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10章 蒙面叫宫门!
    正德闻听大喜,正想问江彬有何高招,却忽然想到自己回去的可是皇宫,比不得一般百姓家,恐怕这个江百户的办法行不通。

    见正德一脸不相信样子,江彬小声道:“公子莫非不信在下所言?这么说吧,我们锦衣卫办案,总会遇到各种稀奇古怪情况,如果没有特殊手段,岂不是处处遇阻、时时受制?如果公子相信在下,我必然有办法帮公子顺利回府。”

    朱厚照将信将疑,问:“将军所言,当真?”

    江彬目光一凛,正色道:“童叟无欺!”

    这下,正德犹豫了,他虽然年少,但却不傻。

    正德心道,自己是大明太子,皇位唯一继承人,就算对方有办法,可,难道真让一个不知根底的锦衣卫百户送他回皇宫?

    若果真那样,他朱厚照的身份岂不暴露了?

    假如江彬嘴不牢,四处宣扬一番,随之而来的后果,谁也不知道会如何。

    堂堂大明储君,深更半夜溜出皇宫逛青楼,而且好死不死遭遇刺杀…一旦传扬出去,必然引起满朝文武非议,可想而知皇室的脸面将会被他朱厚照丢尽…

    江彬见对方愁眉不展一脸为难,猜到正德不想让自己知道身份,便说:“想必公子家世煊赫,不愿让外人知晓来自哪里?这好办,你们尽可将我双眼蒙住,带到地方后叫开门,江彬自有办法让诸位神不知鬼不觉大摇大摆进去!公子平安回府后,即刻安排人送江某离开,如此一来,在下依然不知公子家住何处,公子却能顺利回府,岂不两全其美?”

    正德一听,眼都直了。

    还能这样的吗?蒙着眼,然后叫开门,就能不被发觉?这…太搞笑了吧?

    “刘瑾,张永,你们说,江百户的方法可行不可行?”

    几个太监早就围在身边抻着耳朵细听,待到想明白江彬所言,刘瑾忙道:“公子爷,事急从权,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最重要的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咱们今晚出来过啊…”

    一想到若是被弘治帝得知自己这帮家伙怂恿太子去了青楼,而且遭遇刺客差点受伤,刘瑾便悔得肠子发青。

    假若圣上震怒,他刘瑾就算长着一百个脑袋也得被砍完。

    索性了,死马当活马医!

    这个江百户看来有些门道,不如就按他的说法试试看。

    于是,一群胆大妄为的糊涂虫以及一个后世穿越过来,胆子更是比天还大的冒牌锦衣卫百户,双方一拍即合,做了一件说出去能让听者瞪掉眼球的奇闻。

    从花满楼出来并不难,江彬沉着脸,来到北镇抚司百户张虎面前,掏出自己那块精铁制成的腰牌递给对方,阴恻恻道:“张百户,在下江彬,要和几位贵客离开,还请行个方便!”

    现在,满堂恩客都能看出来,躲在角落里的这些家伙不简单,绝对非富即贵!

    有明一朝,对于身份等级限制极为严格。

    比如,商人再有钱也不能穿丝绸,王公贵族出门,只要不是办案,坐几人抬的轿子,跟随多少护卫随从,都有定例,一旦超过,就是破制,就是僭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往大了说甚至会砍头。

    就说堂堂礼部尚书之子王景隆,出来听曲也不过带了两三仆役而已,其实排场没多大。

    可那几个书生呢,没打架的时候不知道人家咋回事,现在可倒好,二十几个彪形大汉围着保护,这还不是贵人吗?

    王虎面有难色,正想说此乃我北镇抚司辖内案子,你江彬不过是南镇抚司衙门百户,手伸得不要太长,然而,一接过江彬手中腰牌,王虎顿时软了。

    大家都是百户,但他王虎这个百户可比江彬差得远。

    人家可是军机百户啊!

    锦衣军机,六部直通!

    只要王虎脑子里的水还没变馊,他就不敢拦着。

    “这…江百户,要不还是稍等片刻,待得衙门差役到来,一起护送那位公子回去,岂不更好?”

    江彬心里暗骂,护卫你妹!

    正德就怕事态闹大,你还等衙门里来人,这不是没事找抽么?

    “不可!王百户此言差矣!”

    江彬一脸正气道:“我锦衣卫替天子管束八方,岂有借别人势力成事的道理?江某不才,受圣上恩惠保护黎民百姓,逢山开路遇水填桥,怎么,王百户这是不相信江某的能耐吗?”

    王虎一听,鼻子差点气歪了。

    这都什么啊,怎么听着像山大王抢劫呢?

    他还没说话,不远处的正德却被感动得差点吹鼻涕泡。

    忠臣啊!

    还有比这个江彬更忠于我大明的吗?听听,人家说得多好,何等正义凛然!

    “江百户说的好啊!就依你所言,本宫…本少爷谁都不要,只认江百户一人,那谁,还不快快让路,难道让我…我父亲怪罪下来才行吗?”

    这话一出,王虎马上怂了,他早已看出这帮家伙惹不起。

    得,这话可是你说的,大家都听见了,你这小哥,真是不知世道险恶,既如此,老子还不管了呢!

    “放人!”

    北镇抚司百户张虎黑着脸,梗着脖子扭过头,再也不看江彬等人。

    于是,正德几人袍袖遮面,鬼鬼祟祟出了花满楼,走出十几步,江彬主动道:“公子,请将江某面部蒙上,你们只管回府叫门,我江彬保证各位绝不会出差错!”

    正德点头道:“就依江百户所言,唉,委屈将军了。”

    刘瑾赶忙上前,将几块方巾接在一起,做成蒙面布,将江彬双眼蒙上。

    一行二三十人脚步匆匆,向着皇宫方向赶去。

    之前,正德偷偷出宫的时候,倒是安排了接应的小太监,他晓得回宫时很可能已经三更半夜,想要无声无息进大内绝非易事,这种细节肯定要提前安排好。

    不过如今情况有所不同,北镇抚司衙门锦衣卫百户张虎,已经第一时间派人向五城都督府等衙门报案,皇宫内外接到信报后,戒备必然比平时森严,朱厚照几个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回去,难度倍增。

    正德心急如焚,他可不傻,明白晚一刻就会多一分被发现的危险,一旦弘治帝前去探望太子,麻烦可就大了。

    连声催促中,约莫一柱香的功夫,一行人来到皇宫外墙。

    找到约好的角门,刘瑾胆战心惊依照之前定好的暗号扣门。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很快,倒是有声音传来,但似乎并非提前安排好的一人脚步声,而是杂乱无章,听上去绝不少于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