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9章 送你回宫!
    干掉鞑靼大汉的当然是江彬!

    此刻,江彬的手高高举起,没人看清他如何出招,只有绣春刀上带着的一道血红,印证方才正是这把刀将刺客斩杀当场。

    见同伴失手,另一名望风的鞑靼汉子顷刻疾退,身形怪异地扭了几下,连转身都顾不上,倒翻筋斗向花满楼大堂外飘去。

    直到这时,那些等着听小曲的恩客、龟公、老鸨、护院家丁才发出阵阵惊呼,顿时乱成一团。

    江彬摇摇头,手放下,微微叹息:“护卫不行啊,反应实在够慢的。”

    并未追杀另一名刺客,江彬明白,此处乃是非之地,说不定还有其他未现身的杀手等着接应。

    那些御前侍卫特么就是废柴,他可不敢相信只凭这些家伙能够保护正德周全。

    蹭蹭蹭!

    几条人影暴起,向着鞑靼汉子逃走的方向追去,老刘一屁股坐在地上,吓得大小便直接失禁,而那个公鸭嗓小公子倒是始终站着,只不过脸色惨白,浑身哆嗦不停,显然同样受惊不浅。

    “握住我的手!”

    江彬身形倏然出现,伸出手,对着公鸭嗓微微一笑:“公子,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江彬承蒙公子提醒,这一刀,就当我江某还公子人情吧!”

    扶稳正德后,江彬不再看对方,就像经过此事双方已然两清,转过身,手指“当”的一声弹在绣春刀刀刃上,朗声喝道:“大明锦衣卫南镇抚司百户江彬,护我大明百姓----万事平安!”

    …

    经此浩劫,玉堂春献曲求配词显然不能继续,花满楼大堂内外乱成一团,几条完全没有生命迹象的尸体倒在血泊里,老鸨一秤金脸上的粉底随着肌肉不住颤抖,委顿在地哭天抢地干嚎不止。

    “杀人啦~~~官爷啊,这,这可让我怎么活呀~~~”

    这时候,之前进来的几名锦衣卫向打斗现场冲来,与一秤金相熟的百户张虎大吼道:“谁也不许乱动,都给老子静待当场,锦衣卫办案!”

    好半天,在几名锦衣卫连连怒吼中,花满楼大堂终于渐渐安静,局面总算控制住。

    张虎等人忙得满头大汗,派处人手向北镇抚司衙门、刑部衙门以及五城都督府报案,同时责令花满楼即刻宵禁,案情没有查清之前,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入。

    江彬冷冷看着,转过身,伸出手将犹自倒在地上浑身发抖的‘老刘’拉起,温声道:“先生莫慌,有我江某在此,宵小之辈不足为虑!”

    这句文言够屌,江彬甚至觉得自己已然入乡随俗,来到有明一朝后说话都跟着文绉绉的。

    “江…江将军,可吓死咱家了,哎啊,太…那个,公子呢,我家公子可还好?”

    见老刘急的满头冒汗,江彬‘恍然大悟’,装作这才想起小公子似的,转过头,第一次正面面对那位大明储君。

    “公子可曾受到惊吓?你…没事吧?”

    虽然刚才江彬为了安抚正德,曾特意和公鸭嗓握了一下手,但并没有盯着对方看。

    此刻面对朱厚照,江彬心脏不由突突乱跳,娘的,重生大明第一晚,总算见到真正牛人了。

    “本宫…小弟无妨,我没事…”朱厚照抬手擦掉额头冷汗,冲着江彬连连点头:“将军武功高强,忠心耿耿,我朱…我心下甚安,不碍事的。”

    听到对方脱口而出说了一个‘朱’字,江彬心头仅剩的不确定瞬间消失,已是百分百认定面前的公鸭嗓小公子,就是朱厚照!

    两人目光相对,江彬这才看清当朝太子,未来的正德帝模样。

    这时候的朱厚照,年纪大约十四五岁,个子不高,也就在一米六左右,身体看上去还算壮实,小鼻子小眼,胖乎乎的圆脸,一付人畜无害的长相。

    江彬打量正德,对方也看着他,目光显得很友善。

    江彬不晓得自己尊荣如何,心里多少有些没底,对视片刻尬笑道:“公子年纪轻轻,胆识却不小,哈哈,你们几人只有公子还站着,其他的嘛…嘿嘿。”

    正德一转脸,发现刘瑾、谷大用等人不是躺在地上就是趴在板凳上,有的裤裆甚至都湿了,到了此刻,身体还在筛糠般发抖。

    “哈哈,还真是…哈哈,笑死我了,你,刘瑾,还有你张永,哈哈,瞧你们吓得熊样!”

    朱厚照少年天性,虽然自己刚才也被吓得不轻,但见到身边钟鼓司太监、御马司太监几个大自己十多岁的家伙比他还不如,倒是有些开心起来!

    老刘,也就是钟鼓司太监刘瑾,猛地扑上来,抱着朱厚照大腿放声大哭:“老奴,老奴罪该万死啊,千错万错都是老奴的错,让太…让公子受惊了啊~~~”

    刘瑾是想亡羊补牢表忠心,但他这一哭,却提醒了朱厚照。

    好啊,刚才我遇险的时候,你们一个个屁滚尿流,躲得比黄鼠狼还快,现在倒想起我受惊,哼,老子遇险的时候干嘛去了?

    “滚!”

    正德抬脚就踢,一腿将刘瑾踹开,转过脸问江彬:“江将军,你在南镇抚司任职?眼下何种担当?”

    “在下锦衣卫南镇抚司同知刘大人手麾下百户。”

    江彬知道,有些话可以说,比如名字、官衔,但其他信息,比如‘军机’两个字,绝不可随便当众讲。

    “好,江百户英勇神武,真乃我大明栋梁,嗯,不错,很好!”

    正德差点当场给江彬升官,只是猛想到自己身份需要保密,这才生生忍住。

    这时,另外一个一直没说话的家伙凑上来,哆嗦道:“公子,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我等还是赶紧回宫…回家吧。”

    “哼,谷大用,你说的什么屁话?现在怎么回…回去?”

    朱厚照没好气地指着站在青楼进出口的锦衣卫张虎等人,愁眉苦脸道:“难办了,要是父亲知道我私自出…出来,回去少不了训斥!”

    听到两人对话,江彬猜出大概,感情这位太子是偷着跑出皇宫微服混青楼啊!

    若是悄无声息回去,就算以后弘治帝知道也不过睁只眼闭只眼,顶多斥责两句罢了。

    但要是太子遇刺这件大事宣扬开来,龙颜大怒之下,恐怕正德以后再也别想轻易出宫。

    念及此,江彬眼珠一转凑上前,低声道:“公子,想必令尊家教严格,所以不喜公子夜间出来吧?”

    “正是如此,唉!”正德一脸无奈。

    江彬弯下腰,以只有几人能听到的音量道:“公子莫慌,我有办法让公子神不知鬼不觉,怎么出来怎么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