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枭雄 > 第20章 和公主有私情???
    永福长身而起,看了江彬一眼,温声道:“江百户,还请头前带路。”

    江彬已经知道永福身份,当然不敢像方才抱着公主那样和永福随便调笑,连忙躬身施礼:“下官谨遵公主懿旨!在下之前冲撞公主,不知者不怪,还望公主恕罪。”

    永福抿嘴一乐,面带娇羞:“嘻嘻,江大哥,我说过怪你了吗?行了,快走吧!”

    这下,牟斌眼都直了。

    作为锦衣卫都指挥使,永福的情况他当然清楚。

    这位小公主可是一惯大方稳重,年纪虽小却隐隐现出母仪天下之姿,何曾听说对一个少年男子轻言欢笑的?

    就算面对无比熟识的侍卫首领王二,永福说话虽然客气,却根本没有嘻嘻哈哈的时候!

    为何当着南镇抚司百户江彬却喜笑颜开,甚至带出女儿家特有的娇憨来?好么,连江大哥这样不合制的称呼都叫出来了…

    莫非这个江彬,和永福公主…有私情?

    此念头闪过,牟斌自己先吓了一跳,立马否定,但心中疑惑却更大。

    公主发话谁敢怠慢,不管乐意不乐意,牟斌、于浩、钱宁,甚至连同小旗赵琦在内,一众人等浩浩荡荡前往花满楼核查案情。

    而这时候,粉巷青楼已是一片恓惶。

    尤其花满楼,早被刑部衙门、五城兵马司、五军都督府以及锦衣卫等各路差役围得水泄不通。

    正德私自出宫遇刺的消息尽管尚未公开,但某些信息灵通心思机敏的家伙却已经意识到这件事不得了、了不得,牵扯到当朝权贵以及鞑靼使团。

    上升到外交层面,连牟斌都不敢轻易出头,其他衙门更别提了,扯了一晚上皮,却谁都不想主事,个个向后缩。

    “王百户,昨晚刺杀现场你可是亲历的,我看追凶之事锦衣卫应当一力承担。”

    “牛巡检此话不妥,我王虎什么担当牛老哥又不是不知道!我不过是听风百户,查案并非擅长,而且人命案正是刑部职责所在,牛巡检岂能向外推脱?”

    “小弟倒是认为,既然牵扯到鞑靼人,五军都督府出面更合适。”

    “错!大错特错!两国纠纷动辄涉及军伍士卒,五城兵马司负责守护京都安危,接管此案名正言顺…”

    花满楼彻底乱了,龟公、小厮、红姑、婢女,排排齐,全体站在大堂,一个个心惊胆战,听着几大衙门互相推诿。

    那些恩客更是暗骂倒霉,哀叹连连。

    尤其礼部尚书家的三公子王景隆,这厮来青楼给玉堂春捧场,和正德情况类似,都是偷跑出来,家里并不知情。

    其父王琼乃大明礼部尚书,平日一付道貌盎然的样子,口口声声圣人言行,虽说士子官宦来青楼不算什么大事,却也不能太过张扬,三公子逛青楼的消息一旦发酵,书礼传世的王家清誉必然严重受损。

    只是现如今所有人被限制行动自由,除了昨晚遇刺的贵公子一行外,不管发火撒泼还是苦苦哀求,百户王虎再未放走一人,以至于王三公子同样不得不滞留此地,一夜未眠眼泡浮肿。

    所有人中,唯有玉堂春心神恍惚,压根没把刺杀之事放在心上。

    苏大家钟情琴棋书画,更向往英雄男儿,昨晚江彬配词精妙并且一刀杀敌,那付伟岸形象已经不知不觉种在苏三心底。

    比起江百户,这个神马王三公子就一小白脸,除了做些八股文章还能干什么?

    手无缚鸡之力,案发时吓得直接钻进桌子底下,苏三看在眼里,心中原有的那点好感顿时荡然无存。

    花满楼闹得正欢,却听…

    “放肆,什么人在此聒噪,还不给我统统闪开!”

    数声怒吼过后,大队锦衣校尉出现,为首之人正是北镇抚司刑堂千户,钱宁!

    他的身后跟着器宇轩昂一身污血的江彬,而永福、牟斌以及于浩等大佬却未露面!

    之前,接近粉巷,永福突然对牟斌、于浩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两位大人,花满楼一案恐怕涉及贵人隐秘,事关重大,我看不宜张扬…不若我等先不露面,装扮成小校随同旁观,就让钱千户全权处置吧!”

    尽管不明白永福公主此话何意,但牟斌和于浩却大喜过望!

    娘的,正不想掺和这种烂事呢,公主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谨遵公主懿旨!”

    忙不迭,牟斌、于浩责令手下小校脱掉衣服,自己和公主一行换上,这才撵着垂头丧气的钱宁来到花满楼。

    牟斌等人站在后方,混在人群中,王虎倒是一下没认出来。

    这个倒霉的听风百户一见钱宁出面,顿时长出一口气,上前施礼道:“小的王虎,见过千户大人。”

    钱宁苦着脸,一看各路衙门派来的这些货,鼻子都快气得飞到脑袋后面了。

    刑部下属稽查司副巡检老牛,五城兵马司百长老马,五军都督府督旗校尉候五…这特么都什么人啊,官爵最高的竟然是自己手下这个百户王虎!

    尤其五军都督府,你派个校尉来也就罢了,竟然还是个督旗校尉!尼玛一个管理仪仗队的家伙,让他来查案?查鸟啊!

    很显然,并非只有自家锦衣卫明白事有蹊跷,看来京师各路衙门都存着能躲就躲的心思。

    既然没有达官贵人出面宣称自己家人遇刺,那就先拖着好了,看看最后上面让谁接手这个烫手山芋!

    当然,若是牟斌等人知道差点被干掉的是当朝太子朱厚照,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向后缩。

    钱宁黑着脸问:“王虎,眼下此案由谁家主断?”

    “这…还没定论!”

    “胡闹!”钱宁气得崩屁:“已经过去几个时辰,竟然还没定下哪家主断,你,你,还有你们几个,都是吃干饭的吗?”

    钱宁越说越来劲,又知道自己身后站着永福和牟斌、于浩,更是一脸正气。

    双手拱起,向天作揖,钱千户慷慨陈词:“想我大明乃礼仪之邦,乐善好施,结交天下英雄…我等受吾皇重恩,却不能为国家分忧解难,你们还有点良心没有?”

    江彬听着差点笑岔气,还乐善好施结交天下呢,这特么的,说的跟土财主赊粥似的,根本就是不伦不类。

    钱宁表完忠心,正想说点什么场面话,然后问问当事人案情,就见花满楼外呼呼噜噜又是一群人涌进,一道沙哑难听的声音响起:“好!钱千户说得太好了,我道为何如此鸡毛蒜皮之事亦无有定数,不曾想,却是因为没有主心骨!”