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6章 三姑娘的规矩
    江彬脚步已然放缓,表情却表现得急不可耐,只是似乎被别人挤得来不到前面,这才落在最后。

    不动声色,江彬已经凑到老刘等人两三米左右。

    这时候,再想靠近却是不可能,江彬的身子被两个精干健壮的汉子拦住。

    对方也不说话,就是站在那里,隐隐将江彬和那几个书生打扮的人隔开。

    眼角瞄过,果然,不但自己身边,左右前后,都有汉子面朝外站着,挡在几名书生身侧,随着人群缓缓前行,但这么一来,倒是没有其他恩客可以靠近了。

    江彬微微点头,心道这几名御前侍卫倒是尽忠职守,并且显然平时训练有素,保护太子的方式隐隐形成一种阵法。

    江彬暗自赞了一句,没有勉强往前靠,甚至根本看他们,身体却保持在一种极佳状态---随时可以暴起发难,不,蹿出救人。

    “各位官人,承蒙各位抬爱前来花满楼捧场,我一秤金代表我家三姑娘给各位官爷、公子见礼了!”

    老鸨一秤金的声音传来,这个体态丰腴徐娘半老的女人倒是长得不错,虽然年过三旬,甚至说不定四十好几,但打扮得浓妆艳抹,骚气十足,那双凤眼勾得人心跳!

    “不过,今儿个三姑娘唱小曲却要立个规矩,诸位爷想不想先听明白了呢?”

    众人便大声哄笑起来,喊着别说立规矩了,就算让我等喝三姑娘的洗脚水,老子也一两银子换一两,愿意得紧呢!

    见大家热情似火,一秤金笑得脸上脂粉扑扑簌簌往下掉,嘴里却娇嗔道:“哎哟,张大官人说得真好听,我家三姑娘听了肯定开心呢,您可真是会解闷…”

    话锋一转,一秤金开始宣布新规则:“我家三姑娘说了,此曲乃思念家人所做,虽一蹴而就但并未来及配词,因此难登大雅之堂…”

    江彬分神听着,心中暗笑,妹的,啥时候青楼也敢称大雅之堂了?

    就听一秤金继续道:“既如此,三姑娘说了,如果今日寻不到相得益彰的配词,这首小曲将永不再唱,各位爷哟,今晚是首唱,更可能是绝唱啊!”

    这条规矩一出口,台下的恩客们立马激荡了。

    “什么?哪有只唱一次的小曲?不行,绝对不行,太不合理了!”

    “马公子说的是呢,想那苏三姑娘,清丽绝俗聪明高雅,哪次做出来的歌舞不是冠绝京都,被别家青楼争相效仿?如果只唱一次,太可惜了啊!”

    “何止可惜,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

    江彬听得想笑,一首曲子罢了,连暴殄天物这种词都用上,可见玉堂春在这些恩客眼里何等独立绝世。

    嗯,倒要好好听听是什么风格的曲子。

    江彬注意到,随着老刘几人被层层保护起来,那两个鞑靼壮汉也不再拼命往前挤,而是随着人流向稍远处散去。

    这倒让江彬意想不到,难道说自己看走眼了,这俩货并没有存着伤害朱厚照的心思?

    不过既然形势并未变坏,江彬稍稍放下心,暗自琢磨,若是有机会,倒是可以用上心理学手段探探鞑靼人心思。

    如果对方只是规规矩矩的鞑靼商人,自己岂不真成了皇上不急太监急,白白为朱厚照担心了。

    而且,如此一来,想要接近正德,只能另觅他法。

    正琢磨,就听后台串着珍珠的门帘叮叮咚咚一阵响,一个身穿翠绿水秀长裙,体态婀娜,目测在一米六五到一米六八之间的年轻女子袅袅升烟走了出来。

    不说长相,就这身材,啧啧,曲线柔和,该大的地方大,该细的小蛮腰不堪一握,小碎步翩翩,走路的样子就像跳舞。

    血液刹那凝固,这一刻,江彬竟然升起一种恍惚的感觉。

    后世那些天然、人造、甚至机器美女,江彬见得不要太多,互联网何等发达,什么长相没有?

    但,这个妙龄女子一出场,什么大眯眯,什么小诗诗,全都如同草芥一般,再也入不了江彬的眼。

    苏三的长相,只能用这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词语形容:比花花羞,比月月闭,鱼沉雁落!

    随着苏三出场,花满楼大堂里登时安静下来,几乎落针可闻。

    苏三莲步轻移,微微福了一福,唱了一声喏:“各位官人,小女子偶的一曲乡愁,只希望官爷公子听了,能为小女子赠上合适的配词,苏三…感激不尽!”

    叮咚入耳,声音比黄鹂鸣叫还要动听百倍。

    说着,苏三款款一笑,将手里的琵琶抱在怀中,指尖轮转,如天籁般动听的音符便倾泻在大堂的空气中。

    没有谁发出一声稍稍沉重的呼吸,所有人都被玉堂春的曲子打动。

    虽然她并不是唱而是弹,但芸芸众生千姿百态,无不陶醉于此,如同傻了般凝神倾听。

    一曲终了,玉堂春再次福了福,开口问道:“曲子已经弹奏完毕,请问各位恩客,谁能为小女子配词?”

    江彬还在回味,就听前排有人突然大声道:“苏姑娘,我来!”

    苏姑娘,我来!

    这声吼音量算不上响亮,不过,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玉堂春身上,这里半夜静悄悄的时候,这一声就显得特别洪亮。

    众人目光不由向着说话之人望过去,江彬也一样,不过他站的位置相对靠后,只能看到对方一个后脑勺。

    目测,说话的家伙身材挺高,几乎快和江彬差不多了,最多略低三两公分!

    要知道,有明一朝,虽然科技、经济都在世界巅峰,但身材嘛,比起现代人来说,平均身高至少低了小半个头!

    要不怎么说一米六五到一米六八的玉堂春在女性中已经算是鹤立鸡群了呢!

    可这个说话的家伙,身材竟然仅仅比在江彬略矮,至少也有一米八,这就很罕见了。

    老鸨一秤金显然和对方相熟,听见搭话,立即笑嘻嘻道:“王三公子说的好啊,我就琢磨着,哪怕其他恩客想不出好的配词,王三公子也一定能接得上,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

    江彬一听,王三公子?

    这货是哪个?

    没等他费神猜测,苏三也同样笑着说:“王公子才高八斗,加之令尊身为礼部尚书,时常可以得到最高级别教诲,春儿就曾想过,若是真有人配得上这首曲子,那也是该王公子了。”

    姓王的三公子,而且礼部尚书是他爸?!

    嗡~~~

    江彬瞬间明白了,原来一秤金和苏三口中的这位王三公子,竟然就是那个王景隆!

    后世戏曲和中,往往将王景隆和苏三描写成一对欢喜冤家,甚至明末冯梦龙“三言”之一的《警世通言》中,《玉堂春落难逢夫》这一段说的就是两人之间的故事!

    玛德!

    这还了得!

    江彬眉毛顿时立睖了!

    看来剧情走向不对啊!

    ---

    各位大佬,新书期每天保底两更,手速不慢存稿充足,还望各位收藏则个,新的一周,有推荐票的投些可好?江百户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