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4章 三个一
    江彬闻声回头,发现在自己身后,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坐着七八个书生打扮的人。

    对方几人所处位置比自己更差,脸大都藏在阴暗处,而且有意无意用纸扇、手帕之类的物件挡着,因此即便以江彬超人一等的眼力也看不清他们相貌。

    见江彬回头,刚才说话的公鸭嗓又道,“这位大哥,看你风尘仆仆,该是自外地刚到京都?如此说来,谅你也不知京城物价,被欺瞒实属正常。”

    对方嗓音古怪,江彬略感好奇,又觉得人家提醒自己乃是好意,便抱拳道:“这位小哥,在下的确刚入京城,不甚明白市井行情,多谢小哥提点...若是果真多出几文,权当打赏罢了。”

    这番话倒是说的文绉绉,颇有古风。

    十文或者五文对他来说根本没概念,而且来到青楼这种地方耍,哪儿有不被宰的,所以江彬并未当回事。

    “不谢,莫说。”对方见江彬不想惹事,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像是忽然没了兴致。

    很快,驼背小厮将瓜子之类端送上,放到桌上的时候,江彬愣了。

    见驼背小厮抱着胳膊冷笑,江彬瞪大眼,压着火问了一声:“小子,你给我上的什么?”

    “大爷,瓜子花生兰花豆啊!”

    “瓜你妹!”

    噌地一下,江彬跳起,一把薅住小厮脖领子,怒吼道:“你家十文钱就买这点东西?”

    “哎呀~~~”对方装腔作势大叫起来:“官爷,怎么着,有胆进青楼却没钱花销吗?一粒瓜子三文,一颗花生三文,一个兰花豆四文,算算看,是不是十文整?”

    江彬看着面前的三只碟子,每个上面只放着可怜的一粒瓜子、一只花生和一个兰花豆,忽然笑了。

    奶奶的,青楼欺压平民百姓也就算了,怎么连锦衣卫也敢如此明目张胆欺负呢?

    难道说,锦衣卫的势力已经弱到能被龟公随便欺辱的地步?

    江彬心中大惑不解,他却忘了,锦衣卫衙门在前两朝已经日渐势微,尤其弘治帝重开西厂,重用内阁大学士李东阳等文人,锦衣卫不断被分权,明显受到打压,如今的日子已然大不如前,比不得当年成祖时的辉煌。

    而且锦衣卫现任都指挥使牟斌生性忠厚,不喜争权夺利,遇到纷争往往不闻不问,更是极少为下层吏员出头,因此锦衣卫衙门便越发被两厂六部其他各处机构看不起。

    江彬来到青楼,一不打赏,二不舍得多花银子,驼背小厮伺候半天拿不到一文钱好处,心里早已不痛快。

    尤其,驼背小厮狗眼看人低,见江彬穿着寒酸,认定对方定是锦衣卫最底层小喽啰,穷光蛋一个,恐怕平日里也就混在自己听差的地面上收收租子啥的,说不定吃饭都得赊账。

    依仗自家花满楼有背景,这货便不把江彬当回事,甚至成心刁难。

    在驼子想来,真是活见鬼,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进青楼,我家苏三姑娘的小曲,是十文大钱就能听的么?舍不得花银子又不给老子赏钱,一个锦衣卫小兵拉拉,有什么资格坐在大堂?

    存着这份龌龊心思,驼背小厮一手导演‘三个一’当众打脸江彬这一幕。

    被当面羞辱,江彬火往上撞,胳膊倏然探出,五指一紧已勒住小厮脖领,顿时将这家伙双脚离地提了起来。

    顿时,驼背小厮驴脸憋得通红,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啊~~~呀~~~”惨叫连连。

    江彬冷笑:“好好,真好!一颗瓜子三文,一粒花生三文,一个蚕豆都敢卖我四文,你家花满楼牛逼啊,店大欺客欺负到老子头上了!行,我倒想问问,你小子一颗牙几文钱?一根手指几文钱,还有,卵子呢,又值多少?”

    说话的时候,江彬已经面露杀机。

    驼背小厮个头本就不高,再加上驼,因此被江彬一把揪起,两只脚在半空里晃啊晃,样子别提多滑稽了。

    “哈哈~”

    江彬身后,刚才提点他被人坑的公鸭嗓客人大笑起来,看来也是一爱看热闹的主儿。

    这边哄闹很快引起花满楼护院注意,几条汉子杀气腾腾,手里拎着棍棒疾步冲了过来,七嘴八舌喊着:“哪个敢在花满楼闹事?”“我看他是不想活了吧?”“不知道花满楼谁罩着吗?”

    江彬不动声色,睬也不睬,如同雕塑一般站在原地,根本没把这几个护院当回事。

    眼角余光看过去,江彬发现刚才发话提醒他的人已经向后挪开,并且从不远处,站起至少十几条汉子,隐隐形成对那七八名书生保护的态势。

    “哪里来的野…”

    花满楼护院首领一马当先冲过来,刚想怒骂,结果‘野’字出来了,那个‘种’还没出口,已经看清江彬打扮。

    锦衣卫?

    对方有些含糊了。

    护院首领并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他和驼背小厮不一样,知道锦衣卫尽管当下式微,但也不是一般老百姓能惹得起的。

    虽说自家花满楼身后有大势力罩着,但弘治年间最重礼仪教化,因此不到万不得已,花满楼身后大佬绝不会站出来说什么‘老子罩着此家青楼’这种有失身份的话。

    好说不好听,很容易引起朝野非议。

    “这位官爷,不知驼二如何得罪官爷了,干嘛动手了呢?”护院首领皱着眉,手里的木棍倒是放下,但目光凌厉,一付极为不爽的样子,同时使个眼色,几名手下已经四散排开,隐隐形成对江彬的合围之势!

    江彬恼怒小厮驼二对自己不敬,手上微微运力,一股霸道无匹的内息倏然冲入对方四肢百骸,瞬间已经种下阴招。

    江彬属于性情中人,怎么说呢,就是你对我好,我江彬便对你百倍好,你若辱我一次,说不得,老子直接要了你的小命!

    对,没别的,就是要命。

    驼二不知道,因为自己狗眼看人低,十天后将会浑身经脉寸断身亡,连治疗的机会都没有。

    见手里紧扣着的小厮身体一抖打了个哆嗦,江彬知道暗手已成,忽然笑了。

    “其实也不算得罪,江某不知京都物价贵到如此地步,一颗瓜子三文钱…嘿嘿,算了,既然已经说清楚,那就赶紧滚蛋!”他可不想继续在琐事上浪费时间,老子身上还有‘公务’呢!

    江彬此刻已然想明白,跟张百户几人来到花满楼,算是‘错进对出’了。

    他原意是想接近甚至控制那几个锦衣卫,从对方口中得知一些北镇抚司密闻,然后再去报道,接受‘候审’。

    结果却没想到,竟然有机会在花满楼这个地方亲耳听到玉堂春演奏小曲,见到天仙一般的妙人!

    岂不正是错进对出嘛!

    既然已经下了暗手,驼二这小子活不过十天,就别跟这儿废话了,若是耽误欣赏苏三姑娘表演,那可是大大的罪过。

    说着,手一松,江彬将驼二摔在地上,脚在对方腰眼上点了点,这家伙立马如同一只皮球般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