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17章 这个少女不简单
    顺着江彬手指方向,见到果真有人追来,永福连忙伸手将头发衣裙整好,江彬注意到永福俏脸沾着少许飞鱼服上的血渍,没多想,顺手将昨晚正德、刘瑾等人蒙他双眼的方巾掏出,扯下其中一块递了过去。

    “姑娘,你脸上有些许污物。”

    女孩子最在乎容貌,听对方说自己脸上不干净,永福下意识接过江彬递来的方巾,就要往脸上擦。

    刚举起,永福忽然觉得不妥,这可是男人的东西啊,自己怎能随便使用!

    咦?

    不对,这块方巾为何如此眼熟?这个刺绣精美的大篆体【照】字,不就是皇兄的随身之物么?

    永福不动声色接过来瞧了两眼,想起早上朱厚照向她描述的那位救命豪杰,小妮子忽然笑了。

    一双妙目定在江彬脸上,永福温声道:“敢问这位大哥,可是姓江么?”

    听到面前这位素不相识的妙人一口道出自己姓氏,江彬愣了。

    肿么回事?难道穿越了还能遇到熟人吗?

    仔细看看面前少女,江彬确信,无论前世今生,他肯定没有见过对方。

    “在下江彬,敢问姑娘如何知道江某姓氏?”

    永福公主抿嘴一乐:“那就是了,真是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江百户,小女子永福,多谢将军馈赠方巾!”

    说着,在江彬一脸错愕中,永福公主一双秀目在对方脸上转了两圈,嘻嘻笑着用正德的方巾擦了擦脸。

    既然是自己哥哥的东西,那就没关系啦,永福似乎自动忽略这块方巾是从一名素昧平生青年男子怀里掏出。

    “将军还请收好,这几块方巾结成一体,很是有趣,是不是有某种特别意义?”

    江彬收起永福递回的方巾,心中苦笑,这事儿整的,没来由撞了女人,现在被人家拉着问话脱不了身,这可如何是好!

    还没回答,赵琦、李健以及数十名锦衣校尉蜂拥而至,里三层外三层将永福等人围住。

    “锦衣卫办案,无关人等速速散去。”

    赵琦黑着脸喊了一声,心道,江百户啊,您老有些过了吧,脾气不要太火爆,怎么一言不合就和千户大人杠起来了呢?

    你是不知道,钱宁这家伙人送外号钱阎王,如今得罪钱宁,你江百户恐怕自身难保后患无穷,还怎么带着我们哥俩儿赚银子?

    永福带出来的大内侍卫哪里遇过这种情况,好么,平日都是自家趾高气扬,任你官职多大,碰到宫里出来的护卫都要躲着走,何曾被人威胁!

    “放肆!”

    永福身边,侍卫首领王二抬手抽出腰刀,冷笑道:“锦衣卫真是够威风,挑事竟然挑到老子头上了,我看谁敢胡来!”

    赵琦和李健干了多年听风力士,最善察言观色,见到永福等人衣着光鲜,而且随从护卫精干凶恶,当即猜到对方不好惹。

    这可是皇城根,谁知道是哪个官家小姐出来游玩,而且现如今锦衣卫不比从前,惹不起的人多了。

    赵琦心里明白得紧,见对方态度强硬,顿时怂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别回头成了替罪羊,为钱阎王扛事,实在犯不着。

    赵琦连忙拦住跟在身后的斩堂总旗,低声道:“刘大哥,对方身份不明,我等不可造次。”

    赔着笑,赵琦上前一步问:“我乃锦衣卫北镇抚司牟大人麾下小旗,敢问大哥怎么称呼,小姐是谁家眷属?”

    侍卫头领睬都不睬,直接翻鼻孔,什么玩意!

    小旗?还牟大人麾下呢,人家牟斌认识你是谁啊?

    “滚!”

    侍卫首领王二怒斥一句,甚至连一个多余字都没有,两眼朝天,牛逼得不行。

    赵琦老脸赤红,心里暗骂,老子把你当贵人供着,你却如此对我,怎么着,老虎不发威,真以为我们锦衣卫是病猫吗?

    没等赵琦开口,身后斩堂总旗脸一沉,阴惨惨喝道:“本人奉千户钱大人口谕,捉拿叛逆江彬回镇抚司衙门,闲杂人等一律让开,否则按大明律,阻拦厂卫办案者,格杀勿论!”

    闻听此言,侍卫首领还没说话,永福公主却恼了!

    长这么大,从未有人当着她的面说出‘格杀勿论’四个字!

    永福、永淳两姐妹,那可是有资格在皇兄朱厚照面前随便撒野的主儿,同着父皇弘治也能时不时耍耍娇,现在竟然有人说要格杀她!

    莫不成,这些锦衣卫欺负老百姓惯了,草菅人命已经习以为常了吗?

    怪不得北镇抚司衙门的口碑越来越差,父皇和皇兄对他们甚为不满呢!

    还有,江彬的情况经朱厚照添油加醋一顿吹嘘,在永福心中早已生出好感。

    能够一刀斩杀鞑靼刺客,而且还使用秘法助太子回宫,这位百户江彬可是大大的忠臣,怎么就被称为叛逆了?

    “哼~~~”

    永福公主娇斥一声:“王二哥,你等暂且退下!既然锦衣卫拿人办案,我们又不愿意配合,那就随他们抓进北镇抚司衙门好了,本…本姑娘倒要看看谁有那么大胆子格杀我!”

    说着,永福冲江彬微微一笑,脸上带着娇媚的憨态:“江大哥,如果将军信得过小女子,那就不要反抗,随我一同前往北镇抚司,我倒想听听江百户有什么十恶不赦之罪,竟被那位钱千户视为叛逆!”

    言罢,永福公主不顾丫鬟虹彩拼命劝阻,寒着俏脸,娇斥一声:“都给我让开!”

    一马当先,永福就像一头骄傲的小天鹅,向着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走去。

    江彬单手托腮,从背后看着永福公主婀娜多姿的杨柳小细腰,若有所思。

    “看来,这个少女不简单啊!”

    …

    一炷香过后,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正堂,今日当值的刑堂千户钱宁,一脸懵逼,面色黑得就像抹了一层锅底灰。

    看到永福等人第一眼,钱宁脑门上的冷汗便直直掉进嘴里。

    那个该死的刑堂总旗,叫刘什么来着?娘的,老子回头一定好好收拾这小子,打发这家伙滚去街面听风!

    抓一个小小百户而已,干嘛一下带回来这许多人?

    钱宁为人奸诈阴狠,但心眼却一点不少。

    瞧瞧两个小娘衣着,还有那些身穿锦袍的精壮护卫大汉,钱宁明白,对方身份绝对不简单,保不齐就是某个达官贵人家的小姐。

    钱宁暗道,这些随从人人身穿刺绣锦袍,那个小娘的身份该是何等尊贵!这是抓人吗,分明是请了一个祸害回来。

    钱宁心中叫苦,脸上却不动声色,装模作样询问几句情况,开始自动找台阶下。

    “咳~~~”

    咳凑一声,钱宁道含笑道:“事情经过本千户已经明了,误会,纯属误会!自古女子不垂堂,衙门重地,还请两位小姐回避,来呀,送女眷出…”

    钱宁话音还未落,永福忽然开口打断,寒声道:“千户大人此言差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