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19章 我让你走了吗?
    面对牟斌,江彬心中暗凛,他明白,让自己产生如此错觉的原因只有两个:

    其一,牟斌武功深不可测,远胜于自,甚至达到返璞归真境地,所以看不透深浅。

    其二,牟斌太平常太普通,而且方方面面都‘普通’到了极致,不论长相还是动作、声调,全都不容易让人记住。

    可,到底是哪种情况?江彬倒是有些含糊了,不过内心更倾向于第一种。

    牟斌和于浩对公主施礼,永福连忙起身,隔空虚虚扶一把:“牟大人、于大人,两位万勿多礼,说起来倒是永福唐突,叨扰锦衣卫办案。”

    牟斌连道不敢,信誓旦旦表态公主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天下都是皇家的,别说一个小小的北镇抚司衙门了。

    双方客套几句,牟斌面色阴沉,大步走到已经吓傻的钱宁面前,低声怒道:“蠢材!你这个刑堂千户怎么当的,连公主何种相貌都不知道,还当得什么锦衣千户?滚,马上滚!”

    钱宁悔青肠子,急得都快哭了,刚想申辩两句,就见牟斌冲他不断使眼色,示意其赶紧走人。

    只愣了片刻,钱宁登时想明白,自己老大让他滚蛋是救他钱宁一条命啊!

    否则,冲撞銮驾,捉拿公主,手下不开眼的家伙更说出什么格杀勿论这种抄家灭门的话…就算他钱宁命好不下天牢,身上这层飞鱼服定然穿不上了。

    “是,是,卑职这就走,不,这就滚!”钱宁说着,一路小跑,向着正堂大门处奔去。

    “且慢!”

    一个清朗的男中音突然在身后响起:“钱大人,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恐怕不妥吧?怎么,千户大人难道不想给下官解释一下什么叫‘犯上作乱、叛逆枉法’吗?不给江某一个合理的说法,你以为你走得出大门么?”

    不用问,说话的当然是江彬。

    见钱宁要溜,江彬肯定不干!

    老子没惹你没辱你,尽管有藐视公堂的嫌疑,但若不是你钱宁欺人太甚,公务在身我江彬能说走就走吗?若是这样,不远千里跑来北镇抚司衙门干嘛,老子有病啊?

    再者,钱宁见到牟斌和于浩,同样没有下跪行礼,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江彬肯定不爽。尤其,被钱宁一口一个犯上作乱、叛逆枉法喊着,江彬岂能这样轻易饶过对方!

    江彬开口阻拦,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镇抚使于浩,却有些不乐意了。

    “江百户,本官已经听说你的情况,现如今钱千户不适合处理此事,让他回避有何不妥?此乃我北镇抚司内部决定,怎么,江百户难道要横加干涉?”

    于浩和牟斌都是钱宁上司,而且南北镇抚司之间关系微妙,不论牟斌驱赶钱宁或者于浩开口为钱宁脱罪,都是不希望南镇抚司派来的人骑在自家手下头上。

    官场险恶,很多地方不足道不可说。

    江彬唇角带笑,肃声道:“下官怎敢干涉北镇抚司内部决议?不过嘛,若是被人污为叛逆,我想镇抚使大人需得还小人一个清白!退一步讲,难道于大人不希望查清我这个反贼到底如何谋反吗?”

    这话一说,牟斌和于浩顿时没词儿了。

    重,太重!

    有明一朝,最忌讳‘叛逆’、‘谋反’这种说法。

    自从成祖夺皇位,现在的朱家子孙都是永乐帝朱棣一脉,生怕皇室再次被前朝余孽颠覆,因此只要和叛逆有关,无论牵扯到谁,必须彻查到底!

    哪怕牟斌、于浩,也不敢说这事儿先放下,咱哥们先去喝个茶听个小曲,然后糊弄糊弄得了。

    “这…”

    于浩看了牟斌一眼,厉声问:“以江百户之见,应该怎样核实此事呢?”

    “好办!”

    江彬朗声笑道:“江某昨夜进京,时辰可以找守门小校查实。此后,由于…由于发现敌情跟去粉巷花满楼,想必那里发生了什么,镇抚使大人已然知晓!其后下官赶往北镇抚司衙门报道,整个过程清清楚楚,如果非要给在下安一个莫须有的叛逆罪名,也只能是---”

    江彬顿了一下,瞄了一眼俏脸含春的永福公主,亢声道:“也只能是在青楼做过些什么不合体的事情吧?两位大人,只需和下官同往花满楼,与老鸨一秤金、花魁玉堂春当面对质,真相便可一清二楚!”

    转向钱宁,江彬的面色已然阴寒,冷笑道:“钱千户,你我从未谋面,更没有打过半次交道,为何千户大人一见面便斥我江彬为反贼?除了昨晚青楼之事,莫非还有其他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么?”

    目光炯炯,江彬看向钱宁,等着这厮回答。

    钱宁心中叫苦,暗道,老子哪里有理由,就是觉得两位大人闭而不出,事情透着古怪,而且江彬这小子目无上官,这才顺口说了两句,却没成想被对方抓住理了!

    可,难道真能说什么就是瞅你小子不顺眼,这才安上一个犯上作乱的名头吗?若是给出如此脑残解释,他钱宁这个刑堂百户也就别甭干了!

    被逼无奈,钱宁一咬牙:“这…正是!本千户以为昨晚花满楼一案和江百户有莫大干系,这才…”

    “好!”

    江彬立马打断钱宁:“既如此,我等何不亲往花满楼问个究竟?”

    都指挥使牟大人两只小眼盯着江彬,看了又看,突然插口道:“不妥,想要查案,完全可以带有关人等前来镇抚司衙门,无需亲自前往。”

    此刻,牟斌心中叫苦不迭。

    这事整的,原本牟斌找由头不来衙门,就是不希望掺和进刺杀案,结果倒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最终还是摊上了。

    尤其现在公主在场,她可说了要一路旁听到底的,难道真能让公主去青楼那种地方吗?

    “指挥使大人此言差矣!”

    江彬还没开口,永福公主忍不住了:“永福年少,虽然未曾亲历断案,但也知道现场勘查远比道听途说强百倍!难道说,牟大人身居高位日久,已经懒于亲赴现场吗?”

    寒着脸,永福娇哼一声:“哼,不管你们去不去,我是去定了,王二哥,起驾花满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