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18章 都指挥使牟斌
    永福宫主瞪着凤眼,柳眉倒竖:“谁说自古女子不垂堂?古有武则天,今有皇后王娘娘,何曾见过女子不如男?哦,是了,锦衣卫里没有女谍,所以千户大人对女人有看法吧?我想锦衣卫是不是该改改制,增加一队女谍?”

    钱宁一听,心里更加含糊。

    大明律法严苛无比,女人的确不能上厅堂,只有一种情况例外---如果该名女子身带品秩,那就另当别论了。

    就是说,当女子被皇上敕封诰命,就属于身带品秩,是可以在一定情况下于公堂听证。

    尤其某些王公权贵,女儿一生下来就是郡主、勋戚,身份可比他钱宁高贵太多了!

    更何况,这个少女年龄不大,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却在鬼气森森的北镇抚司衙门大堂毫无惧色,谈吐自如,显然见过大世面,这种人物岂是善茬?

    钱宁越想越嘀咕,但这么多人看着,他却不好示弱,只能硬着头皮道:“江彬百户一案,事关锦衣亲军内情,不可被外人知晓,还请姑娘理解一二,请回避!”

    “哼,如果我就是不走呢?”

    永福冷冷道:“钱千户,你办你的案,我听我的情,只要钱千户秉公执法,不徇私枉情,小女子自然不会妄加阻挠!难道说,钱大人有心公报私仇,做出某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吗?”

    钱宁一听,鼻子差点气歪了。

    都说了是我们锦衣卫内部矛盾,不足为外人道,你可倒好,直接给我扣一顶公报私仇的大帽子,简直欺人太甚,还有没有道理可言!

    “姑娘,请勿为难本官!”

    钱宁一脸正气:“本千户好相与,可我家都指挥使牟斌大人,镇抚使于浩大人可就不好说话了,趁着两位大人没在衙门,还请姑娘速速离去,否则…”

    钱宁小算盘打得极好,想着用当朝二品、三品大员的名头压对方,认为抬出牟斌、于浩,对面小娘怎么也要给几分面子。这两位可是都指挥使、镇抚使,属于一天十二个时辰随时能够进宫面圣的牛人。

    没成想,永福公主脸一沉:“钱宁,你这是拿牟斌的名头吓唬人吗?好,既然你提到都指挥使牟斌大人,本姑娘更不能走了,不然,牟大人知道本姑娘来过却不通知他,或许以为我对牟大人有成见!王二哥,速速通报牟大人一声,就说我在北镇抚司衙门大堂等他!”

    永福有心为江彬出头,小妮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上来,当下要找牟斌理论。

    “哪个说我没在?”

    “谁敢当着公主的面胡言乱语?妄论下官不好说话!”

    永福话音刚落,就听外面两声怒吼,随即跌跌撞撞冲进两人。

    一位身穿三爪御赐黑蟒袍,一位身着水绿牤牛服,衣冠不整满头大汗,一进来冲着永福纳头便拜。

    “臣锦衣卫都市指挥使牟斌,拜见永福公主!”

    “臣北镇抚司镇抚使于浩,给永福公主殿下请安!”

    随着两声气急败坏的怒吼,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大堂闯进七八条汉子。

    为首两人,正是锦衣卫最高首领都指挥使牟斌,以及北镇抚司镇抚使于浩。

    两人进来,就像约好似的,动作整齐划一:狠狠瞪了钱宁一眼,接着向永福下跪请安。

    这两位也是够悲催的,昨夜得到线报,听说京都出了大事,并且跟锦衣卫有关,牟斌和于浩暂时没有摸到底,于是便想了个‘不在现场’的法子,不约而同打算将这件事往外推。

    不过,钱宁倒是误会了,牟、于两位不来衙门和江彬半文钱关系都没有,而是因为昨夜粉巷青楼刺杀案。

    只是没成想,两位大员躲了半天,结果却丝毫不省心,闻听永福等人从大栅栏带到北镇抚司衙门,牟斌和于浩立马知道出事了。

    两人何等阅历,听到手下先报,虽然尚不知永福身份,但却明白对方不好惹,这才顾不上搂着小妾睡大觉,急匆匆赶来,正好撞见钱宁拿他们挡挡箭牌这一幕,于是慌忙现身,七嘴八舌将自己往外摘…

    江彬侧过头,目光集中在牟斌身上,当然,对于浩也仔细瞧了几眼。

    他知道,眼前二位可不是一般人,尤其牟斌,把持锦衣卫多年,生性老辣,世袭锦衣亲军出身,更是锦衣卫建制以来,绝无仅有的六堂全部干过一遍,统统通关的顶级牛人!

    锦衣卫三哨六堂九部,其中六堂指的是刑堂、斩堂、风堂、厚堂、教堂以及谍堂。

    刑堂执掌刑罚和赏赐,属于监督执法机构,目前由千户钱宁掌管。

    斩堂负责刺杀、狙击、聚众、追捕,斩堂高手众多,职能如同猎狗,只要锁定目标,千里之外也必将取敌人性命。

    风堂负责收集朝野内外官声民意,人数最多,也最被锦衣卫其他部门所不齿。

    风堂小校地位低下,像赵琦、李健这些人就隶属风堂。

    厚堂取意皇天后(厚)土,就是专门为锦衣卫搞关系平事儿的。

    比如,锦衣卫在某处杀了人,如果对方罪有应得倒还罢了,若是杀错了呢?必须有人站出来承担责任。

    厚堂负责的就是这种出力不讨好的差事,不过厚堂几位千户以及主管的指挥同知,和朝中大臣关系倒是很好,算是锦衣卫部门里少有的八面玲珑哪里都吃得开的主儿。

    教堂可不是天主教堂,而是负责锦衣卫基层校尉训练的培训部门,三哨六堂九部的锦衣校尉,必须经过教堂时长不等的培训,合格了才会派去朝野做事。

    谍堂职能最是神秘,属下身份从不示人,甚至锦衣卫花名册里都没有组织成员的详细介绍,其核心人员情况只掌握在寥寥几位首领手中,江彬从属的军机锦衣,便是隶属南镇抚司谍堂分部管辖。

    锦衣亲军成立近百年,历代锦衣卫何止数十万,也只有牟斌一人干过六堂不同身份的活计,而且全都做的风生水起,可见此人能力何等出众!

    江彬定定盯着牟斌,看了半天,心里暗自吃惊!

    以他武道六级的水准,竟然看不透牟斌!

    江彬看不出牟斌身上功夫深浅,并且在对方脸上、身上找不出任何特征,似乎只要一转眼,立马便想不起这个都指挥使牟大人长什么样!

    了不起,不得了!

    相遇第一面,江彬便对都指挥使牟斌心生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