属于单线联系。

    而这个死掉的江彬,从开了封的密信上看,是南镇抚司同知秘密发展的军机锦衣,并且信中指明‘留中北镇抚司’,就是说,送完信后江彬将留在京城,不用回去复命。

    如此看来,江彬的身份很可能无人知晓!

    嘿嘿,只要那个什么南镇抚司同知大人不来京师,谁会知道自己是冒牌货?

    敢不敢?

    干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