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2章 入京都
    月色阑珊,树影婆娑,荒山野岭,面临抉择。

    沉思良久,江彬一咬牙,所谓富贵险中求,既然已经来到古代,就得认命!

    索性怎么着都不好混,不如由着性子随便混,混好了黄金白银青楼鸡蛋,混不好阿猫阿狗村姑稀饭,奶奶的,干!

    略略整理思绪,江彬意识到,相比于当下时代的芸芸众生,他这个穿越者并非一无是处,甚至很多方面有着他人无法比拟的巨大优势。

    凭借深厚的心理学理论,江彬可以轻而易举洞悉别人想法,依靠‘迎风一刀斩’六级武道,江彬足以在这个世界自保,而精熟明朝历史走向,更让他能够料敌先机,提前做出种种有利于己的安排…

    至于后世才有的各种科技、文化、娱乐等等知识,更是江彬左右世事,成就一番功业的手段。

    既来之则安之,豪情于胸,江彬不禁仰天长啸。

    随着震天怒吼,腰间那把精铁打造的绣春刀,似乎感受到新主人的强悍,竟然当的一声从刀鞘弹出两寸!

    江彬一刀在手,随手舞动,转瞬间,砍瓜切菜般斩断一根直径数寸的小树!

    大明,我来也!

    夜风徐徐,心潮过后,江彬开始冷静下来。

    下一步怎么办,要不要打开那封没有拆开的密函,从而得到某些启示?

    思前想后,江彬最终放弃开启密信观看的念头,毕竟,锦衣卫的手段他可是心知肚明,只要动过手脚,哪怕是最谨慎的手法,恐怕也难免被镇抚司衙门里的高手查出蛛丝马迹。

    小不忍则乱大谋,江彬明白,想要在大明混出个人样,第一关必须过,也就是说,首先得通过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的‘候审’!

    回到山路,那匹马倒是很乖,安安静静在路边吃草,江彬双手虚按,腾身而起,内息灌注到两腿之间,尽管骑术不咋地,但还是控制坐骑服服帖帖。

    极目望去,远处灯火隐隐约约,似有农家。

    心意已决,江彬不再耽搁,挥鞭策马扬长而去。

    一个多时辰后,江彬边跑边打听,一路狂奔,终于抵达顺天府京师城外。

    大明朝,华夏文治武功、经济国力都处在世界巅峰,京都的规模虽然和后世比不了,但也是足以容纳两百万以上居民的顶级大都市。

    不过明代对于百姓监管极为严苛,此刻已经过了戌时,城门紧闭无法进出。

    无奈之下,江彬思索片刻策马来到城下,自东门往西,顺着城墙跑出足有半里地,总算发现一处角门。

    有明一朝,遇到紧急军情需要连夜进城,并不是打开四城大门放人,而是利用这种只能容纳一人一骑通过的角门进出。

    江彬大喜,双脚踩上马背,挥动双拳砰砰砸门。

    足足过了半柱香时间,角门上方打开一扇方圆一尺左右的天窗,竹篮吊下,一个极不耐烦的声音喝道:“来者何人,即刻验明正身!”

    江彬冷笑,也不废话,直接取下锦衣卫精铁牌放上。

    吊篮升起,没一会,就听里面啊的一声喊,叮当乱响,角门随即打开。

    一个小校模样的士卒带着数人屁颠屁颠跑出,冲着江彬弯腰打哈哈:“不知大人连夜进城,小的多有怠慢。”

    江彬哼了一声:“混账东西,角门为何迟迟不开?若是耽误大事延误军机,你有几个脑袋能担得起?那个…北镇抚司衙门怎么走?”

    小校刚被吓得一身冷汗,结果这位锦衣卫大人倒是话锋转得够快,直接向自己问路了。

    于是这个什长也不当值了,就像沙僧一样亲自牵着江彬的马,几个健步出了甬道,指着前方道:“大人,过了大栅栏就是北镇抚司衙门,那一片只一处大宅,很好认的…”

    还待跟江彬套两句近乎,结果手上一阵火辣,缰绳没拉住,战马一声嘶吼,一人一骑已经没入夜色里,马蹄声响疏忽不见。

    小校擦了擦额头冷汗,想想自己刚才看到的铁牌,腿肚子不禁阵阵发麻。

    “娘的,子时换完值赶紧回家抱老婆睡觉,我麻五算是开眼了,见过那么多锦衣卫千户、百户,还是头一回看见腰牌上刻着‘机’字的啊!老天爷,‘军机锦衣,六部直通’,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与此同时,策马狂奔的江彬忽然打了一个打喷嚏。

    咦,谁念叨我呢?莫不成,是数百年后的家人亲友吗?

    想到这里,江彬心里忽然有些发苦。

    直播没了,大长腿没了,网络看不了…

    真扫兴!

    不过,一想到他来到的可是《回到大明当少爷》的弘治、正德年间,一股豪气顺着肚脐眼直冲顶门。

    “我还就不信了,懂心理学通明史,有着锦衣卫身份而且武功在身,我江彬,难道还比不上那个普通穿越的杨凌吗?”

    入得京都,按照守城小校麻五指点方向,江彬提缰跑出半里地忽地勒马止步。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自己连夜送情报,这个,似乎不太好吧?

    对于明朝这段历史,江彬研究颇深。

    江彬知道,弘治十八年其实是个历史事件大年,就在这一年,弘治帝驾崩,明武宗正德帝登基,从而历史上才有了那个荒诞不羁,没事就给自己封个大将军差事干干的搞笑皇上。

    再比如,随着弘治撒手归天,东厂势力升到顶点,明史有名的内官八虎,张永、刘瑾、谷大用等人鸡犬升天飞扬跋扈,从此明朝进入宦官当道的数十年混乱中。

    还有,现如今锦衣卫最高长官都指挥使是牟斌,为人还算宽厚,只因后来得罪大太监刘瑾,被其陷害下天牢遭杖杀,其后锦衣卫系统由石文义、张采、钱宁各领风骚,再然后才轮到江彬独揽大权。

    行至半路,江彬忽然意识到,深更半夜跑去报信极为不妥!

    了解历史不等于洞悉锦衣卫系统内幕,最起码,验明正身的口令他就不知晓,何况北镇抚司衙门没人见过真正的江彬,可能只凭一枚令牌就相信他吗?

    尤其,这次通报的可是宁王谋反的惊天大事,真正的江彬被谁所害,路上遇到哪些暗杀,他统统不晓得,只知道遭遇的时候对方已经被毒杀,身上看不出任何伤口,透着一丝诡异。

    那么,自己假冒的江彬通过什么途径来京都,是不是遭到宁王府杀手暗害,这些情况即使不知道,也需要编些理由才是。

    于是冒牌货犯愁了,这大晚上的,让老子去哪里想辙呢?

    不过,江彬更明白,就算没有第一时间去北镇抚司衙门报道,却也不可拖得太久。

    京畿重地,东厂、西厂、锦衣卫,到处都是眼线,自己连夜进城的举动肯定瞒不住,晚个半小时四十分钟勉强可以说路不熟没找到地方,要是第二天一早再去北镇抚司衙门,绝对会引起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