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8章 就叫,《再别康桥》吧!
    “上台?这…”

    听到玉堂春开口相邀,江彬正要上前,突然想到自己还不知道重生后长啥样,万一呢,对吧,若是长成小怪兽,多吓人啊!

    而且他现在一大半注意力放在公鸭嗓朱厚照身上,生怕那两个鞑靼人对太子下手,更是不能远离了。

    “在下只是一名莽夫,嘿嘿,就是吃了花满楼‘三个一’的粗人,我么,就不上去丢人现眼了,在这里随便说两句可好?”

    方才江彬闹得凶,玉堂春躲在后面倒是听得一清二楚,知道对方和花满楼有过节。

    同样的,老鸨一秤金也不希望这个底层锦衣卫登上自家表演台,污了这块地方,于是连忙附和道:“这位官爷说的有理,前堂地方小,若是每个人献词都要上来,哪儿能站得下?我看就在原地吧,只要配词好,被我家春娘看上,到时候再上来和大家见面不迟!”

    江彬没觉得不妥,却听身后的正德愤愤然哼了一声:“我呸!狗眼看人低,我大明锦衣卫怎么了?何时连个青楼老鸨都看不上眼?”

    闻听此言,江彬心中暗笑,这个朱厚照,看来还是少年心性,喜欢打抱不平呢!

    一秤金仰着头,就当没听见这句话,反正青楼这地方,被人非议实属常态,谁还不兴客人们发两句牢骚啥的啊。

    苏三妙目向江彬所在方向望来,倾吐朱唇:“官爷请讲,春娘洗耳恭听。”

    “既如此,在下献丑了!”

    运起内息,江彬的声音似乎并不大,但在场的每个人却像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般,听得清清楚楚---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滟影

    在我心头荡漾

    …

    如情哥哥在耳边倾诉,虽然苏三没经历过男欢女爱,更没遇到心上人,但不代表她不懂什么是爱情和思念!

    多么新鲜的词语,多么奇妙的用词手法,嘻嘻,连天上的云彩都好像在和这位官爷打交道呢!

    众人听着,虽然有的开始撇嘴,但却没人提出质疑!

    毕竟,之前已经说好,江彬并非吟诗做赋,只是为小曲配词而已,平仄押韵方面还真说不着人家。

    况且这种形容手法闻所未闻,听上去似乎没什么了不起,但描述的画面却如同就在眼前,令人于淡淡的忧伤中好不神往。

    短短几句,已经把思念、怀恋、动作以及心态描写得及其到位,直可谓妙语天成!

    诵读一半,江彬突然收声不语。

    苏三出了半天神,这才反应过来,忙问:“这位官爷,好像还没结束,为何不念完?”

    “没必要,这首配词是为姑娘一人所作,在场有些下作之徒不配听,所以只要开头姑娘满意,以后找机会在下愿意奉上全部配词赠予春娘!”

    江彬这话说的明白,在场众恩客登时哄然,都听出是在讽刺王景隆。

    王三公子不傻,闻听此言鼻子差点气歪,双手攥拳,恨不能冲上来和江彬决斗。

    苏三臻首微颔,顿了顿又问:“敢问官爷尊姓大名?还有,这首配词是否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在下江彬!”

    江彬傲然道:“至于这首小曲的配词嘛,我看,就叫《再别康桥》好了!”

    “江彬…《再别康桥》?”玉堂春喃喃自言自语。

    她那双美目向着阴暗处江彬所在的方向看了又看,心里暗想,真是不晓得从哪个犄角旮旯蹦出这么一个妙人,竟能做出此等惊世骇俗,却又显得无比新鲜,符合自己曲子意境的配词!

    锦衣卫江彬,没听说过这个人啊!

    还有,康桥是什么桥,为何要‘再别’呢?难道这位官爷曾经有过什么伤心往事吗?《再别康桥》,真是好古怪的名字呢!

    苏三想着,一时间频频点头若有所思,却没有立即发表意见,做出最后论断。

    江彬见状,又问了一声:“敢问三姑娘,还入了得苏大家青眼?”

    这话和刚才王景隆问的几乎一模一样,气得礼部尚书家三公子差点崩屁,心道,好你个江彬,回头一定要好好查查这个锦衣卫的底细,找个由头收拾了对方!

    只是还没等苏三回答,花满楼大堂却陡然激变!

    此刻,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苏三身上,也有个别恩客回头向江彬所在的方向望去,甚至连‘老刘’几人,以及负责护卫的那些肃杀大汉,注意力在这一刻也出现些许涣散。

    惊变,暴起!

    两名已经散开的鞑靼汉子等的就是这一瞬间,间不容发之际陡然发难!

    一片红帆布铺天盖地扬起,其中一人的身形被红帆布包裹,如同空中翻滚的火球,带着阵阵厉啸猛然向着老刘几人的方向斜飞而至!

    当空响起一阵奇怪的声音,似乎带着的某种催眠功效,让在场众人的反应忽然变得迟缓起来。

    “哄玛尼哄麻咪么罗尔…”

    怒吼声中,数道冷芒闪过,伴随着如同霹雳般的寒光迅若闪电劈了过来。

    没有任何护卫能够做出反应,谁也想不到,就在苏大家即将公布评论意见的时候竟然有人动刀子!

    外围的两个护卫甚至来不及拔剑出鞘就已经被斩为两断,而那团红帆布似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直向核心的七八个书生扑去。

    “啊~~~”

    公鸭嗓小公子发出一声尖叫,听着就那么刺耳,而直到此时,两名本领高强的护卫才将将举起兵刃做出防御的架势。

    雷霆,一击!

    来不及了!

    裹在红帆布里的鞑靼大汉脸上闪过一丝狞笑,他似乎已经看见那位大明贵人在自己刀下被砍得血肉模糊,而随着自己立下这等惊天功劳,大明江山风雨飘摇,烽烟四起,自家可汗将率大军突破山海关,长驱直入,拿下顺天府,成就不世之功!

    “唉~~~”

    一声叹息忽然在鞑靼汉子耳边响起:“飞蛾扑火蝼蚁溃堤,你以为这等三脚猫功夫就能得手么?”

    声音很轻,似乎只有鞑靼汉子能听见,却又如此清晰,就像有人贴在自己耳边哈气。

    刀光!

    绣春刀的光华!

    比刚才刺客的寒芒更盛百倍,瞬间将这片阴暗角落照亮,如同有人早就准备好,突然点起数盏明灯!

    下一瞬,红帆布被狠狠斩为两断,汉子仿佛看见自己的头颅从那些书生头顶飞过,而他的腰部以下则撞在一名护卫身上,和对方齐齐摔倒。

    迎风,一刀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