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3章 青楼苏三
    江彬勒住马,左思右想正在踌躇不决,就见前方街面上有几人行色匆匆,低头快步而过。

    这些家伙似乎正沉浸在谈论什么事情上,而且由于距离颇远,江彬又位于暗处,因此并未引起几人注意。

    身为武道六级,江彬目力超群,稍一凝神,已经看到对方竟然和自己一样,身穿飞鱼服!

    竟然是…几个锦衣卫!

    江彬顿时大喜,蹑手蹑脚跟在对方身后十几米处,战马也顾不上管,随便找个破石头压住马缰绳,远远吊着这几个家伙。

    只见那帮锦衣卫动作鬼鬼祟祟,不时低声说笑几句,走出几十步后,突然转向一条并排只能通过两辆马车的巷子。

    尾随靠近,一阵胭脂香粉的味道顺风而来,江彬吸着鼻子闻了闻,抬头看看巷子口的路牌。

    就见上面倒是极有情调地写着两列字:小楼昨夜又春风,只晓得郎情妾意!

    我靠!

    江彬愣了一下,差点没笑出声。

    这几个锦衣卫,夜半三更贼头贼脑,原来竟是去逛青楼的!

    那么,这个巷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粉巷了。

    江彬正犹豫要不要跟进去,就听巷子口那家规模最大的青楼门口有人扯着脖子高喊:“百户大人,各位爷来的真是巧,位子都给老几位留好了,今晚上啊,我家苏姑娘新得了一首小曲儿,正等着几位爷评点一二呢!”

    老鸨招徕恩客的声音带着一种怪异的沙哑,似乎顺着声音都能闻到浓浓的铜臭味道。

    只是,江彬根本没在意老鸨这句话的核心思想,他的注意力全被‘苏姑娘’三个字给吸引了。

    苏姑娘?

    京都、青楼、粉巷…

    江彬心念电转,暗道:莫非今晚表演小曲儿的,竟然是玉堂春么?就是那个有明一朝,民间传说中最负盛名的青楼名妓苏三?

    江彬愣神的功夫,几名锦衣卫已经迈步走入粉巷,和老鸨有说有笑打着招呼。

    “喂,我说一秤金,你家三姑娘不是每三天献唱一次吗?今儿个不过第二天,怎么着,规矩要破了吗?”

    说话的家伙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面色黑红,下巴上留着钢针胡须,长相极为彪悍。

    老鸨一秤金慌忙赔笑道:“张百户说笑了,规矩是人定的,我家姑娘说了,妙曲偶得,浑然天成,需在一个时辰内得行家评点,要是过了这个热乎劲儿啊,再改曲子恐怕会失去意境。”

    闻言,这位张百户笑骂道:“唱个小曲还有什么热乎不热乎,一秤金,莫不是你借着三姑娘的名头糊弄大家吧?”

    “奴家哪敢,糊弄谁也不敢糊弄锦衣卫张虎张大人啊!哟,瞧您这话说的,真真折煞小女子了!”

    “哈哈,就你还小女子呢?脸上的粉怕没有半斤重吧?来,大爷捏一下,看看能捏到肉不?”

    几人说说笑笑打情骂俏,很快走入这家名为‘花满堂’的青楼,从张虎和一秤金的说话方式看,显然彼此极为熟络。

    江彬听着,小心脏开始扑腾扑腾跳个不停!

    三姑娘?

    苏姑娘?

    苏三~~~~!

    几乎一瞬间,江彬已经确信,今晚这位临时献唱的青楼名伶,定是苏三无疑。

    一想到穿越大明的头一晚,便有机会见到民间传说中有明一朝的顶级大美女,江彬顿时激荡了。

    小心脏荡啊荡的,真想看看这位玉堂春姑娘长啥样,是不是和后世电视连续剧里的那个王什么丹一样漂亮。

    江彬想着,脚步不由自主跟了过去。

    花满楼的龟公仆从以及姑娘们都被几名锦衣卫官家吸引,倒是没有人留意江彬。

    大摇四摆进到青楼,江彬找个不起眼的地方坐定,一名驼背小厮很快凑上来陪笑道:“大爷,您是听曲儿呢还是渡夜呢?”

    听小曲就要坐在大堂看表演,而所谓渡夜,就是找姑娘做某种运动了。

    江彬哼了一声:“随便坐坐。”

    “哦,敢问大爷有相熟的姑娘吗?”

    “这个,不曾有。”

    “那…大爷点些什么吃食可好?”

    闻听此言,江彬顿时有些犯难,他还真不知道青楼有什么小吃。

    “这个…瓜子、花生、兰花豆,有吗?”江彬皱着眉,暗想这些最常见的小吃,估计古时就有,自己随便点上几味,应该不会露怯。

    驼背小厮一听,眼里瞬间闪过几分鄙薄,心道,合着扎了半天势,结果就要这个啊?

    这货上下打量江彬几眼,看出面前的汉子虽然同样身穿飞鱼服,却满身灰尘破衣烂衫,其身份恐怕连个小旗都算不上,肯定属于最底层喽啰。

    再者,瞅瞅点的都是些什么---瓜子花生兰花豆,我去!乖乖龙格东,猪肉炒大葱,还真能搭配!

    那些京都豪门公子过来听曲,哪个不是选择时令瓜果、花篮、绍兴黄酒或者陈酿女儿红这些必点之物,哪儿有一上来问有木有瓜子的?

    穷光蛋!

    瞬间,江彬就被对方下了这么一个论断。

    “有…一共,十文大钱!”

    “行,快快上来。”

    江彬根本不知道这个年代物价如何,想想十文大钱也不多,便随口应承下来。

    驼背小厮一转身,目光立马变了,不屑、鄙夷、嫌弃…总之,没有一丝好感的样子。

    “对了,小哥,拿个铜镜过来,我要…擦汗。”

    江彬突然想到,自己来到大明后还不知道长啥样呢,要是附身的流浪汉长得歪瓜裂枣,靠,这可不好办了。

    这年月肯定没有动外科手术整容的,只能祈求上苍,千万别给我江彬安排个嘴歪眼斜塌鼻兔唇的‘伟岸’形象。

    听道这个破落锦衣卫索要铜镜,小厮脸上的鄙视便更多起来,心道,那些瓜子花生,市面上卖三文,青楼行价卖五文,现在老子要你十文大钱,结果你还傻呵呵笑个没完,一看啊,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傻羊牯!

    还有,哪里有大老爷们擦汗需要照镜子?你真当自己是黄花大闺女啊!

    小厮哼了一声,表示听到,随即转身离去。

    江彬枯坐着,微微皱眉,面上表情阴晴不定。

    他既想看苏三表演,又希望从张虎几个锦衣卫身上打探一些北镇抚司衙门情况,心中却更担心报送密信的最后时辰越来越近…

    正苦逼,就听身后有人愤愤地喊了一声:“喂,这位大哥,你被人家坑了啊,你要的瓜子花生兰花豆,顶天五文大钱,现在他张口要十文,这是把你当傻羊牯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