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15章 刑堂千户
    夜风萧瑟,仲夏夜的澳热挡不住两位小旗的发财大梦。

    听赵琦问,搭档李健想了想道:“赵哥,我倒是觉得江百户并未欺瞒,你想,人家好歹是个百户,而且是最神秘最惹不起的军机百户,犯得着耍咱们?非亲非故是不假,但他江彬是异乡人,想在京都做买卖,没几个忠心耿耿的手下肯定玩不转,只要你我兄弟能给他帮上忙,人家用谁不是用,跟咱俩合作并非不可能!”

    赵琦点点头,叹口气,喃喃道:“唉,希望江百户的赚钱法子管用…老天赐福啊!”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勉强恢复一半体力的江彬被赵琦的敲门声吵醒。

    “百户大人,江百户可曾醒来?”

    江彬刚应了一句,就听赵琦气急败坏喊道:“请江百户动作快些,刑堂钱大人点名要见你,看上去千户大人的心情不太好啊!”

    有明一朝,锦衣卫机构组成相当复杂。

    简单而言,自明成祖朱棣设立十二亲军营开始,其中负责谍报敌手、监督朝臣、听风百姓的一支锦衣亲军,就成了其中最令人生畏又权势滔天的暗势力。

    由于亲军营建制属于卫、所制,更是皇帝最信得过的禁卫军,常年身穿锦衣,因此世称锦衣卫。

    到了弘治朝,锦衣卫机构精简,南北镇抚司衙门权力不断削弱,镇抚使大人麾下机构便分成三哨六堂九部,暗合三六九之术,刑堂就是其中掌管锦衣卫内部刑罚、奖惩、问责的重要部门。

    此刻,刑堂千户钱宁,一脸阴翳坐在北镇抚司衙门东偏厅,等着这个不开眼的南镇抚司军机百户拜见。

    钱宁情绪很不好,并非因为江彬昨晚没有第一时间找自己汇报军情,更主要的是,尽管钱宁还不知道江彬连夜进城所为何来,但他却很清楚,这事儿小不了,甚至大到连锦衣卫也担待不起!

    这不明摆着嘛,一大早,都指挥室牟斌,北镇抚使于浩就像约好了一般,分别派人通知自己,一个告知钱宁,偶感风寒已经转化为伤寒症,卧病在床起不来,另一个则说自己三姨太的小舅子家的三姑妈要做六十大寿,需要过去请安!

    钱宁这个气啊!

    现在已经到了盛夏时节,漫说风寒了,感冒都难,更没听说过还能感冒转伤寒的!

    至于牟斌大人的借口,更是可笑过了头,特么那也叫亲戚?还敢让都指挥使大人前去请安,想不想活了?

    钱宁明白,一定出了大事,两位老大这是在找各种借口不来衙门,让自己单独处理呢!

    指挥使之下设两名指挥同知以及一名镇抚使,然后才是千户、副千户等等。

    现如今两位大人不露面,两名指挥同知,一个去了塞北督察边关克扣军饷案,一人授命到大同府,代表皇上给四王爷贺寿,难道能千里传书叫人家回来吗?

    钱宁明白,尽管论资排辈或者官阶等级,比自己高的大有人在,但今儿个他是别想跑了,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他钱宁都得扛着!

    可,到底是什么呢?

    越琢磨越含糊,钱宁想到一大早就听心腹手下汇报昨晚有人夜闯北镇抚司衙门,钱宁立马嘀咕开来,莫非,这件事和那个连夜赶来的南镇抚司军机百户有关?

    娘的,说不得这家伙就是个大灾星,很可能就是他给自己带来麻烦。

    带着这种情绪,钱宁在见到江彬之前便一肚子气,心神恍惚疑神疑鬼。

    钱宁很清楚,掌握三哨六堂九部最优质资源的牟大人、于大人,肯定有他们专属渠道了解某些自己掌握不到的情报,人家明显是在躲灾嘛!

    鼓起腮帮子运气,钱宁极不耐烦地敲着桌子,第三次寒声问道:“李健,南镇抚司军机百户江彬是不是睡过头了?本千户三番五次唤他也不来吗?”

    李健连忙躬身施礼,心想,鸟,哪里唤了三番五次,不就去叫了一次嘛,还讲不讲理了?唉,看来钱阎王今天要发飙,也不知道江百户能不能躲过这一劫!

    “回千户大人,江百户应该、大概、或许马上到,要不小人再去叫一下?”

    “不必!”

    钱宁阴沉着脸,就像被针缝在一起的两只小眼中射出寒光,阴恻恻道:“南镇抚司了不起啊,胆敢不把本千户当回事!好,我倒要看看这个军机百户连夜耽搁紧急军情,究竟是何居心,他眼里还有没有北镇抚司衙门,还有没有王法?!”

    这倒好,未曾见到江彬,掌管北镇抚司刑堂的千户钱宁竟然动了杀心!

    北镇抚司内部,锦衣卫中流传着一句话:“宁惹大人不碰阎王!”

    大人当然是指都指挥使牟斌牟大人,而阎王可不是神话传说里的阎王爷,而是特指钱宁,钱阎王!

    仅凭这句话,钱宁为人之狠毒刻薄可见一斑。

    钱宁话音刚落,就听东偏厅门前有人朗声问道:“钱大人,小将能有什么居心?还不是和千户大人一样,怀着一颗报效朝廷的赤胆忠心!”

    随着话音,江彬出现,一脸傲然。

    他的态度看似谦恭,但嘴角带着的冷笑却像告诉钱宁:千户大人,你是牛逼,但老子偏偏不鸟你!

    别说,江彬倒是有这个实力!

    他现在身怀三大绝技:一刀能将北镇抚司衙门大堂地上的青石砖斩为两段;一眼能控制钱宁思维,让对方傻乎乎听自己指挥,就像奴才般老实;实在不行,不是还有太子这个天底下最牛的后台嘛。

    有实力还长得帅,江彬当然敢在钱宁面前放肆。

    尤其,江彬的性格属于你敬我一尺我重你一丈类型,你好我好大家好倒也罢了,若是没来由欺负到老子头上,说不得,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弄不死我江彬,老子干死你!

    钱宁身材偏胖,其貌不扬,甚至可以说有些丑陋,印堂下方那个超级大的鹰钩鼻,显得此人性格阴狠毒辣,看着就令人生厌。

    上下打量江彬几眼,钱宁开口问:“对面何人,见了本官为何不跪?”

    江彬眉头皱起…

    跪?你钱宁这话说的不要太刁难人吧。

    有明一朝,虽然皇家对官场、百姓、书生、关外的情况掌控严格,但有一条,上下级之间的规矩却没那么多。

    尤其弘治帝仁厚,内阁三大殿大学士来到乾清宫和弘治帝商谈政务,都从来都是进门赐座,非正式场合见了皇帝可以不跪!

    别说江彬只是比钱宁稍低一级而已,就算是总旗、小旗这些低级头领,见了千户、百户,也不用每次都要下跪见礼。

    江彬没说话,定定看着钱宁,短短几句话,江彬已经听出对方这是诚心找茬!

    好像我特没惹着他钱宁吧?

    江彬心道,老子还就不鸟你了,咋滴!

    站立片刻,江彬连回应都没有一句,竟然一转身,直接从北镇抚司衙门大堂东偏厅扭头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